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87章 周揚出問題了?
  (已經很久沒有加更了!給兄弟們加更!)

  區紀委的辦公地點就在區政府大樓邊上一棟看起來很陳舊的房子里,周揚趕到的時候,并沒有被馬上安排談話,而是被人叫到了邊上的一間接待室里等候。

  接待室里。

  他神情復雜地盯著墻上的一幅山水畫猛地一陣打量,心里也是思緒萬千,腦子里更是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中心的工作有問題?還是自己的個人問題?總不可能是因為作風問題吧?自己已婚已育,而且除了工作上,跟其他的異性幾乎沒有過于親熱的接觸。

  但是很顯然,紀委找自己談話,肯定不是一般的問題,否則大可不必如此大費周章地叫自己過來。

  就在此時,周揚卻極其意外地收到了一條信息,竟然是區委辦公室秘書科科長黃燁發過來的。

  信息的內容很簡單,但是周揚看完卻大為震動。

  “馬書記出問題了,昨天晚上已經被市紀委帶走。”

  出問題?

  馬軍山?一時間,周揚也徹底愣住了。

  千算萬算,他都沒想到,問題的根源竟然會在這里,但關鍵是馬軍山會出什么問題?

  一刻鐘后。

  周揚被叫到了區紀委的小會議室。

  會議室里,除了區紀委書記余向海以外,還有另外兩個周揚并不認識的人,一男一女都板著臉。

  看到周揚進來,余向海臉上也沒有笑意,只是咧了咧嘴請他坐下,隨即就介紹說這兩位是市紀委的,這次找他過來是想了解一些情況。

  既然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原因,周揚這會兒自然徹底淡定下來了,看到臉色平靜的樣子完全不像是裝出來,余向海心底也暗自點了點頭。

  不愧是當面見過那一位,而且據說還能在那位面前侃侃而談的年輕干部,就憑這份處事不驚的氣場,就不是一般的年輕人能比得上的,只不過在余向海看來,這一次區委書記桂紅英確實下了一步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不得已的臭棋。

  當然。

  對于周揚的去向問題,目前區委那邊還沒有做出正式的決定,余向海也不會輕易判斷桂紅英到底是有后手,還是真的就這么打算把周揚這個得力干將給冷處理了。

  “你好,周揚同志,介紹一下,我是白衛平,紀委糾風辦的辦公室主任,這位是我同事,陳洪濤。”

  “您好白主任,陳主任。”

  起身跟兩人握了握手,周揚也看出來,白衛平應該就是這一次談話的負責人,畢竟邊上余向海作為區委常委也只是笑了笑一言未發。

  “是這樣的,這次請周主任過來,主要是想了解一下關于馬軍山同志在區科創中心擔任中心黨委書記和主任期間的情況。我明確告訴你,目前馬軍山同志已經被市紀委暫時監管起來進行調查了,所以如果有什么問題,你也不要想著隱瞞。”

  白衛平一開口,畫風頓時就為之一變,周揚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他當然聽得出來這句話的嚴重性,幾乎就意味著馬軍山的政治生涯算是徹底畫上句號了。

  然后一想到馬軍山在擔任科創中心負責人期間,不僅僅沒有過多地插手中心的事情,甚至還確確實實地幫他推動了幾個很重要的方案和工作,周揚心里頓時也有些不是滋味。

  “另外,根據我們目前掌握到的情況,馬軍山同志在擔任該職務期間,跟你個人的聯系是比較多的,為了保證組織工作上的嚴肅性,從現在開始,經過我們請示,中心的工作這一塊暫時也會停止,剛剛工作人員已經給你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在調查結束之前,你個人的行動和通信也會受到限制。”

  會議室里。

  周揚聞言臉色頓時猛然為之一變,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因為跟馬軍山搭班子受到牽連。

  這哪里是談話,分明就是把他一起也列入了調查對象搞不好,一時間周揚心里也猛地竄起了一團火氣。

  深吸了口氣。

  周揚看到邊上那個叫陳洪濤的干部朝自己遞過來的一個貼著封條的牛皮帶子,他并沒有急著把自己的手機掏出來裝進去,而是微微瞇著眼睛問道:

  “白主任,這么做不合規矩吧?馬軍山同志同志如果真的有問題的話,你們市紀委應該重點調查他個人的情況才對,我怎么聽著不像是馬軍山同志有問題,而是我個人存在錯誤。”

  “暫停我的職務沒關系,組織上有規定我肯定服從安排,但是我連區委組織部的通知都沒接到,你們就隨隨便便在這種場合做出這種決定。”

  不是周揚大膽。

  而是兩世為人,政治上的斗爭他見的也不少,盡管余向海也在這里,但是誰知道這中間有什么貓膩。

  自己堂堂一個科創中心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副處級的領導干部,一個紀委的處室負責人就想讓他繳械投降,這怎么可能。

  然而話音落下,啪地一生,他立馬就看到白衛平猛然拍了一下桌子說道:“周揚同志,你說話要注意分寸,這不是我們個人的意見,而是經過你們區委常委會討論決定做出的一致決定。”

  周揚聞言猛然轉頭朝余向海看過去,見這位區紀委書記點了點頭,周揚臉上頓時就露出一絲尷尬的表情。

  這倒是烏龍了。

  不過隨即也不說什么,只是板著臉掏出手機裝進牛皮帶子里,然后就正襟危坐地開始回答白衛平的提問。

  一直等到將近一個小時之后,周揚的談話才算是結束。

  結束談話之后,他立馬就被兩個紀委的工作人員帶到了一個早就安排好的酒店里入住進去。

  原本周揚還想著有沒有辦法打電話回家報一個平安,畢竟這種調查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結束,自己要是好幾天都不回家的話,傻白甜跟父母那邊肯定要擔心了。

  然而他剛打開門,立即就看到走廊外邊竟然站著兩個人影。

  沒辦法,周揚只好說了一下自己的要求,很快,在獲準的情況下,周揚只好當著兩人的面借了手機打了個電話回去交代了一下,說自己有事情要配合市里的工作,這幾天都有可能不回家,甚至聯系也要中斷幾天。

  一整個下午,白衛平一共找了相關的二十來個人進行談話。

  兩天后。

  就在江灣區區長周益民,以及科創中心副主任梁金虎和季曉芬正式出席科創中心跟汽車公司簽約的時候,眾人才愕然地發現,作為科創中心的負責人竟然消失不見了。

  流言自然也不脛而走,許多人結合這兩天被談話的情況,腦子里都不由得冒出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難不成周揚真的出了問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