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81章 周揚要動了?
  “什么?去區委組織部談話了?這是什么情況?難不成主任真的要調走了?”

  江灣區科創中心。

  副主任梁金虎一大早就拿著一份材料去找周揚,但是敲門敲了好一會兒都沒看到人,這才一臉疑惑地找到了辦公室主任王琳琳,問主任是不是還沒過來。

  然而聽到王琳琳說周揚被區委組織部找去談話了,梁金虎心底頓時就是猛地一陣震動。

  在他看來,區委組織部這個時候找周揚談話,除了周揚的工作要調動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談話啊。

  辦公室里。

  聽到梁金虎的話,王琳琳也是猛地一驚,隨即臉色立即大變。

  “梁主任,應該不會是這個事情吧,主任這才剛剛擔任現在的職務兩年時間,怎么可能這么快就調整工作,再說了,現在中心的發展一天一個樣,這個時候把主任調走,工作還怎么開展。”

  聞言,梁金虎的臉色也有些不大好看。

  雖然從他的角度來講,只要周揚在中心一天,他這個副主任多少就有些低人一等,但是梁金虎卻不這么看。

  一方面,周揚的能力擺在那里,科創中心從無到有白手起家,可以說有現在的成績,幾乎是周揚一手推動的。

  另一方面,周揚對自己有知遇之恩,而且眼下自己才剛剛擔任副主任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很多事情還需要繼續歷練歷練,有周揚在,他心里就穩得很。

  但是如果周揚在這個時候被調走的話,那中心的工作確實就有那么點群龍無首的意思。

  “這只是我的猜測,具體是怎么一個情況,等主任回來了我們再打聽下,對了琳琳,這件事情你不要再跟其他的人說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見王琳琳點了點頭,梁金虎這才一臉凝重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但是心底卻怎么都平靜不下來。

  另一側。

  聽到周揚的話,區委組織部部長李琴明顯也陷入了一陣沉思當中。

  老實說。

  作為區委常委組織部長,區區一個中心的副書記,她完全是可以不用聽取周揚的意見,但是李琴很清楚,眼前的年輕人并不能用尋常的眼光來看。

  一來周揚雖然只是一個副處,但是實際上卻是中心的負責人,而且還是區委書記桂紅英心腹中的心腹,他的意見十分重要。

  二來嘛,周揚這一次成功當選為全國代表,李琴干了十多年的組織領導工作,政治意識的敏銳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能在這個年紀就當選為全國代表,周揚的前途可想而知。

  所以于公于私,聽取周揚的意見都是極其重要的的一個程序,只是她也沒想到,周揚考慮的竟然會是這個問題。

  “你這個意見我之前倒是忽略了,也虧的是找你過來談話,否則指不定還真要鬧笑話。不過這樣一來的話,那先前很多候選人都要被剔除了。”

  “這樣吧,今天咱們就談到這里,回頭有什么新的情況我也會通知你一聲,不過今天的談話你就不要對外傳了,畢竟有些事情還沒有正式定下來。”

  點了點頭,周揚也沒多說什么,立即就起身回了辦公室。

  然而剛進門坐下來,梁金虎就敲開門過來了。

  “主任,你不會真的要走吧?這不是亂彈琴么,中心工作現在正是關鍵的階段,這個時候把你調走,到時候工作怎么開展?”

  辦公室里。

  周揚還來不及開口,梁金虎立馬就跟打機關槍似地說了好一通。

  “老梁,你這胡天海地的說什么東西?誰說我要調走了,組織部只不過是找我談話了解一下部門的組織工作情況,別在那里聽風就是雨的亂彈琴。”

  被周揚訓斥了一通,梁金虎這才露出一臉的尷尬,不過隨即就笑道:“原來不是這個事情啊,我還真以為你要走了,不是這個事情就好,嘿嘿!”

  看到梁金虎的反應,周揚心底也不由得一陣苦笑。

  真正的情況當然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雖然這一次李琴找他確實不是談論自己的問題,但是老實說,自己被調離現在的崗位,那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不過這種事情,在沒有定論之前,他當然也不可能到處亂說。

  但是另周揚自己都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前腳剛剛跟梁金虎說完自己不可能會調走的時候。

  當天下午。

  區委辦公室那邊,黃燁突然就打電話給他,說是區長周益民在常委會上提議由他出任區委辦公室的副主任。

  黃燁的這句話對于周揚而言無疑等于當頭棒喝,接電話的那只手甚至都有些發抖,心里的震驚更是可想而知。

  區委辦公室副主任?

  這怎么可能?

  自己本身就是從區委辦公室出來的,又回去走一遭?這不是扯淡么。

  要知道,區委辦公室副主任向來就是由區委領導的秘書兼任的,現在區委書記桂紅英跟區長朱益民的秘書都已經有了人選,自己過去干什么?

  很明顯,朱益民的這個提議十有八九是在放風聲,自己要動了,而朱益民是鐵打的桂派,他這么說,自然是桂紅英的授意。

  想到這里,周揚心底一下子就明白自己先前的猜測并沒有錯誤,桂紅英確實想讓他動一動了。

  果不其然。

  第二天一早。

  周揚雖然沒有聽到明確的說法,但是耳邊已經聽到了不少關于自己要調動的風聲。

  念及至此,周揚腦袋里立即嗡嗡的有些亂成了一團,不過心底也想開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誰也不可能一直待在某一個崗位上,實在是不行的話,到時候自己就出下策了。

  前不久市里已經正是下達了關于選配處級干部到中西部地區掛職的通知,最晚要在今年的12月底之前完成報名,明年年初立馬到任。

  不過一想到這里,周揚又有些遲疑,難不成自己還真要走這條路?

  要知道。

  這條路雖然穩當,但是這一去可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了,而且到時候回來恐怕也早就物是人非,自己好不容易打下來的基礎還能剩下多少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把握。

  “這件事情你不要多想,真有什么動靜的話,我也會通知你的,現在你老老實實地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

  “另外,關于黨代會的事情你這段時間也要多動動腦子,能成為黨代表,這是多少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成就。”

  當天晚上。

  周揚一直都有些心神不寧,最終還是忍不住給李文芳打了一個電話說了一下自己的考慮。

  不過很顯然,李文芳那邊并沒有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當然,有了李文芳這句話,周揚也是淡定了不少。

  畢竟只要李文芳真的關注這件事情的話,那最起碼自己也不可能會平白無故就被人摘了桃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