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52章 網絡輿論
  隨著春節臨近,周揚明顯察覺到辦公室里多了一絲躁動的氣息,其實這也無可厚非,畢竟辛辛苦苦忙活了一年,大家都在等著過年的7天假期。

  不僅如此,新聞上播報的節目也一改往日以時政焦點為中心的宣傳攻勢,漸漸多了一些節日的氛圍,就連江灣區的街頭也煥然一新,街道兩側的燈柱上,鮮紅的國旗仿佛一夜之間成了一道最為靚麗的風景。

  作為一座本地人口不到500萬,但是外來人口卻高達兩千萬之巨的超大型城市,東海市的新年相較平時反而要冷清許多。

  外來的務工人員先后在半個月內遠離城市回到家鄉,就連周末陪著傻白甜一起逛超市的時候,周揚都明顯覺得人流明顯在下降。

  放假前的最后兩天,周揚總算是完成了一份處級領導干部個人資產自查的報告,然后親自開車送到了區委組織部那邊。

  至于組織部的負責人看到自己這份報告上涉及到的那筆數目十分客觀的個人資產會是什么反應,周揚并不在乎。

  作為重生者。

  或者說兩世為人,周揚比大多數人更清楚一份來歷清楚的個人資產情況有多么重要。

  只不過有時候他自己也會感慨,這輩子如果自己不是一門心思想著進入體制,然后鉚足勁往上爬的話,或許做一個身價億萬的富家翁也不錯。

  畢竟在坊間一直流傳著一句話,站在風口上連豬都會飛。

  周揚自認為并不是那頭能踩準時代風口的肥豬,但是耐不住自己兩世為人的經歷。

  別的不說,2011年的股市,以自己現在的身家,如果真的不管不顧去梭哈一次的話,未必不能創造一個股市的傳奇。

  “爸,你也別惦記著你那點生意了,你兒子現在不大不小也是個官,這生意遲早得關門歇業,我看你還是答應小六把店盤給他吧,咱們不差那點錢。”

  客廳里。

  此時距離放假還有兩天的時間,不過今時不同往日,作為科創中心的負責人,現在即使是假期期間,他肯定也不能輕易外出了,回老家過年更是一個奢望。

  周揚有時候也在想,恐怕從今年開始,自己回東江的次數就要越發減少了,不顧故土難離,將來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可以重歸桑梓干一任也不錯。

  不過組織上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周揚還沒自信到自己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一大早周揚給他老子周向軍打了老長的一通電話。

  小六是周向軍在年初的時候給自家快遞站請的一個伙計,年紀不大,不到三十,但是做事情是一把好手,而且頭腦靈活。

  其實早在國慶節上任中心副主任之后,周揚就下意識地提醒過周向軍,年底可能要把自家的店盤出去。

  而盤店的對象正是小六,周揚私底下也跟小六聯系過,如果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愿意的話,他確實愿意接手。

  只不過當時周向軍心里還有些不舍,所以一直拖到現在。

  “你說的輕巧,我跟你媽辛辛苦苦忙活了兩三年,就這么盤出去了,心里頭多少有點舍不得。”

  “爸,這不是舍得舍不得的事情,是必須要這么干,將來你兒子萬一真的不小心做了個市長呢?難不成你跟我媽還要開門做生意?這是違反組織規定的事情。”周揚苦口婆心地勸道。

  “早知道還不如讓你在學校里好好上班呢。”

  話筒里。

  向來就老實巴交一棍子打不出一個悶屁的周向軍難得跟兒子吐槽了兩句,不過周向軍最近一段時間被大舅子王愛文洗了不少次腦子,現在心里也知道,以兒子現在的職務,他這個做老子的確實不再適合開店做生意了,即使他再舍不得,恐怕也沒辦法。

  畢竟在國人心中,兒女的前途始終都是最大的。

  所以在周揚軟磨硬泡之下,周向軍心里雖然有些不舍,但是最終也只能咬著牙把店里的生意做了清算,然后作價20萬把店里的一應生意和設備都賣給了小六。

  這小20萬的款子,也算是夫妻倆辛辛苦苦干了三年的辛苦錢。

  不過按照周揚的意思,家里的那套房子,店面加二樓的套間仍然沒有收回,而是租給小六做生意,對于這個安排,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也沒什么不同意的。

  畢竟房子放著也是放著,有人用還能多掙一份房租。

  ……

  臘月30號這天。

  周揚早上到辦公室開了一個短會,再次強調了一遍假期的值班任務之后就宣布了正式放假的通知,隨即就驅車跟著安曉潔一起去火車站把到東海市過年的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接到了浦江新區的屋子里。

  “媽,這不是早晚的事情么,你別老是催啊,再說了,我跟曉潔現在還年輕,過完8月份我才25呢。”

  “年輕什么年輕?我和你爸跟你這么大年紀的時候,你都能滿地跑了。”

  正月初一一大早。

  周揚忙活了一早上給各路神仙發短信打電話拜年,等最后一條信息發出去這才總算是完成了任務,隨后就拿了茶具,搬了點心招呼父母到陽臺上曬太陽。

  客廳里。

  安曉潔正在給丈母娘打電話。

  因為過年,周揚夫妻倆也給紅姐放了半個月的家,這會兒紅姐帶著閨女也回了湘南老家。

  然而一屁股坐下來,周揚還來不及收起手機,耳側立馬就聽到自個兒老娘又問起他跟傻白甜打算什么時候要孩子的事情。

  “媽,那是過去,現在時代不同了,年輕人要孩子都要的晚,我大學宿舍里的同學,到現在還有好幾個人沒結婚。”

  他這句話不說還好,剛一說出來,王愛萍頓時連茶也不喝了,白了他一眼就回了自個兒屋里。

  過了好一會兒又出來,硬給他懷里塞了一套紅艷艷的內衣。

  “干啥呢媽?大過年的,你給我衣服干什么?”

  “干什么?你說干什么?今年是你的本命年,穿紅衣服辟邪。”聞言周揚這才恍然大悟。

  可不是么,過了8月份他就正式滿24周歲了。

  “哎呀媽,我也給他買了一套,這下好了,一洗一換的都有了。”這時候,打完電話來到陽臺上的安曉潔看到周揚手上的紅內衣突然笑著說道,等她起身回屋子里把衣服拿出來。

  周揚一看。

  喲!

  這下好了,不光衣服的顏色款式一樣,居然連品牌都是一模一樣的,恒源祥內衣。

  “哈哈哈哈!”

  “你看看你,自己的事情你都記不住,還是媳婦曉事。”

  因為有二老在家里過年,偌大的屋子倒是不怎么顯得空落,不過周向軍跟王愛萍操勞了一輩子,又是頭一回在東海市過年,沒過幾天兩人就閑不住了,鬧著要回老家。

  沒轍,過了正月初一,周揚跟安曉潔兩個就帶著父母去市里逛,然而逛完一下午回來,周揚的臉色卻顯得有些凝重。

  因為逛街的時候,他收到了辦公室副主任王琳琳給他發過來的一篇帖子,帖子是發在江灣區的社區論壇上面,下面的留言居然高達近萬條,而內容正是關于江灣區科創園區的網絡話題。

  周揚粗略地看了一眼,發帖子的人雖然是匿名,但是從帖子里長達萬余字的內容來看,此人對于東海市的發展思路和江灣區的經濟規劃還是十分了解的,可以說是言之有物。

  不過在帖子里,對方似乎并不看好江灣區科創園區的發展前景,歸根結底就是周揚此前顧慮的幾個問題。

  一個是市政建設太過于陳舊,相比于東海市市區的其他幾個區并沒有明顯的優勢。

  一個是沿江地帶的商業配套過于缺乏,這一點周揚自己也深有體會,目前雖然園區內已經進駐了第一批創業團隊,但是說得難聽點,除了沿街的幾個小賣鋪,甚至連個水果店都找不到。

  不過令周揚有些眼前一亮的是,對方還提出了一個全新的觀點,那就是科創園區如果想步入軌道的話,還缺乏一個宣傳的風口。

  “宣傳的風口?這倒是一個全新的思路,但是想找到這個風口可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啊。”

  屋子里,周揚點了根煙,腦海里一時間也是思緒萬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