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40章 黃燁闖禍
  9月中旬。

  區委區政府下發了一份關于推動全區精神文明建設的通知,按照通知要求,全區處級及以下的領導干部都要親自帶頭走上街,手戴紅袖標,黨員亮身份,共同維護城市交通秩序和街頭的公共衛生環境。

  一時間,全區各個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學校,醫院,商場等重要場合都出現了一批又一批的志愿者身影。

  科創中心這邊,周揚更是親自帶頭,帶領黃琳琳以及梁金虎等一眾下屬走上街頭做了兩天的志愿者。

  兩天時間站下來,即使是周洋也覺得自己兩條腿就跟灌了鉛似地,兩個小腿肚子下班回到家后酸痛得肌肉直打顫。

  客廳里。

  吃過飯,張向紅在廚房里忙著收拾。

  整個人光著膀子趴在臥室的床上,周揚渾身放松,安曉潔背對著坐在他的腰上,一雙素白的小手不停地在雙腿上敲擊著對腿部肌肉進行放松。

  感受著腰背上傻白甜豐潤的臀部驚人的彈性,周揚整個人都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馬,不過連續兩天的志愿者活動,他這會兒確實累得沒有一絲動彈的力氣。

  伸手在周揚兩腿內側摩挲著,安曉潔也知道這家伙這會兒腦子里準沒想什么好事,不過嘴里卻嗔怒道:“你也真是的,說是志愿行動,你還真的實打實地干兩天志愿者啊。”

  “李部長他們也就是站了一天的功夫,第二天就沒去了。我聽說學院里面還有不少領導直接就沒去,也就你傻。”

  然而周揚一聽這話,身體里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力氣,腰上一用力,一翻身就把安曉潔壓在身下。

  “那可不,別人可沒有人按摩,你要是天天給我這么弄,別說是兩天了,就是一個禮拜站兩天我也愿意。”

  “嘶,你屬狗的吧,怎么還咬人呢。”

  一陣吃痛,周揚嘴里嘶地一聲倒吸了口涼氣,傻白甜竟然帶著就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

  “活該,誰讓你就知道胡說八道的,不正經。”

  實際上,自打兩人正式定親領證之后,安曉潔也感覺得到周揚這家伙在床事上面越來越要的頻繁了,以往因為自己不允許還能克制,現在只要自己稍稍露出一絲默許的態度,這家伙立馬就得寸進尺跟個八爪魚似地爬上來,別說是現在茶足飯飽,有時候就是大半夜都一點不含糊,盡知道瞎折騰人。

  “那也不能怪我啊,誰讓我媳婦兒這么誘人對吧。”

  說著周揚就把頭埋進了傻白甜胸口那兩團柔軟之中,隨即便輕車熟路地退了兩人的衣服。

  被他這么一折騰,安曉潔也知道自己根本就反抗不了,身子早就已經軟的厲害,索性就瞇著眼睛任他胡鬧。

  等到周揚精疲力盡地長舒了口氣,這才一臉滿足地白了他一眼。

  真是個臭男人,遲早要被他折騰死。

  “你現在馬上就要去中心那邊上班,桂書記那邊什么時候找新秘書啊?”周揚即將升任科創中心副主任的事情,安曉潔月初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在她看來,既然周揚的職務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動,那肯定不用再跟著區委書記桂紅英一起起早貪黑地忙碌。

  “再等等吧,目前領導那邊還沒有說法,不過國慶節之后等中心正式掛牌,估計我這個秘書也就該退休了。”

  實際上自從區委組織部那邊的文件下來之后,周揚雖然名義上仍然是桂紅英的秘書,但是內勤方面的工作他基本上已經不插手了,桂紅英是屬于那種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會親力親為的領導,短時間內沒有秘書倒也不影響她的工作節奏。

  而且周揚雖然不再貼身跟著,不過辦公室里各種文件的起草,以及會務的安排還是要繼續做。

  至于秘書的事情,上次桂紅英跟他提了一嘴后,周揚還真的暗自摸排過,不過目前適合桂紅英要求的人選確實不多,他這邊眼下也就是三個人選,一個是在東海大學工會那邊任職的劉梅,一個是在市委辦公廳黨政辦公室黨建科的黃燁,還有一個就是市婦聯的黨建科科長李瑩薔。

  這三位都是女同志,而且級別都是正科,硬資歷是符合要求的,就看性格。

  不過周陽內心更傾向于劉梅和黃燁,李瑩薔雖然跟他也不陌生,但是畢竟共事的時間短,還遠遠談不上政治上的盟友。

  當然,推薦區委書記秘書這種難得的機會,周揚其實打心眼里還是想把機會留給自己身邊的人。

  翌日一早。

  辦公室里,隨著國慶節越來越近,周揚也清楚自己在秘書科這邊待的時間肯定長不了,所以最近他一直都在做工作交接的準備工作,除了把一些重要的文件進行整理和歸檔以外,也在拷貝一些自己以后開展工作用得上的東西。

  下午。

  吃過中飯午睡了一小會,周揚正要起身去秘書長馬軍山那邊,桌子上的手機突然就嗡嗡地響個不停,一看竟然是吳宗明打過來的電話,周揚二話不說趕緊就按下了接聽鍵。

  然而話筒里,吳宗明的花一說完,周揚腦子里立馬就嗡嗡地亂做了一團,他壓根就沒想到,吳宗明之所以會打電話給自己,竟然是因為黃燁的事情。

  “宗明,先別急,你慢慢說,燁姐她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怎么會突然出現這種情況呢?”

  辦公室里,等吳宗明介紹完情況,周揚頓時就抽了口了涼氣。

  心底更是不由得暗罵黃燁的腦子簡直就是進了水,居然會犯這么嚴重的錯誤。

  原來,按照吳宗明的意思,今天一大早,黨政辦公室主任于旭陽第一時間就召開了科級以上的干部會議,在會上,于旭陽大發了一通脾氣,隨即就宣讀了辦公室的決定,暫停黃燁暫黨建科科長的職務,具體什么時候恢復工作等待進一步的考察。

  而事情的起因,則是因為市委辦公廳在年初的時候搞了一次項目驗收,黨建科這邊的項目因為此前的那部電影獲得了一致好評,黃燁本人呢估計也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竟然在收尾階段的工作中頭腦一熱胡亂作出了一個令人覺得有些匪夷所思的想法。

  她竟然想借著這個項目再拍一部電影作為整個項目的結題成果,偏偏龍城文化那邊認為上一部電影已經達到了既定的目標,堅決不肯繼續投資。

  黃燁本身是政府內部的人,又沒有什么資源,事情自然就卡在了那里,結果這個女人竟然膽大包天,私底下接觸了不少企業,妄圖通過這些企業來籌集資金。

  結果一封舉報信直接就送到了市委辦公廳那邊,說市委辦公廳的某位領導干部濫用職權謀取投資利益。

  好在黃燁也在第一時間就對這件事情進行了自辯,然而事情雖然是沒什么大事情,但是惡劣的影響肯定已經有了,于是黃燁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背這個鍋。

  辦公室里。

  聽完吳宗明的介紹,周揚一顆心也猛地沉了下去,不管怎么樣,黃燁顯然是動了不改動的蛋糕,觸犯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才招來了這種禍事。

  不過很快,周揚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在什么地方,說白了解鈴還須系鈴人,這件事情能不能解決,關鍵還在于龍城文化。

  畢竟,只要龍城文化答應繼續投資這部新的片子,那事情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