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33章 去辦公室?
  辦公室里。

  王琳琳幾乎是剛說完,周揚就看到蔣欣抱著一摞材料進來,聽到王琳琳的話,這個小蔣也是個不怕事大的,當即就笑著說:“琳姐,我這兩天可是聽到不少人都在說,咱們科長這次肯定要進辦公室做領導了。”

  一時間周揚也是哭笑不得,當即就笑道:“誰說的?我怎么不知道。不會是你們兩個自己說的吧?”

  不過玩笑歸玩笑,周揚心里其實也猜到了肯定會有人就這個事情嚼舌根,心底頓時也不由得警醒了幾分。

  別人怎么說他不管,畢竟嘴巴長在人身上,但是自己一定要切記萬萬不能有這種想法。

  通過這一次的事件,周揚其實對政治斗爭的殘酷性也有了進一步的了解,雖然市里對這件事情的處理結果是輕描淡寫地揭過去了,但是背后還不知道有著怎樣的博弈。

  別的不說,雖然馮嘯華的責任肯定是隨著他的離開而有了一個結論,但是其余的人應該是一個都跑不掉。

  不管是區委辦公室主任劉東林,還是規劃局的局長李長江,甚至包括沙盤江街道的相關人員,事后肯定還會有其他的處置意見出來,眼下桂紅英之所以沒有什么動作,無非就是因為她還在忙著掌控常委會的事情。

  “哪有啊科長,我們可沒這個膽子,這可都是我們從別人那里聽來的消息。”

  “行了行了,你們別聽風就是雨的,干部任命這么嚴肅的事情,哪里是這么簡單的,想提拔,我還不夠格。”

  “別愣著啊,趕緊的去跟辦公室里說一下,我們下午1點鐘開會。”辦公室里,把蔣欣支開之后,周揚這才跟王琳琳討論了一下關于科創工作辦公室接下來落實工作方案的事情。

  既然前期的調研工作已經完成了,那緊接著自然是要規劃科創項目的方案,按照周揚自己的想法,盡管科創工作辦公室一時半會還無法升格為科創中心,不過該做的工作肯定也不能拖后腿。

  所以眼下他跟王琳琳最緊要的就是兩件事情要做,一件是根據這一次調研的方案擬訂一份保障性的文件,爭取消除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擔憂。

  另一件自然就是起草未來即將成立的科創中心的一系列工作制度。畢竟科創中心的成敗,直接關系到后面沿江經濟帶的開發以及舊城區的拆遷改造工作,周揚也不敢掉以輕心。

  而且相比于桂紅英的秘書,其實科創中心的工作才是自己能力的真正體現。

  如果周揚這兩個字能在未來影響力覆蓋全國的科創中心歷史上留名,那自己也不算是白忙活了。

  “我看主要的問題還是要放在如何保障項目的申報和推動落地上面,沒有項目,咱們這個方案再好也是無根浮萍堅持不了多久。”

  “所以琳琳你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盡管把項目申報的一系列文件起草出來,至于保障項目申報和落地的條件,我會盡快跟領導匯報,一旦有了結果,咱們的方案就要盡快上常委會了。”

  眼下已經到了4月份。

  按照周揚的計劃,最晚科創工作辦公室的項目申報通知也要趕在國慶節之前發布出去,爭取在年內啟動第一批項目。

  其實這些項目說白了其實就是創業概念,而科創工作辦公室承擔的責任,無非就是打造一個類似于孵化平臺的東西,通過提供貸款,場地以及在稅收等方面加以設計,來保障這些創業項目的成功孵化甚至做大。

  其余的幾個方面之前周揚在市委黨校的時候其實就已經跟桂紅英進行了簡單的闡述,這中間最麻煩的是場地的問題。

  原本周揚兩世為人,記憶里東海市江灣區科創中心的選址是在大學城那一帶,不過現在周揚不打算這么做了。

  而產生這種想法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為這一次馮嘯華的事件。

  本來周揚作為重生者,其實內心對這個世界是有著極大敬畏的,很多事情他根本就不敢進行太多的干涉,防止歷史的軌跡會超出自己的預料之外。

  但是這一次馮嘯華的病情意外爆發,徹底就打亂了他的想法。

  畢竟。

  連馮嘯華一個廳局級干部的命運都會發生轉變,那自己刻意去保持這種謹慎又有什么意義呢?

  所以現在周揚的設想,是把科創中心的園區選址放在了沿江經濟帶那邊,那里有大量現成的廢棄工廠,這些工廠面積夠大,只要把設備更新一下,幾乎直接就可以作為創新創業項目落地的最佳位置。

  “這樣行嗎?畢竟有些事情是咱們自己做不了主的吧?”

  聽到周揚的話,王琳琳也有些遲疑。

  不料周揚直接就擺了擺手說道:“沒有什么行不行的,你先做準備工作,其余的事情交給我。”

  見王琳琳還要說什么,周揚立即再次說道:“即使真的通不過不還有桂區長么,你有什么好怕的。”

  王琳琳這才點了點頭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辦公室里,周揚待了一會兒立馬又接到了區委副書記、常務副區長周海東的電話,說是讓他過去一趟。

  周揚這還是第一次被海東這位區委區政府三把手找過去談話,自然知道周海東應該是真的有事情要找自己,所以放下話筒,立馬就整理了一下衣領,隨即就去了周海東那邊。

  相比于桂紅英辦公室里一絲不茍,散發著女性領導獨特氣息的情況不同,周海東的辦公室明顯要簡潔得多,周揚甚至壓根就沒看出來這是一個副局級常委領導的辦公室,反而有些像是某個潔癖患者的私人空間。

  周揚進去的時候,周海東正在接電話,聊了約莫五分鐘后,這才放下話筒抬頭朝周揚看過來。

  “小周,這段時間你可是勞苦功高啊。怎么樣,現在事情已經完全查清楚了,接下來你有沒有什么想法?”

  聽到周海東的聲音,周揚心里一時間也有些詫異。

  這句話可不是那么容易回答啊,要知道周海東雖然只是區委副書記,但是本身還是分管組織部門的領導。

  偏偏周海東問的這句話又是模棱兩可,想法?關于什么的想法?是自己的工作,還是自己的職務?

  但是既然領導話都問出來了,自己不回答也不行,于是周揚心底一動立即說道:“周書記,這一次事情確實是解決了,不過很多問題還是值得令人深思的,就比如規劃局那邊完全不按照規章制度辦事的風氣,我個人覺得還是應該再加強一下。”

  聞言,周海東臉上立即露出一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倒是沒想到,周揚的腦子竟然轉的這么快,居然直接就把問題給淡化了,但是也算是回答了自己的話。

  不過周海東現在也沒有心情跟周揚在這里軟磨硬泡,想了想直接就說道:“嗯,你這個意見還是很中肯的,說明你是真的深入思考過,難怪這一次余向海書記跟益民同志(副區長)都認為你做事穩重。”

  “是這樣的,之前開區委辦公會的時候,有人提議讓你到辦公室那邊去擔任副主任,關于這個提議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我聽聽你的意見。”

  辦公室里,周海東一句話說完,周揚心里頓時就是猛地一陣突突。

  什么?

  讓我去區委辦公室擔任副主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