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30章 臨危受命
  “小周,這段時間你就給我死死盯著醫院那邊,一定不能讓那邊再出什么差錯。另外,具體是什么情況,你去找人核查一下。”

  辦公室里,桂紅英此刻的情緒明顯已經平靜了許多,至少思路已經回到了正軌上,她跟周揚一樣,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意識到了事情的關鍵正是跳樓那個人的真實意圖。

  周揚念及此處,自然明白了桂紅英的打算,無非就是把事情的解釋權要抓在自己手里,現在馮嘯華的事情也傳開了,難免會有些人會生出其他的心思,這一點不得不防。

  “好的區長,我等會收拾一下就過去,不過辦公室這邊……”

  在周揚看來,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現在辦公室的工作可是重中之重,劉東林這個辦公室主任從剛才開會的情形來看,明顯已經有些六神無主了。

  如果自己一直待在醫院那邊的話,難免會出什么差錯,畢竟劉東林說白了可還是馮嘯華的人。

  只要馮嘯華一日不被市里宣布病退,那劉東林心里就還會抱有希望。

  要說這一次的事件沒有問題,周揚是打死都不會相信的。

  對劉東林來說,最好的局面就是區委書記馮嘯華病退,區長桂紅英因為瀆職被調離。

  只不過眼下桂紅英既然已經掌握住了大局,怎么可能會讓一個小小的劉東林生事。

  “這些事情你不要理會,我心里有數,你只要把具體的問題弄清楚就行了。”

  嗯了一聲,周揚也沒多說什么立即就回了辦公室,當天下午就拿了一些辦公用的東西徑直趕去了醫院那邊。

  ……

  “嗯,不好意思啊老婆,這次的事情影響有點大,我這幾天估計都要待在醫院這邊了。”

  “行,你也不用準備太多的東西,給我拿幾件換洗的衣服過來就行,對了,把家里的洗漱用品也拿給我。”

  醫院的走廊里,周揚掛了電話腦殼也有些發脹,這事兒鬧的,還真是夠讓人頭疼的,年沒過好不說,安曉潔明天一早的機票回湘南省,他肯定也沒辦法去送了。

  當天下午,安曉潔就給他送過來了一大包東西,都是換洗的衣服跟一些日用品,看著這一大袋子的東西,周揚也知道接下來一段時間,自己肯定要老老實實待在醫院做陪護。

  不過讓周揚有些意外的是,第二天一早,就在安曉潔順利登上飛機之后,他竟然在醫院的大廳里看到了突然出現的譚超然。

  “你小子,碰到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聲不吭,確實牛逼。怎么樣?現在問題能解決嗎?”

  狠狠地在周揚胸口砸了一拳頭,譚超然臉上明顯有些戲謔的表情。

  “沒什么大事,現在就等人清醒問明白情況就行了,對了,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周揚可不記得自己什么時候跟譚超然說過他在醫院里的事情。

  “這還用知道?”

  “行了行了,不跟你開玩笑,是文芳主任那邊的消息。”聞言周揚這才恍然大悟。

  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當然要找李文芳商量一下對策,畢竟不管怎么樣,自己能一路走到現在,李文芳可是自己最大的后援,所以昨天晚上他就已經跟李文芳通了氣。

  不過譚超然這家伙還真是夠快的,竟然這么早就知道了。

  “有沒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

  周揚原本想搖頭來著,不過心里突然一動就想到了桂紅英交代的另外一件事情,立馬就說道:“還別說真有一個事情要托你幫忙,這樣,你那邊有沒有合適的人手,給我找兩個派到醫院這邊來。”

  “我還有其他的任務,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待在這里,要是有個人能跟我換下班肯定是最好的。”

  至于病房那邊公安局的幾個人,周揚也不能說不相信,只不過他現在不想有任何意外發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攔住那些膽大包天的記者。

  如果是其他人他還真不好開口,但是如果是譚超然的話,那就沒什么顧忌了。

  果然聽到周揚的話,譚超然立馬就拍胸脯打包票給他辦下來,當天下午,立即就有兩個市局交通大隊那邊的年輕小伙過來,說是按照譚隊長的意思到這邊來臨時負責交通管理。

  不過兩個人輪流,一個在醫院外面執勤,另一個則在病房這邊,美其名曰休息,實際上就是幫周揚坐鎮病房。

  “那就辛苦你們兩位了,回頭你們譚隊那邊,我肯定跟他好好感謝你們兩位。”

  “不用客氣,周科。”

  有了人手,周揚自然就方便行事了,當天傍晚立馬就一身簡裝離開了醫院,直奔沙盤江街道的共和新村社區。

  既然是調查清楚事情的真正情況,那自然不可能大張旗鼓,索性周揚上輩子在東海市工作的時候就練就了一副還算是地道的本地話。

  所以兜兜轉轉了好幾天,還真給他打聽到一些情況,據說出事的那個人姓江,叫江大中,家里一共是6口人,老父母,加上江大中夫妻倆,還有一對兒女,兒子已經工作了,女兒則還在上高中。

  江大中跟自個兒媳婦沒有什么正式工作,是典型的那種家貧人懶的性子,一家人擠在一個不到40平的老房子里蝸居。

  過年的時候,聽說江大中的兒子因為談朋友的事情跟家里吵起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家里經濟條件不好沒辦法置辦房產,而老房子的拆遷工作一直都停滯不前。

  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前段時間不知道怎么就流傳出了區里的拆遷方案,按照拆遷方案的內容,他們家如果接受拆遷的話,那到時候分到的補償款或者房子,還是沒辦法解決居住的需要。

  江大中估計是脾氣上來了,灌了一肚子酒就跑到區政府規劃局那邊去大發牢騷罵娘,然后規劃局那邊有人出面進行勸阻,估計是沒談攏,江大中就有了極端的想法。

  “看來事情比想象的還要復雜一些啊,竟然牽扯到規劃局的人。”

  醫院里。

  周揚花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找了十幾個人大廳,總算是摸清楚了基本的情況,但是很快又陷入了沉思當中。

  “按理說這一次的拆遷改造工程壓根還沒到正式動手的時候,那拆遷方案是怎么流傳出去的?這么保密的事情,居然能隨便問個人就問得到詳細的內容,如果說沒有人傳播出去也不可能。”

  想到這里,周揚沒有遲疑,直接就撥通了規劃局局長李長江的電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