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21章 矛盾激化
  包廂里,聽到周揚的話,如果秦虎跟梁金虎這一對連襟再不明白周揚的意思,那他們這么多年在機關里也算是白混了。

  三個人舉杯仰頭喝完杯子里的酒,周揚放下手里的酒杯略有所思地笑道:“老秦啊,不管后面事情怎么發展,我看你自己要先穩住陣腳才行,多余的話我也不說了,相信你也能看出來,當前全區的工作重點并不在于整頓機關的工作作風,而是在于謀劃下一步的經濟發展方向問題。”

  “所以當務之急是要維持機關的工作穩定,領導們站得高看得遠,咱們雖然位置低,但是也要看到這個趨勢,不能拖領導的后腿,在我看來,有些事情快刀斬亂麻才符合當前的需要啊。”

  周揚說完也沒有繼續動筷子的意思,實際上這頓飯吃到這里,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了。

  而秦虎聞言則是眼前一亮。

  畢竟周揚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自己這點事情,在領導眼里那就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即使是為了當前的大局著想,領導也不可能追根究底,那種拔出蘿卜帶出泥的情況是不可能會出現的。

  再說了,既然周揚已經點出來,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快刀斬亂麻,那自己這種小角色,自然不屬于被清算的范圍之內。

  一時間,秦虎心頭的陰霾盡消,臉上也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心里就有數了。今天這頓飯,我老秦吃得舒坦啊。”

  “其他的豪言壯語我也不說了,總之吳主任履新,我一定好好配合領導的工作,堅決不給組織上找麻煩。周秘書,回頭領導有什么重要指示,你可要不吝提醒啊,這一次犯的錯誤,可是給我敲了警鐘。”

  “來,再碰一個,今晚咱們這頓飯就算吃好了。”

  包廂里。

  周揚聞言立即舉起杯子,三個人再次一飲而盡,隨即相視一笑。

  周揚當然知道秦虎話里的意思,他這無疑是在正式表態,以后就要跟著周揚走了,畢竟官場上,有些話不能說的太清楚,但是一切都在酒中。

  趁著秦虎去結賬的時候,梁金虎也拉著周揚聊了幾句關于王金坤的事情,前不久,王金坤已經被正式任命為西林街道的辦公室副主任,算是正式邁出了進軍仕途的第一步。

  梁金虎雖然沒有說什么拍胸脯的話,但是他跟秦虎是連襟,既然秦虎都已經這名明顯地表態重新站隊,他這個妹婿自然只能緊跟而上。

  要知道。

  周揚眼下雖然只是一個正科級的科長,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就是區長桂紅英的第一心腹,而且從這一次的事件來看,周揚無論是政治覺悟還是權謀手段,都已經展現出了超越同齡人的水平。

  在梁金虎看來,周揚的前途自然是他跟秦虎所不能企及的,此時不趕緊抱住這條大腿,以后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那個店了。

  “那金坤就勞煩梁主任多多照顧了。”

  “哪里的話,金坤這小子既然是周秘書的兄弟,那自然也是我梁某人的兄弟。”

  一頓飯吃了整整兩個多鐘頭。

  周揚從飯店里出去,也沒急著回家,拒絕了秦虎跟梁金虎兩人開車送他回去的提議,獨自一個人沿著晚上10點鐘的街道慢慢往嶺南新村走。

  11月底的冷風迎面吹過來,周揚心底的思緒也不由得一陣翻滾。

  這一頓飯,他是徹底洞察了權力給自己帶來的變化,秦虎也好,梁金虎也好,如今在自己眼里都有些不夠看。

  但是漫漫長路,自己才剛剛邁出去了一小步,未來的路更長更艱辛,想走到桂紅英那樣的位置,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走了十多分鐘,被冷風一吹,周揚身上的酒意也被吹散了不少。

  帶著一絲酒意敲開門,安曉潔正在客廳里盯著電腦看劇,但是臉上明顯有了一絲睡意。

  “你回來啦?”

  “嗯,不好意思啊老婆,今天又遲到了。”看著餐桌上安曉潔已經洗好的水果以及不知道泡了多久的茶水,周揚心里也有些暗自懊惱。

  自己這還沒當多大的官呢,早出晚歸就已經成了常態,也虧的是傻白甜會體貼人,換做是另一個,恐怕早就鬧騰起來了。

  “沒事呀,我知道你工作忙,是不是又喝酒了,一身的酒味,快去拿衣服洗澡,我去給你放好熱水。”

  點了點頭,周揚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灌了兩口濃茶,這才進臥室里拿好衣服洗澡,隔著臥室的門,耳側又聽到傻白甜的聲音。

  “周揚,馬上就是十二月份了哦。”

  聞言周揚心底一動,他自然知道安曉潔的意思,因為12月一過馬上就是元旦了,按照上次去湘南跟安宏宇和林鳳夫妻倆談好的時間,他跟傻白甜元旦這天要去領證,而且還要舉行一個簡單的訂婚儀式。

  其實這件事情周揚是早就已經跟家里知會過了,到時候父母還有舅舅王愛文夫妻倆都會來東海市待上兩天。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他確實忙得不行,眼下很多事情還都沒有準備,不過上次去野餐的時候,周揚也跟張毛毛提過一嗓子,托他給自己找個合適的地方。

  “嗯,我知道,元旦咱們倆要定親嘛,你放心,地方我已經找張胖子幫忙安排了,下個月我抽空跟他一起去看看。”

  “還有兩家人住宿的問題,就安排在酒店里面或者酒店附近吧,這樣方便一點。”

  ……

  洗完澡。

  跟安曉潔并肩躺在床上,兩人又商量了一下定親的一些細節,他這才沉沉地睡下去。

  第二天一早。

  周揚剛一上班,立馬就被桂紅英叫到辦公室里,說的果然是昨天常委會上的事情,周揚趕緊把科創工作辦公室那邊關于開展前期調研工作的準備情況介紹了一遍。

  隨即想了想,又提了一下昨天晚上跟秦虎吃飯的時候聊的問題。

  “嗯,這個事情就不用跟我匯報了,你自己看著處理,不過要把握一個原則,那就是要拿捏好尺度。”

  點了點頭,見桂紅英沒有說其他的問題,周揚立即就回了辦公室,不過心底也明白了桂紅英對自己的做法還是比較肯定的,當然,關鍵還是因為自己猜中了桂紅英的意圖。

  果然。

  接下來的一個多禮拜,整個機關辦公室立馬就開展了一次極其嚴肅的抓工作作風的行動。

  作為區委書記,馮嘯華親自開會點名批評了幾個處室的工作作風問題,并重點強調了機關工作的重要性。

  隨后,區紀委強勢出擊,徹底查實了后勤處原處長朱紅光利用職權謀取私利的問題,緊接著被派往市委黨校學習的朱紅光也被紀委帶走,而區委機關各處室也迎來了新一輪的人事調動。

  好幾個處室的一把手發生了變化,最令周揚以外的是,區委辦公室主任劉東林竟然沒有受到一絲影響。

  不過周揚心里也很清楚,經過這么一鬧騰,區長桂紅英跟區委書記馮嘯華之間的矛盾也算是徹底激化了。

  “看來以后的日子不好過啊。”

  辦公室里。

  周揚看著手里的黨委常委會議題,心里不禁暗暗感慨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