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161章 高官氣場
  昨天更的太多,今天不行了,但是也不能慫啊,1更!

  對于很多東海市的本地人來說,古南路99號并不是一個多么神秘的地方,但是對于很多像周揚這種第一次有機會進入這座大院的人而言,卻無異于劉姥姥進大觀園,滿眼都是好奇。

  帕薩特通過門口崗亭的時候,周揚忍不住透過車窗瞄了一眼門口身姿筆挺的值班戰士,心底驟然多了一絲肅然。

  其實周揚腦子里并不是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進入這個大院,只不過他自己也萬萬沒有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

  沿著即使是晚冬時節仍然郁郁蔥蔥的林蔭道,小車緩緩駛入99號深處,然后在一棟三層高,外墻的外立面呈米白色的小樓門口停下來。

  “我去敲門,周揚你跟苗處一起把小譚扶下車。”此刻譚超然仍然沒有一絲蘇醒的意思。

  李文芳推開車門跟兩人打了聲招呼就一路小跑著去按門鈴,很快周揚就看到門被打開,然后一個中年女人從屋子里跑出來。

  “小心他的頭。”

  不過李文芳還是說晚了。

  砰地一聲,譚超然的后腦勺一下子就磕在了車門上面,所幸是力道不大,否則周揚真要擔心這混蛋會不會被磕成腦震蕩。

  “哎呀呀,小譚這是喝了多少啊,快快快,李秘書,你帶他們把小譚送到樓上去,我去給他熬點醒酒湯。”

  周揚猜測到說話的應該是譚家的保姆或者家政阿姨那種勤務人員,不過他也沒好多問,主要是譚超然這家伙真的太沉了。

  之前在紅河會所那邊還有保安幫忙一起托著,但是苗澤林并不是很高,也就一米七出頭的樣子,所以力道感覺有點使不上。

  周揚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硬撐著進了門,然后又把譚超然這家伙給送到二樓去的,也虧的是樓里面還有家用的小電梯,否則自己指定要撂在樓梯上。

  安置好譚超然以后,周揚也不敢多待,立即就跟苗澤林一起出了門,但是剛從房間里出來,兩個人臉上的表情立馬都變得有些不大自然。

  只見市委副書記金淑萍仍然穿著白天的工作服站在走廊里,似乎是在跟李文芳問譚超然的情況。

  “金書記好!”

  苗澤林跟周揚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喊了一聲,周揚心底其實也覺得有些怪異,以苗澤林的身份和位置,即使在東海交通大學,估計也是個不小的領導了。

  但是此時此刻,這位苗處就跟自己差不多,說是小學生有點夸張,但是也絕對好不了多少。

  “嗯,辛苦你們了。”

  “李秘書,你帶他們下去吧,我去看看小譚。”

  金淑萍也沒多說什么,只是朝周揚看了兩眼,隨即就轉身去了譚超然的房間,周揚跟苗澤林則跟在李文芳后面一起下樓去客廳里。

  “金書記家的勤務姓王,你叫王姨就行了。”樓梯上,李文芳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周揚當然知道這句話是對自己說的。

  到了客廳,李文芳等兩人坐下來,隨即就輕車熟路地找到杯子跟茶葉給兩人泡了茶,周揚哪里敢讓領導親自動手,立即就接過茶葉罐跟水壺,自己做起了泡茶秘書。

  他這會兒嘴里還有很明顯的酒氣,不過之前在紅河會所洗過一次,還換了衣服,身上倒是味道不重,喝點茶也挺好。

  “我就不喝了,你給苗處吧,幫我倒杯白水就可以了。”點了點頭,周揚又給李文芳倒了杯白開水,這才挨著苗澤林坐下來。

  “這茶不錯,小周你嘗嘗。”

  苗澤林顯然還是個愛茶的,聞了聞茶水的味道跟周揚說了一句,然而他哪里懂什么茶啊,上輩子加上這輩子,兩世為人喝茶都跟牛嚼牡丹似的,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說味道挺好的。

  這時候那位王阿姨也送了一盆水果過來。

  “謝謝王姨。”

  “你們吃點水果,李秘書,小譚沒什么大礙吧?”

  “沒事,就是喝多了,讓他睡會兒就行,等會你給他熬點醒酒湯,要是醒了就給他喝一點。”

  “行。”

  耳中聽著李文芳跟那位王姨的話,周揚捧著茶杯,卻不由自主地開始往屋子里打量。

  畢竟是市委領導家,傳說中的深宅大院,有幾個人又能免俗,不過看了一圈之后,周揚覺得也就是那樣了,只能說格調很不錯,奢華是真的算不上,不說別的地方,就是紅河會所的那個包廂都能甩這里十條街。

  當然,有些東西本身就是因為地位的不同具備了很不一般的意義,這個地方就算是個茅草屋,估計也是無數人趨之若鶩的存在。

  客廳里,幾個人各自坐著也不開口說話,氣氛倒說不上尷尬,就是有點令人覺得壓抑。

  過了約莫十多分鐘的樣子,金淑萍總算是從樓上下來了,看到樓梯上那道人影的時候,三個人都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

  周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這位市委副書記握了一下手,不過他還沒來得及開口的時候,耳側就聽到了金淑萍的聲音。

  “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吧,第一次是在東海大學,上次在大樓里碰過一次面。”

  “是的金書記,您的記性真好。”

  可不是么。

  堂堂市委副書記,省部級的高官,自己一個小小的副科長,人領導見過三回面都記得這么清楚。

  要知道,以金淑萍的身份和地位,一天時間里開的會見過的人可以說那真是數以百計,甚至更為夸張。

  “你們東海大學出人才,我看上次你搞的那個黨建活動室和五個一工程弄得就挺不錯,前幾天振林書記說現在全市的高校都在探索新的黨建模式,你算是開了個頭。”

  周揚聞言頓時臉色一滯,他自然知道金淑萍嘴里的振林書記是教育局的黨委書記姜振林,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金淑萍連這種事情都記得這么清楚,而且還會跟自己提起來。

  很顯然,在電視屏幕前和會議室里的領導,跟私底下的生活里還是有著明顯區別的。

  一時間,周揚也覺得自己狹隘了,總覺著領導都是高高在上遙不可及,但是本質上其實也是個普通人,只不過一些外在的東西讓這種普通變得不在普通。

  但是話一說回來,又有幾個人能看透呢?

  即使看透了,又有幾個人真的能無視呢?

  客廳里,金淑萍跟幾個人簡單聊了一會兒就起身去接電話,小坐片刻之后,李文芳就起身去跟金淑萍說了兩句什么,隨即就走回來招呼周揚說可以回去了。

  聞言周揚頓時也松了口氣,趕緊的起身跟在李文芳和苗澤林后面出了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