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159章 借酒罵娘
  “行啊你小子,怎么地?升官了不告訴我,回來了也不告訴我,就過年的時候發了個消息就算完事了?”

  話筒里,聽到譚超然的聲音,周揚也是一陣頭皮發麻。

  他是早就料到了這個二世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指定要拿這個事情來找麻煩。

  果不其然。

  一大早,因為是周末,所以周揚起得比平時明顯要晚一些,現在距離開學還有幾天的時間,安曉潔還沒回來。

  然而剛起床,他就接到譚超然的電話,還沒開口呢,就被這家伙一陣狂噴。

  “別,譚哥,咱不是說好了等年后再聚嗎,這不賴我啊。”

  “喲呵,還跟我掰扯上了,行,算你狠!這樣,今天晚上6點,還是老地方見行了吧?”

  周揚當然知道譚超然說的老地方是哪里,其實他是真的挺不樂意去紅河會所那種地方的,但是譚超然這家伙就好這一口。

  “中,我一定準時到。”

  掛了電話,周揚看著冷冷清清的屋子也是直撓頭,每天開火做飯,確實很愁人啊,還是泡一碗方便面比較簡單,不過晚上跟著譚超然肯定能吃好東西。

  最近這幾天他確實忙得不行,上個禮拜花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把整個項目方案做完然后校核完,又在辦公室里跟黃燁和吳宗明他們三個人討論了好幾輪,這才算是定稿交了上去。

  期間辦公室主任于旭陽確實找他談過話,意思就是他的項目整體上不錯,不過要看具體的落實情況,而且還旁敲側擊地提了一下李文芳。

  周揚當然不會輕易露餡,話也說的半真不假,提了自己跟李文芳以前在同一個學院,自己還當過幾個月李文芳的下屬這件事情。

  但是讓他傻眼的是。

  就在項目方案交上去的第三天。

  于旭陽突然召開了辦公室工作會議,說黨政辦的項目定了,就是他提交的那個三方聯建方案。

  這一下子別說他有點傻眼,就是黃燁都吐槽了他好幾回,畢竟本來是組織科牽頭的事情,現在落到他們黨建科,這任務可就算是真的輕不了了。

  不過周揚也看得出來,黃燁雖然嘴里吐槽,但是該高興那還是高興的,畢竟黨建科不搞黨建項目,那不扯犢子么。

  之前之所以交給組織科來弄,那是因為黨建科沒人啊,這又不是什么好事情,沒有任務就意味著沒有權利,沒有對外聯絡的橋梁。

  對一個有心往上爬的底層干部來說,最可怕的不是任務太復雜,而是壓根就沒有任務。

  ……

  “今天周末沒差事,你小子今天晚上要是不陪我整個一瓶,我就跟你沒完。”

  傍晚5點半。

  周揚跟譚超然還真就在紅河會所樓底下碰頭了,這家伙一下車老遠看到周揚就惡狠狠地朝他指了指。

  “一瓶?你確定你不會趴下嗎?”其實周揚也看出來了,譚超然好像有什么心事,只是心里也奇怪。

  特么的你一個二世祖,你有什么好惆悵的。

  要惆悵,那也應該是我們這種沒出身沒學歷沒錢的人吧。

  你一個二世祖,做個米蟲不就好了。

  “滾犢子,我譚超然喝酒就沒趴下過。”譚超然還挺嘴硬,不過論毒舌,周揚是不服輸的。

  “都是倒下的吧。”

  “滾滾滾!等會誰慫誰是孫子。”

  兩個人輕車熟路地上了樓,接待的還是紅河會所的老板張毛毛,正所謂一回生二回熟,而且一碰面,譚超然就跟這家伙介紹自己現在是市里的領導。

  弄得進了包廂之后,那個張胖子就明顯比以前來的那回要熱情的多。

  “胖子,別廢話了,今天我跟周揚來,一不找人唱歌,二不找人聊天,就是吃飯喝酒來了,趕緊的叫人準備。”

  包廂里。

  聽到譚超然今天沒打算叫人陪唱,心里也是松了口氣,他是真怕這家伙喝了點酒一會兒炸毛搞出點什么事情來。

  張毛毛顯然了解譚超然說一不二的性格,立馬就吩咐人準備,沒一會兒功夫,包廂里就上了七八個菜外加一瓶白酒。

  然而一看那酒瓶子,周揚就有點傻眼,酒倒是好酒,但是這瓶子是不是有那么一點點太大了。

  “張總,這得有好幾斤吧?你確定沒叫人拿錯?”

  周揚確實有點蒙圈。

  你管這叫酒瓶子?

  這明明就是酒壇子好不好,少說也有五斤。

  “沒啊,譚少自己存這里的,上好的年份原漿,外面找都找不到,五斤裝。”

  果然,還真是五斤。

  今天晚上看來指不定就要撂在這里了。

  酒菜上桌,張胖子親自倒酒,三個人你來我往,譚超然還真沒叫人過來陪,沒一會兒功夫,周揚就覺得渾身都開始發熱冒汗。

  任他酒量再好,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半斤多的高度白酒下去也扛不住,這可不是之前童林生請黃和平吃飯的時候喝的那種酒。

  這妥妥的原漿啊我去。

  “胖子,你特么早說你這么不能喝,我們就換個人了。”酒勁上頭,三個人也開始稱兄道弟了,周揚那是不客氣一口一個張胖子,也沒顧得上人家怕不是身價十個小目標起步了。

  “邊兒去,這才哪兒到哪兒啊,你看譚少,比我還不如,倒是你特么真是海量,就這酒都能干個半斤還臉不紅氣不喘的,這要是換尋常的,那不得一斤開胃。”

  周揚嘿嘿笑了笑沒說話。

  開玩笑,老周家三代單傳,這酒量都擱老子一個人身上了,一斤開胃?兩斤還差不多。

  估計周揚自己也忘了上次跟童林生他們干完兩斤后回去吐的跟個鬼一樣的情形。

  酒過三巡,三個人都喝的渾身冒虛汗,包廂里的空調沒關,周揚索性把衣服也脫了,擼起袖子繼續干。

  然而就在這時,譚超然這家伙竟然直挺挺就往沙發上一躺,然后嘴里還不知道在念念叨叨的罵誰。

  張胖子見譚超然不行了也趕緊罷手,跟周揚交代了兩句就下去找人拿毛毯,但是周揚耳朵里可是聽清楚了譚超然這家伙嘴里在說什么,頓時就驚出了一身冷汗。

  “我想找…找誰…就找誰。”

  “你你以為你是大領導,大…大書記,就天天不讓我干這…干那的…”

  這狗東西,說的不會是金書記吧!

  念及至此,周揚一下子也清醒了不少。

  還沒等他回過神來,譚超然口袋里的手機就開始嗡嗡地震個不停,過了好一會兒沒了聲息。

  但是沒過一會兒功夫又開始震動起來,周揚沒轍,他也怕人真有急事找這家伙,只好拿起手機接通。

  然而話筒里傳來的聲音,卻瞬間就讓周揚整個人的酒勁一下子就消失了一大半。

  “超然,你人在哪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