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158章 自己做個紐帶
  (昨天爆太多,今天有點小卡卡卡)

  “金書記好!文芳主任好!”

  一大早。

  周揚匆匆從市委大樓的地下車庫乘電梯上樓,然后繞道去食堂那邊吃飯,路過專用電梯的時候,正好碰到兩位領導出來,臉上的表情也是不由得一愣。

  不過僅僅是遲疑了片刻立馬就反應過來這不是發呆的時候,趕緊恭恭敬敬地打招呼。

  要知道,即使是在同一棟大樓里面上班,但是碰到市領導的機會那也不多,像今天這種偶然的情況,那可算是中頭彩了。

  “嗯。”

  金淑萍顯然不會跟他這種小干部有太多的寒暄,點了點頭就繼續去另外一個入口。

  不過李文芳倒是跟周揚打了聲招呼問道。

  “怎么?吃飯去?”

  “是的,書記。”李文芳也沒說什么,點了點頭就跟上領導。

  身后,周揚看著打開又合上的門,心底也是若有所思,看市委副書記金淑萍剛才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大好。

  不過市領導的事情也輪不到他一個小科干來操心,但是文芳書記的氣場倒是真的越發漸長了,現在模樣雖然還是那副模樣,但是顯然已經不像以前那樣隨意。

  在周揚看來,李文芳的年紀不大,雖然進入要害部門的時間比較短,但是能做一任市委領導的秘書,將來一個廳局級的位置肯定是跑不了了,就是不知道到時候她會選擇回高校還是繼續留在政府部門里面任職。

  麻溜兒地吃完飯,周揚就趕緊回了辦公室。

  距離于旭陽給各個科室下達的任務時間結束,還有今明兩天,眼下他手里的事情確實比較緊要。

  昨天在婦聯那邊上班,他已經跟那邊辦公室里的領導協商過,目前他的工作主要還是以市委辦公廳這邊為主,但是每個禮拜至少會保證有兩天的時間在婦聯那邊。

  其實周揚比誰都清楚,自己這個兩邊跑的情況肯定持續不了太長的時間,滿打滿算能撐過一年就算是不錯了。

  “早啊!”

  “早!宗明,昨天我給你發的那個材料整理好了嗎?”

  辦公室里。

  周揚進門的時候,黃燁跟林娟還沒到,只有吳宗明一個人在辦公室里忙活。

  “整理好了,我馬上給您。”

  昨天在婦聯那邊,周揚跟李瑩薔簡單地聊過之后就開始著手熟悉工作,他之前的猜測不錯。

  自己這個黨建科副主任要做的事情確實不多,或者說非常少,但是很專業,那就是抓黨建。

  按照李瑩薔的意思,今年上半年,自己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兩項,一個主持全年黨建課題的組織工作,包括前期的課題篩選,組織申報和評審,中期考察以及后期評選等等。

  另一個就是專項黨建,因為婦聯本身發展黨員的工作并不多,也不存在專門的組織工作,基本上都是配合業務工作來開展一些黨建研究,說白了還是為業務工作服務。

  所以了解到這兩塊的內容之后,周揚也沒什么好猶豫的,立即就要來了過去幾年的黨建課題內容。

  不過婦聯那邊整理的材料確實有些不大符合自己的要求,所以接到材料之后,立馬就發給了吳宗明和蘇麗娜兩個人一人一份。

  蘇麗娜那邊主要是負責材料的整理工作,周揚要看到一份完整的表格,吳宗明這邊主要是對照婦聯的黨建課題來對比這一次黨建科的任務,看看有沒有能用得上的點子。

  不過很顯然,結果不是很好。

  “宗明,你標黃的這些內容是用得上的對吧?”吳宗明的工作很仔細,幾乎每一個課題都列明了情況。

  “對的,黃色的部分是我覺得可以進行對照的,其余的我粗略看了一下內容,基本上沒有什么參考價值。”

  “對了,周科,我看到去年有一個課題叫政社企三方聯動推動婦女兒童權益保護,這個里面有不少好東西倒是能用得上。”

  周揚聞言立即就找到了那篇課題的介紹,這一看果然,吳宗明說的沒錯,確實有不少東西值得參考。

  看了一下課題的作者,是江東師范大學管理學院的一個副教授做的項目,這個項目研究的方法工具也很好,采用的是公共政策理論研究里面一個十分有名的模型。

  整個項目一共調研了將近十多家不同性質的企業以及超過20個政府部門和事業單位,另外還走訪了幾十個社區。

  雖然數據缺失粗糙了一點,但是研究的結構很不錯,最重要的是項目的成果很令人看好,除了出版了一本白皮書以外,還牽線搭橋在這些企業單位和社區之間搭建了一個紅旗工作室。

  這個工作室主要的功能有三個,一個是利用三方資源建設了心理導師志愿團,義務性地開展心理疏導工作。一個是搭建了一個二手衣物捐贈窗口,通過這個窗口接收一些捐贈的衣物,然后贈送給需要的群體,或者紅十字組織。

  另外一個就是建設了一個叫紅旗女子藝術社的社團,這個社團存在的意義就在于利用企業捐贈資金提供的場地和資源,在這些部門和單位之間開展一些文化活動。

  例如茶藝,花卉養殖,插花藝術等等。

  雖然整個項目目前看起來還比較粗糙,不過從結構上來講,已經算是非常嚴謹的一個項目了。

  不過周揚也發現了這里面的不足之處,那就是黨建的紐帶和平臺作用不夠凸顯,最后甚至有一點點偏離了,完全成為了一個政社企三方的共建平臺,而不是黨建平臺。

  這估計也是這個項目最終只獲得了二等獎的原因。

  “看來評委還是有真本事的,至少眼光就很毒辣。”

  ……

  一整天的時間,周揚幾乎都在圍繞這一次的任務做項目構思,其實他的腦子里早在看到婦聯的那份課題之前就已經形成了一個粗略的框架。

  在他看來,多部門聯建,首要的肯定是部門的確定,既然是理論研究,那學校肯定少不了,政府單位很簡單,當然要選黨政辦公室。

  但是這二者之間缺乏一個發揮紐帶作用的東西,周揚一直想不到點子上,這也是為什么他要參考婦聯一些黨建研究項目的原因。

  而且政府效能的提升涉及到的內容很多,不僅僅有制度方面的,還有人事方面,有些東西根本就不適宜拿來研究。所以這個紐帶和研究的切入點非常重要。

  本來周揚的想法就是簡單的通過聯建來設計一個項目,但是現在他的思路換了,三方聯建是不假,但是也沒有規定一定要以黨政辦公室作為研究對象。

  假如以婦聯的業務工作來作為研究對象,然后把高校的資源利用起來,黨政辦公室特別是黨建科這邊僅僅是作為一個聯系指導的紐帶呢?

  按照周揚的想法,既然沒有紐帶,那自己就做紐帶好了,相比之下,政府辦公廳的名頭總要比婦聯好使吧?

  如果因為這個項目使得婦聯在維護婦女兒童權益方面有了一些突破和提升,那這算不算政府效能的提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