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118章 是非成敗尚未定
  加更第6章!

  盡管整個學院行政辦公室都刻意保持了平靜,但是教育學院黨委增選周揚擔任黨委組織委員以及實施五個一工程創建工作的事情,終究還是在東大的校園里引發了一次不小的轟動。

  “誰說的,就我這個水平,想當院領導,怕不是得十年后。”

  嶺南新村。

  301室。

  周揚看著面前正一臉呆萌,然后一對透亮的眸子瞪得老大,眉開眼笑地看著自己笑嘻嘻的安曉潔,臉上一臉無奈地說道。

  原來,不知道是那個王八蛋,竟然在社交群里面把原本是自己應該吹的牛皮全都給吹完了,竟然說教育學院是在培養他做院領導。

  這特么的可能么?

  先不說他這年紀做院領導本來就是扯淡,更別說院領導是想培養就培養的出來嗎?這是看不起組織部李部長啊。

  “美得你,還十年后呢,周揚你開始喘了哦!”

  屋子里,周揚被安曉潔一句話說的有些目瞪口呆,行啊傻白甜,今天沒看出來你倒是聰明了,竟然敢挖坑等著我跳是吧。

  放下手里的筷子。

  周揚蹭地站起來一把就抱住安曉潔,狠狠地在她臉上捏了兩把。

  “啊…你流氓,放開我!”

  “你再這樣我要喊人了,我跟你講,我們家對面鄰居是警察。”傻白甜就是傻白甜,說謊都這么低級。

  什么警察,說不定人家明明是保安好不好!

  不過雖然住了已經仨月了,周揚還真不知道對面鄰居是干什么的,畢竟平時進門就是家里蹲,出門一把鎖,誰知道誰是誰啊。

  大城市里就是這點不好,這要是擱在老家小地方,誰當個警察,那還不是十里八鄉的都知道。

  “你咋知道是警察?”周揚疑惑地問道,不過手上的動作可不慢,一把就夾住安曉潔偷偷摸摸抽出去的手。

  “我當然知道,前幾天我下樓扔垃圾的時候正好看到對面那個姐姐下樓,人家身上穿的就是警服。”

  好吧!

  看在對面住的是個警花的份上,我就放過你了。

  在安曉潔臉上掐了一下,周揚果斷撒開手坐回凳子上繼續吃飯。

  “你就欺負我吧你,下次我跟領導反映,說你家暴。”

  拿筷子狠狠地敲了周揚的手背一記,安曉潔兇巴巴地說道。

  周揚一聽又樂了,嘴里更是嘿嘿傻笑起來。

  “笑什么你,有什么好笑的。”

  “那個傻白甜,你懂不懂家暴是什么意思?”安曉潔頓時一愣。

  “我給你普及一下哈。”說著周揚立即就抓起手機,然后啪啪在搜索框里輸入了家暴兩個字。

  “傻白甜你聽好了,根據百科的解釋家暴的意思是發生在由婚姻或者親密關系、血緣或者法律而聯系在一起的家庭成員之間的暴力行為。這個家庭成員包括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等。”

  念完周揚立即發下了手機。

  誰知道安曉潔竟然還沒明白過來。

  “那又怎樣?”

  “怎樣?當然有怎樣啦,你看我們是父母子女的關系嗎?不是對吧。是兄弟姐妹的關系嗎?也不是。那就只剩下夫妻了。”

  “傻白甜,我咋不記得咱們領證了?好像沒有吧?不對,是不是我記錯了,說不定我們已經領過證了,那你趕緊吃飯,吃完飯咱們一起鉆被窩睡覺。”

  說完,周揚竟然真的呼啦啦三兩口就扒完了碗里的飯,隨即就在顯然還沒回過神來的安曉潔目瞪口呆中直接抱住她要回臥室。

  “啊!我錯了我錯了,周揚我真的錯了。”

  “現在晚了,畢竟你都說我家暴了,那我不得用一下家法么。”任由安曉潔使勁掐自己的腰,周揚也不撒手。

  “你快放開我,我答應你一個條件不行?”

  “不行,一個太少了,起碼要三個。”開玩笑,一個條件就想收買我,我是那種人嗎,起碼要兩個。

  “那要不兩個,兩個,我答應你兩個條件。”

  “行,成交!第一個條件,今天晚上你洗碗。”

  說完,周揚一臉陰謀得逞地果斷撒開手,然后慢悠悠地鉆進衛生間里脫了衣服開始洗澡,嘴里甚至還哼起了小曲。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么響亮,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

  屋子外面,隱約還能聽到安曉潔那個傻白甜罵人的聲音。

  “豬!”

  “周揚你就是個豬!吃的這么干凈,你咋不把盤子也吃干凈了,省的我洗。”

  ……

  “教工甚至連研究生都可以做支部書記,我看他們是在搞事情哦,到時候出了問題我看他們怎么處理。”

  東海大學。

  校長辦公室里。

  因為昨天教育學院那邊傳出來的消息確實有些匪夷所思,周揚不僅僅擔任了學院黨委組織委員,而且分管學生黨支部工作的第一件事情竟然就是搞這么大的創新。

  所以一大早,辦公室里不少人就在議論紛紛。

  “也不一定,我昨天晚上就查過了,組織上沒有任何一個條例規定必須由學生輔導員擔任支部書記,再說了現在有些支部書記確實是什么都不干,還不如讓其他人做呢。”

  “這個我也查了,是沒有,只能說是約定俗成吧。這一次周揚應該是屬于工作創新吧。”

  “得了吧,還工作創新呢,要是創新這么容易,還不早就有人干過了。”

  辦公室里,眾人明顯分成了兩派。

  實際上,這個想法確實不是沒有人想出來過,但是想出來跟實際去推動完全是兩碼事。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的確是一個創新,只不過這個創新最后究竟會不會做成什么樣子,誰也不知道。

  主任辦公室里,聽到外面嘈嘈雜雜的聲音,校辦主任孫海英腦子里不由得想到。

  其實孫海英在擔任組織部部長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了學生黨支部書記履職履責不到位的問題,尤其是去年市教育局黨委發通知申斥東海大學黨建工作出錯之后,這種想法更是非常明確。

  原本孫海英是想著手推動一些新的做法,只不過人算不如天算,自己竟然會被調任到校辦做辦公室主任。

  “膽子確實不小,就看能不能做出成績了,并是非成敗還沒定論,如果能做出成績的話,倒是個不錯的苗子。”

  辦公室里。

  孫海英關掉桌面上黨委組織部部長李德強給她發過來的那兩份文件,嘴角彎出一道淡淡的弧線,腦子里不由得浮現出半年前面試的時候,周揚在一眾面試官面前大膽呈詞的樣子。

  (周末兩天19更4萬多字。一句話,兄弟們,為了看爽我真的盡力了,再更的話明天的更新就來不及。求個鮮花吧,不敢更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