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105章 梁凱也要發飆了
  校辦樓底下,等梁凱轉身離開,周揚一看時間,距離下班也就一個小時,估計回去也干不了什么事情。

  他索性也不回辦公室了,轉身就去了學校工會開設的咖啡廳里里,點了一杯茶之后就拿著杯子去了學校操場。

  時間這會兒已經過了十月中旬,空氣里明顯多了一絲蕭瑟的味道,不過膚感不錯,很涼快。

  操場上有不少學生在踢足球,四周的跑道上很多學生在跑步,周身都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都說學校是象牙塔,但是誰又知道在學校里工作也是雞毛蒜皮的事情一大堆。”

  心里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其實兩世為人,周揚比大多數人都清楚在學校里的時光到底有多無憂無慮,但是往往身在象牙塔的時候,很少人會意識到這一點,只有踏出校園這一方凈土,才會在后來的人生里不斷回想起這段美好的時光。

  “咦!周揚?”

  操場上,周揚轉了兩圈調整了一下腦子里的思路,正要準備回去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在喊自己,于是轉身朝來人一看。

  “曉波?你這不會是來踢球的吧。”

  原來說話的是學校保衛處一個跟自己差不多時間進校的同事張曉波。

  之前新員工培訓的時候,他跟張曉波在同一個小組里面,所以兩個人也比較熟悉。

  不管在哪個行業里,其實都是有小圈子,這個小圈子有的是憑借老鄉的名頭,有的是做的同一個工作,而有的則是一點名頭,總之這個名頭很多。

  但是有一點要始終相信,一個正常的社會人,如果想不斷擴大自己的社交范圍,那就要善于利用這些奇奇怪怪的名頭經營自己的圈子。

  “嗯,剛下班回去也沒事兒,過來踢兩腳,你怎么跑這兒來了。”

  把腳底下的皮球踢到周揚這里,周揚接過球顛了兩下,技術掉渣。

  “我剛剛來這邊有點事兒,走兩圈,回頭有空叫上他們幾個一起搞一頓,咱哥兒幾個也好久沒聚了。”

  當初一起培訓的那個小組里面有六個人,他們自己還建了個小群,平時也沒少聊天打屁。

  只不過隨著開學后工作漸漸多起來了,幾個人碰頭的機會也少。

  “行啊!那你趕緊回吧。對了周揚,我怎么聽說你被人舉報了,有這回事?”

  聽到張曉波的話,周揚也有些無奈,果然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自己這邊才有點動靜,連在保衛處的張曉波都知道了。

  看到周揚點了點頭,張曉波頓時就罵開了。

  “誰特么這么無聊啊臥槽,成天的不干人事。”

  周揚也沒說什么,跟張曉波簡單的聊了兩句就回了學院辦公室。

  而另一側。

  學校的機關黨委會也剛剛結束,紀委書記梁凱散場后并沒有急著回去,而是把資產處的處長何有來給拉到了一邊。

  “我說梁書記啊,你有什么事情打電話給我不就行了,還非得拉著我聊聊,你們紀委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你這個老何!”

  狠狠地拍了何有來一下,梁凱也知道自己這個紀委書記平時可不受人待見,倒也干脆直接就說明了來意。

  “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周揚的情況現在還不適合通報,但是在沒查清楚之前,我認為有必要先暫停一下他手上關于資產清查的工作。”

  然而一聽這話,何有來立馬就皺了皺眉頭。

  什么?

  暫停周揚手上的工作?這不是扯犢子么!

  “梁書記,這不行吧?現在胡書記跟李校那邊下來的任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壓力很大啊。本來時間就緊張,周揚雖然只是一個聯絡員,但是身上的任務也不少,如果暫停他的工作,那我上哪兒去找個聯絡人。”

  其實何有來有一句話沒說清明白,只不過梁凱也知道他的意思,既然把校領導都抬出來了,那自然就是他想找人也不能找,起碼得兩個校領導知會這個情況首肯了才行。

  一時間梁凱也還真的有些沒辦法,不過紀委的工作向來就是壓倒一切的,他也只好板著臉硬來。

  “那是你老何的問題,再說了周揚就這么好?我就不信還沒人能替代得了,行了老何我也不跟你廢話,反正意見我傳達到了,你自己想辦法吧。”

  說完也不理會身后吹鼻子瞪眼睛的何有來,梁凱立即就轉身又去逮著教育學院的院長張建啟說了同樣的話。

  好在這一次張建啟倒是沒說什么,主要是教育學院這邊的資產清查工作早就已經告一段落,現在無非就是讓各個部門自查一遍。

  不過張建啟也忍不住埋汰了兩句。

  “梁書記,我看周揚這個事情也不能一直拖啊,要不然影響不好。”梁凱點了點頭,但是等張建啟一走,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黑下來了。

  他也沒想到暫停周揚的工作竟然阻力還不小,其實梁凱也不是沒有懷疑周揚是不是在將計就計,但是心里想了想又覺得不可能,畢竟在他眼里,周揚還是個小年輕,如果有這份心思,那就真有點了不得了,敢拿紀委當槍使。

  但是不管怎么說,這事兒也讓他有些鬧心,所以一回到辦公室,梁凱立馬就把監察科的吳愛菊叫了過來。

  “書記!”

  辦公室里。

  看到梁凱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大對勁,吳愛菊也顯得小心翼翼。

  “是這樣小吳,你盡快去教育學院那邊把周揚的情況調查清楚,一定要確保周揚的那份自查報告上所有的內容都是屬實的,至于他個人的情況你讓他提供材料佐證。”

  “這件事情不要再拖了,我給你兩天的時間,務必在禮拜五之前拿到結果。另外,你也做好第二手準備,一旦確定周揚沒有問題,對于寫舉報信的人,要弄清楚他的意圖,如果是因為私人的恩怨和情緒,該教育的要教育。”

  梁凱當然有些不高興。

  自己一個紀委書記,開展工作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問題,偏偏何有來的話又讓他發不出火來。

  明眼人都知道,當前學校一切行政工作的重點都放在了資產清查的專項工作上面,何有來沒事就跑校領導的辦公室,真要把周揚的任務停個十天半個月,到時候真的鬧出事情來誰的臉上都不好看。

  但是這股火氣憋著梁凱更是炸裂,他倒要看看誰吃飽了撐的,雖說寫舉報信是個人的自由,但是如果像這種沒有證據就捕風捉影的舉報,從某種程度上來了就不是個人權利了,而是在搗亂。

  這種人,即使按照組織程序處理不了他也得好好教育教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