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104章 將計就計
  “顧老師,這不是我為難不為難您的事情,使用郵箱來上報材料這本來就是按照通知的要求,您真要這么理解,那我只能跟您肯定地說,必須這么做,如果不通過郵箱上報的話,您這個材料我沒辦法接收。”

  “當然了,從開展工作的角度來講,我可以接收,但是肯定也要如實跟領導說明情況。您覺得這樣沒問題的話,我馬上就把材料接收了。”

  校長辦公樓底下。

  周揚腦子里的思緒有些亂,正好又接到外語學院辦公室主任顧琴的電話。

  很顯然,對于周揚在社交軟件上那句并不怎么客氣的回復,顧琴是有些惱火的,一開口就質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陡然被顧琴這么一點火,周揚也不客氣,腦子里盤算了一下這里面的道道就說道。

  在他看來,顧琴堅持這么做,無非就是兩個原因。

  一個是作為辦公室主任,顧琴十有八九跟學院的兩個領導相處得并不好,否則這么簡單的一個工作,怎么可能三番兩次都執行不下去。

  另一個就是這位顧主任恐怕是在拿捏他,說白了就是給慣的。

  但是不管是前者還是后者,他都沒有必要太過理會,先不說自己處理這個問題的方式本來就是按照通知要求來做的,即使是變通,那也不是這么個變通法。

  你跟我撂挑子使臉色,我還得陪著你胡鬧,哪有這樣的道理。

  此刻。

  話筒里,顧琴也沒料到周揚竟然會這么強硬,所以一時間也被他這兩句話給噎住了。

  她當然知道周揚是在按照通知要求做事情,但是周揚猜的沒錯,顧琴在外語學院一直很囂張,根子里的原因就是因為她知道自己跟院領導的關系處不好,想升肯定是不可能,既然如此,那就索性破罐子破摔。

  老實說,以往學校各個機關部門布置工作的時候,但凡顧琴使點臉色,一般任務的要求都會大打折扣,但是本著息事寧人的想法,倒也沒有幾個人會跟她較真。

  這一次顧琴故技重施,偏偏就碰到了周揚這種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死活就是不肯松口,所以一時間顧琴也愣住了。

  “顧老師,如果您沒有意見的話,那我就按照這個來辦了,我馬上就接收您給我發的材料。”

  說著周揚就要掛斷電話。

  可不是么,本來自己今天被紀委約談心情就不好,顧琴偏偏還要往他槍口上撞,脾氣再好那也該你倒霉。

  而話筒里,聽到周揚要動真格的,顧琴也有些慌了,趕緊壓著嗓子說道:“那這樣吧,周老師,我現在人不在辦公室里,等會回去之后馬上用郵箱發給你,行吧?”

  聽到顧琴有些服軟的話,周揚心里也暗自點了點頭,畢竟他倒不是真的要跟顧琴過不去,但是有時候做工作就是這樣。

  有些人你要跟他先禮后兵,他就是要犯賤你也沒辦法,對付這種人最好的辦法不是一味地退讓,就是要先給他劃紅線把丑話說在前面。

  “行,那就麻煩顧老師了,如果工作上我有什么地方讓你覺得不高興的,也請顧老師多多見諒。”

  說完周揚也不等古琴開口立馬就掛了電話。

  而聽到周揚的聲音,顧琴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古怪,嘴里罵了句假惺惺,但是心底也沒來由地松了口氣。

  “脾氣臭是真臭,不過還挺會做人,情商倒是蠻高的。”暗自感慨了一句,顧琴臉上原本陰郁的臉色也變得平和不少。

  周揚當然不知道自己習慣性的一句話會讓顧琴產生自己情商高這樣的想法,因為剛掛了電話,他立馬就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怎么?小周,事情辦完了還不回去躲在這里曬太陽,你這不會是對我們的工作有意見吧?”

  原來在周揚跟顧琴打電話的時候,學校紀委書記梁凱不知道什么時候正拿著一個筆記本從臺階上走下來,看到周揚竟然杵在那里愣神便打趣地說道。

  周揚一轉身,冷不丁地看到梁凱心里也打了個機靈,還真是選了個好地方,偏偏又跟這位梁書記撞見了。

  不過相比于剛才談話的時候一直黑著臉,這會兒梁凱臉上倒是露著一絲笑意,怎么看怎么覺著舒坦。

  見周揚站在那里沒動,梁凱笑著伸手在周揚肩膀上拍了拍說道:“年輕人碰到事情要打起精神來,不要因為一點點挫折就垂頭喪氣的,趕緊回去吧,并不是被我們約談過你就有問題。”

  周揚點了點頭,實際上心里也有些意外。

  雖然不知道梁凱堂堂一個校黨委常委,校紀委書記怎么會跟自己一個小小的辦公室副主任說這句話,但是不得不說,梁凱的這個表態還是讓他放心不少。

  但是梁凱并不知道的是,其實周揚這會兒腦子里想的并不是什么垂頭喪氣,而是在考慮一個連他都可能會詫異的問題。

  在周揚看來,既然那個在背后暗戳戳地給自己使絆子的人一直揪著自己不放,那自己也不能完全任由其一直這么鬧下去。

  之前沒有動作,那是因為事情紀委這邊還沒有約他談過,但是現在已經擺在臺面上說了,他當然就不用有什么顧慮。

  畢竟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這怎么可能?

  既然你要鬧,那我就將計就計讓你下不來臺,如果你想舉報就舉報,那工作還怎么開展。

  于是也沒多想,周揚立即就朝梁凱說道:“梁老師,倒不是這個,我剛剛正好接了個電話所以沒來得及回去。不過我還有個問題想跟領導匯報一下。”

  一聽周揚的話,梁凱也來了興致,臉上甚至露出一絲吃驚的表情,因為周揚的鎮定顯然有些超出他的預料。

  “你說。”

  “是這樣的梁老師,我剛剛想了想,畢竟現在我的問題還沒搞清楚,而且涉及的又正好是資產問題,所以我手頭上現在有些工作可能不大方便接觸,您看我要不要先暫停一段時間,等問題查清楚了再說。”

  自己的工作重要嗎?

  當然重要!

  但是自己手上的工作就真的非自己做不可嗎?

  當然不是!

  這一點周揚心里清楚得很。但問題是,作為校領導親自指派的聯絡人,如果沒有校領導同意,誰也不敢輕易換人啊。

  不過現在自己確實存在這個問題,按照周揚的想法,既然如此那我就將計就計,不就是撂挑子么,誰不會呢。

  而且,問題出現了總不能一直這么拖下去,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索性把事情捅出來,加快紀委處理問題的速度。

  身側,聽到周揚的話,梁凱一時間還沒有明白他的小九九,但是周揚這么一說,梁凱也覺得有道理。

  于是也沒多想就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你考慮的這個問題有一定的道理,這樣吧,你先回去,我等會跟何處還有張院長談一下這個問題,最近兩天你就先不要接觸資產清查方面的工作了。”

  說完也沒等周揚開口,梁凱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就去了對面的行政樓。

  而周揚聞言,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不管梁凱到底有沒有猜到他的想法,但是有一點很清楚,只要何有來跟張建啟知道這個情況,那迫于資產處跟教育學院的壓力,紀委必然會加快調查這個事情的進度,而不是像之前那樣一直冷處理。

  更重要的是,但凡有一絲可能的話,自己還非得把那個暗中使絆子的小人揪出來不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