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79章 書生會刀不能小覷
  周揚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又一次出現在了胡軍的嘴里,而且情形簡直跟上次雷同,仿佛就連胡軍都在跟他開玩笑一般。

  上午張建啟找他去辦公室里談話的時候,確實針對班主任制度的實施方案提出來了幾條很有建設性的意見,甚至就連周揚自己都忽略了這其中的利害關系。

  比如,行政人員擔任班主任撥付的經費,到底算不算在學院年終發放的獎金總包里,方案里面是不是應該加以明確。

  再比如,如果人員發生調動離開教育學院原有的工作崗位,那這個接續的工作應該怎么安排等等。

  從方案的可實施性上來講,張建啟考慮的幾點意見都是具有長期性的戰略意義,所以周揚也不得不花十二分的心思好好去進行整體的設計。

  與此同時,心底原本那點因為上輩子的經歷帶來的自信也收斂了不少,有時候確實不能小瞧了天下人。

  “說實話,要我看這個班主任制度如果是在學校層面鋪開的話,效果可能會大不少,僅僅只在一個學院來做,肯定會出現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

  “最簡單的,你怎么去確保能夠擔任班主任的人員數量跟班級數量是對應的,如果人多了倒也好說,少了呢?對吧。”

  “但是如果是全校那就不一樣了,機關里面那么多行政人員,全加起來肯定要超過班級數,到時候無非就是搞競聘也好,搞輪換也好,總有辦法解決的,就咱們一個學院吧,說實話有點難以為繼。”

  辦公室里。

  劉梅砸了砸嘴巴,總覺得這個問題實施起來難度很大,周揚也不說什么,他當然知道班主任制度真正的精髓就是全面鋪開。

  但是張建啟目前的地位顯然還做不到這一點,他倒是知道最多兩年后就會全面鋪開,但是別人不知道啊。

  不過這倒是也從側面給周揚提了個醒,所以在方案里面,他對這個問題也進行考慮,那就是把整個方案分成三個階段來執行。

  這樣一來,既解決了劉梅所說的人員跟班級不匹配的問題,也給后面擴大實施面留下了空間和余地。

  周揚甚至暗暗在想,兩年后東大教務處跟人事處如果想制定相應的方案來推動市里的意見落地的話,最終會不會直接以他手上的這份方案作為藍本進行修訂。

  “周老師,我們辦公室01年的時候購買了一批電腦,這批電腦目前還沒過使用期,但是已經不能用了,能報廢么?”

  幾個人正說著話,突然小學教育系一個副教授推開門過來找到周揚。

  周揚最近一段時間覺得自己真的像是變成了教育學院院辦的哆啦a夢,劉梅也好,王琳琳也好,甚至隔壁的兩個辦公室,總會有人把問題拋給他,仿佛他這個腦子里什么東西都掏得出來。

  最近一段時間,這個趨勢甚至愈演愈烈,發展到不少專業老師也會過來跟他咨詢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這一切都源自半個月前張建啟將自己撰寫的那篇資產清查工作報告進行了全院通報,所以一時間,他赫然就成了學院的萬事通。

  所幸是通過這一次資產清查,他對學院近五年來的整體情況,確實有了一個非常全面的了解。

  “何老師,你說的是那批實驗室用的電腦吧,我記得前年實驗室就打過一次報告,系統里還有資產處的批文,說是要等到使用期過后才能報廢。”

  “對對對,就是那一批,還要等啊,問題是電腦都用不了了,擱那兒也占地方,能不能想辦法提前報廢處理掉啊。”

  周揚一聽這個問題就有些頭疼,但是也不能僵著,略作沉思后就說道:“這樣吧何老師,你先忙你的,我去咨詢一下資產處,有消息了給你回復,如果下班前還沒跟你聯系,你提醒我一遍。”

  看著那位姓何的老師離開,王琳琳立即朝他豎起了跟大拇指。

  “牛!”

  “不愧是老周同志,連這么早的事情都記得,看來這次清查工作真沒白干。”

  周揚笑了笑沒說話。

  裝逼么…格局當然要高點。

  上輩子在機關干公務員的時候,他老佩服那些坐了十幾年辦公室的老機關,對十幾年前發生的什么事情都了如指掌。

  這叫什么?

  一步不邁便知天下事,十指一掐略知一二。

  直白一點就是,除了耍嘴皮子,特么的啥也不是,好賴自己還能真的打電話去資產處給你咨詢一下。

  ……

  “對了周揚,你說上次咱們弄完資產清查寫的那個文章到底能不能發表啊?這都快一個月了,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

  “急什么,能發表的話遲早會發,不能發的話,文芳書記肯定會通知我們的。”瞄了王琳琳一眼,周揚倒是清楚得很,這丫頭就指著這篇文章呢。

  這一次的文章,周揚確實是照顧了王琳琳把她作為了并立第一作者,因為王琳琳下半年就可以申報中級職稱了,目前萬事俱備,就差一篇校定的a類文章。

  辦公室主任劉梅呢中級早就評上了,想上高級估計夠嗆,自己呢入職的時間不足一年,連申報的資格都沒有。

  本來最大的障礙就是李文芳跟童林生的署名,但是結果童林生主動提出了只掛個名字,而李文芳更干脆,有了之前那篇發表到頂級期刊思想理論研究的文章之后,直接就讓周揚自己決定了。

  所以最終文章的作者排名就是周揚跟王琳琳排第一,劉梅跟楊柯他們依次后排。

  “嘿嘿,我這不是等著它干大事么。”

  “放心吧,能發的概率比較大,就看是發到動態還是發到副刊了,副刊的話你也夠用,動態的話百分之百中級到手了。”王琳琳聞言頓時就裂開嘴樂得不行,仿佛文章已然成功發表。

  ……

  “老江,現在的年輕人還是厲害啊,花樣真多,連搞個資產清查都能跟黨建和思政教育聯系起來。”

  校長辦公樓外面,工作會剛剛結束,一群人烏泱泱地往外涌,不少人開始湊到一起閑聊。

  有那種煙癮大的領導三五成群湊到一堆,某個學院的副書記拍了拍江凡的肩膀感慨了一句,邊上立即有人接話。

  “胡書記你這叫政治不正確,東西南北中,黨管一切,資產清查工作怎么就跟黨建沒關系了。”

  “去去去,就你嘴皮子活兒。”

  “哈哈哈哈,我看哪你們這就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眾人笑了笑沒說話,這當然是開玩笑,畢竟周揚一個小科員,跟他們還差著十萬八千里。

  但是很多人心里清楚,這個周揚能連續兩次被校黨委胡軍書記提及,那個組織宣傳員怕也是干不久咯。

  就是不知道領導是會把他弄進校辦做御用筆桿子呢,還是進團委或者學生處去搞思政工作。

  這要是進校半年不到就去了校辦,那將來指不定又是一個校辦主任的潛力股,而且據說這家伙剛入職就已經在學院辦公會上幾次推翻了學院的意見,偏偏結果還真就成功了。

  老話說百無一用是書生,但是能文能武的書生可不能小覷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