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78章 瑪德,又讓他裝到了
  “……把黨性教育根植于工作中,以實踐推動理論發展,向來就是我們組織工作的優秀傳統。東海大學基層黨組織透過表現,發掘工作中的思想教育因子,無疑是一種思想上突破。”

  “新形勢下加強學生黨員的黨性教育,是我們保證人才隊伍培養政治正確,思想正確的重要方式,作為基層黨建工作者,這樣的探索是有益的……”

  辦公室里。

  胡軍幾乎是一字不落地看完了整篇頭條文章,并且連文章后面的編輯評論也看得很仔細。

  文章無疑這是一篇很不錯的文章,盡管組織專項工作的同時進行思想教育和黨性教育還談不上創新。

  但是就如同編輯的評述里面說的,想得到跟做得到是兩碼事,而且這篇文章雖然只是一片宣傳性的報道,但是文章里面卻列舉了大量的數據和工作成果作為支撐。

  所以胡軍很肯定,這一次教育學院的資產清查這項工作開展得很扎實。

  “周揚?”

  “又是這個小周,看來李文芳對她手底下的這個小兵小將倒是很照顧,不過這小子工作做得不錯,理論基礎也扎實。”

  胡軍當然知道周揚的這篇文章之所以能發表到思想理論動態上面,作為市教委思政處處長的李文芳肯定在中間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但是文章本身以及文章背后的做法也確實很有水平,否則即使有李文芳推薦也不可能被采納和錄用,就更別提直接上頭條了。

  確實有點意思!

  “至于這個資產清查工作…”想到這里,胡軍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作為校黨委書記,按理說這一塊內容不是他分管的,而是屬于校長李松林的業務板塊。

  但是胡軍周末去市教委那邊參加高校下半年重點工作會議的時候,委里的一把手在私底下隱隱跟他提到過,根據市里的意見,市教育局黨委這邊極有可能會把資產清查工作作為今年的一個專項工作來推進。

  如果這個判斷是準確的話,那這篇文章可就不僅僅只是一片理論文章了。

  這其實也跟時事態勢有關,年初的時候市紀委條線在清查全市教育衛生系統的時候,發現在資產管理這一方面存在許多漏洞。

  當初分管科教文衛事業的市領導還在工作會上點名通報批評了幾個單位,本來連胡軍認為這個事情應該是整改完就告一段落,畢竟資產清查工作在各條線的工作中應該是屬于那種比較靠后的事項。

  但是萬萬沒想到下半年市里竟然又發了一個補充通知,說是年底要開展回頭看的動作,所以市教育局黨委有這種考慮那也不稀奇。

  不過胡軍有些疑惑的是周揚究竟是真的有所預判?還是瞎貓碰到死耗子湊巧了?

  如果是后者的話,那也沒什么。

  但是要是前者的話……那就很不一般了。

  ……

  11點半。

  在位于學校南區的第三食堂里。

  周揚給安曉潔發了一條信息之后,立馬就打好飯菜找了一個靠墻的位置坐下來。

  不到幾分鐘就看到安曉潔跟著幾個同事笑嘻嘻地進了食堂。

  “曉潔,這邊!”

  周揚招了招手,立即就看到安曉潔巧笑嫣然地朝他看了過來,但是下一刻就被身側組織部的一個同事拉住了胳膊。

  “曉潔?哈哈哈,誰啊,叫得這么親熱?”

  “那還用說,肯定是小安的男朋友。”

  “沒有沒有,孫老師,不是我男朋友,就是一個朋友,是教育學院的周揚,我們一起面試認識的。”

  其實雖然已經入職了好幾個月,但是周揚確實還真就沒去過幾趟組織部,唯一去的兩次還是找干部科幫李文芳送材料。

  所以組織部那邊的人不認識他也不稀奇,甚至就連周揚自己都認不全組織部的人,現在跟安曉潔一起的四個人里面,他只認識組織部的副部長郝峰,另外一男兩女只是有些臉熟,估計是參加什么會議的時候見過。

  而此時聽到安曉潔的話,那個孫老師也驚訝地朝周揚看了一眼。

  “教育學院的周揚?是他啊,雖然沒見過面,但是他的名氣可不小,上次胡書記開會表揚的就是他吧。”

  實際上因為上次校黨委書記胡軍開會的時候公開表揚了周揚一次,所以周揚的名字確實在很多人耳朵里都出現過,不過也僅此而已,畢竟一個新進的小科員,也確實沒有什么值得關注的。

  “孫老師,那我就不跟你們一起吃啦!”

  “去吧去吧,小伙子看著不錯,曉潔把握住機會啊!”

  “哪有啊!”

  “哈哈哈!我說真的,有機會就要把握,免得被人捷足先登了。”

  “懶得理你們了!”

  很快,打好飯菜,安曉潔就端著餐盤坐到了周揚對面,只是被眾人打趣了一陣臉上似乎還有些紅潤。

  只見她抬頭看了看周揚,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都是你們組織部的同事吧,我就認識你們郝部長。”

  “嗯,除了郝老師,另外一個男的是我們辦公室主任孫立老師,那個年紀大一點的女老師是黨建科的曹向娟老師,剩下的是肖萍,比我們早進校一年,現在是校黨校的秘書。”

  組織部辦公室主任孫立,黨建科曹向娟,校黨校肖萍,周揚聞言笑著點了點頭,這些人以后自己都要經常打交道,名字自然要跟人對起來。

  有上輩子的經歷,周揚心里很清楚,在體制內混,遇人不識是大忌,認錯人更是要不得,至少在那些心眼不大的領導眼里,這絕對不是什么好事情。

  說起來周揚對于整個教育學院和東大各部門的架構以及頭頭腦腦的人物,其實都是下過一些功夫去識別的,但是整個學校教職工將近五千人,行政口的人數也不下一千,想短時間之內全部對上號也不是一個小工作量。

  說白了,他現在欠缺的還是時間,連人都認不全,想做到如魚得水恐怕還有點難度。

  好在至少目前教育學院這邊,他差不多已經都能對上號了。

  “你們辦公室里最近忙嗎?”周揚說道。

  其實開學已經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了,新學期的各項工作也早就進入了軌道,不過最近除了籌劃下半年的黨校培訓班以外,組織部那邊確實沒什么大動作。

  “還行吧,都是日常事務,下半年的重點工作還沒開始,估計要等到國慶后了。”

  安曉潔說完周揚點了點頭。

  東海大學的組織部其實是比較復雜,不僅僅包括了基層黨建,黨員的發展教育管理等常規事務,還有干部考察與管理,黨校,以及機關黨委。

  另外還有一位副部長高配學校離退休黨委的書記,級別是正處級,跟組織部部長的級別相當,一般是由那些年齡即將到崗的正處級領導在退休前擔任一屆。

  吃過飯,周揚也沒跟安曉潔多聊就各回各家。

  下午,院長張建啟早早就離開辦公室去校辦那邊參加新學期的學生工作會議,同行的還有學院黨委副書記江凡。

  主持會議的是學校黨委副書記,副校長童林生,除了童校長以外,校黨委書記胡軍也出席了這一次會議。

  然而在會上,校黨委書記胡軍在作總結發言的時候,卻再一次把周揚擺到了風口浪尖上。

  會議室里。

  又一次聽到周揚的名字從胡軍的嘴里蹦出來,教育學院黨委副書記江凡頓時就有些傻眼了,心里更是暗暗罵娘。

  周揚這家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他一個學院的組織宣傳員,怎么沒事就摻和思政工作,簡直就是離譜好不好!

  瑪德,又給他裝到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