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77章 開學第二彈之上頭條
  周揚是真的有點懵了,他也沒想到兩個人跑了大老遠來看個話劇,結果竟然還能看錯路找錯地方,一時間竟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哈!

  “你還笑!”安曉潔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隨即有些懊惱地盯著手里的票皺了皺眉頭。

  “不笑了不笑了,那你說現在怎么辦?要么我打個車咱倆現在過去?”說著周揚立即查了一下路線,但是這一看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臨青路跟臨菁路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居然差著半個多小時的車程,這個距離可不算近了。

  “算了,還有不到十分鐘就開場,咱們過去也看不了啥。”

  點了點頭,周揚也沒啥辦法,兩個人索性話劇也不看了,在附近找了一家商場逛了一下午這才回去。

  新的一周,禮拜一一大早。

  周揚跟安曉潔出門,順手把垃圾提到了小區門口的垃圾站,嶺南新村這個小區整體的環境還不錯,唯獨不好的地方就是扔垃圾的地方太遠了。

  35路公交車還是一如既往的人擠人,安曉潔上車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昨天的事情,竟然回頭朝周揚看了一眼。

  其實周揚原本的打算是買輛自行車上下班,畢竟嶺南新村到東大雖然坐車要二十多分鐘,但實際上騎自行車也就半個小時不到的樣子。

  不過從開學到現在他一直都是跟安曉潔一起上下班,兩個人似乎很默契,不管是誰先起都要等另一個,所以這個想法僅僅是在腦子里存活了幾秒鐘就被周揚丟到了九霄云外。

  東海大學本部分為南北兩個校區,中間隔著一條大概七八米寬的河溝,由1座天橋連接。

  車到站。

  因為教育學院和學校黨委組織部不在同一個校區,所以兩人進校后就分開了,周揚直奔右側的教學院行政大樓,安曉潔則繼續往前去了校黨委機關大樓。

  “中午一起吃飯!”

  “嗯吶,老地方見。”

  想了想給安曉潔發了一條消息,周揚人也趕到了辦公室。剛坐下來立即就看到院長張建啟拎著水壺從辦公室門口經過。

  “院長早!”

  “嗯,早。對了周揚,關于班主任制度建設的事情,我這邊已經拿到了江書記起草的方案,不過里面有幾個問題還需要重新考慮一下。”

  “你看這樣行不行,中午吃飯的時候你來叫我,咱們邊吃邊聊。”

  周揚一聽這話馬上就要答應下來,但是腦子里立即就想到剛剛才約了安曉潔中午一起吃飯,臉上不由自主地就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

  似乎是看出來他似乎另有安排,張建啟立即又說道:“中午沒時間是吧?那下午我抽空再找你。”

  “好的,院長。”

  走廊里,盯著張建啟的背影,周揚心里也有些疑惑,按理說那份班主任制度的實施方案是學院黨委副書記江凡起草的,即使里面有問題,那張建啟也應該找江凡才對。

  但是張建啟竟然要跟他聊一聊,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難道張建啟跟江凡之間有矛盾?

  應該不至于啊!

  兩個人以前一個是學院的黨委副書記,一個是基礎教學部的主任,業務上根本沒有多少往來。

  搖了搖頭,周揚也有些想不通。

  他當然不知道張建啟之所以沒有跟江凡聊這個事情,根子還是出現在之前他給張建啟寫的那份材料上面。

  之前為了填寫那份考察表,張建啟也找過江凡幾次,但是結果都不了了之,最終還是周揚寫的稿子解決了問題。

  所以有時候人的思維習慣跟行為方式,其實是很容易受到經驗的影響,在張建啟看來,方案是誰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誰能給自己解決問題。

  ……

  “哎呀,這一天天的什么時候是個頭啊我的娘。”

  辦公室里,王琳琳一大早就接到了學校科技處的通知,說是要編制學校“十一五”前半程的科研工作總結,同時還要統計近3年來學校科研工作項目情況以及論文成果。

  周揚雖然沒有經受過科研工作的內容,但是在辦公室里,任何事情一旦涉及到所謂的階段性工作總結和統計,那就必然是一項浩大的工程。

  更何況搞科研統計這種東西,最是容不得出錯,王琳琳手里固然有往年的資料作為支撐。

  但是老實說,體制內的工作有一個令人最厭煩的地方,就是同樣一種事情總是會翻著花樣地重復,重復也就算了,問題是你別老是換標準。

  就比如這一次。

  “我看這些人就是成天吃飽了沒事干,腦子里有包,這些數據他們科技處不是有現成的嗎,為什么還要重新統計一遍。”

  聽到王琳琳介紹了一下情況,劉梅當真是快人快語,這一張嘴啊確實不饒人。

  “梅姐你也說,關鍵是他們不光要重新統計,而且連統計標準都變了,明明有現成的資料,非要自己重新設計個統計表,他們都這么閑的嗎?有這功夫不如干點實際的。”

  聽兩人吐槽了兩句,周揚也就聽聽不說話,畢竟這種情況上輩子他見多了,也早就習以為常。

  “對了周揚,上次敬老節活動的那個新聞我怎么沒看到?你不會忘了吧?”

  劉梅的話讓周揚突然一愣,隨即就趕緊打開學校的主頁查看了一下整個9月份的新聞動態,這一查果然沒發現有新聞發出來。

  “梅姐,活動結束第二天我就發過了呀,我這里還有郵件記錄。”說著周揚就截圖給劉梅發了過去。

  “你等會哈,我打個電話問問宣傳部。”

  說完周揚立即給宣傳部打了個電話過去,片刻后…就無語住了。

  “梅姐,宣傳何進忘記發了。”

  “這個何進,到底能干點啥啊,發個新聞都忘了,不過你也太大意了,應該早點查一下,回頭張院長問起來又是個麻煩。”

  周揚點了點頭沒說話,不過私底下卻在跟何進聯系,讓他趕緊通過技術手段在后臺發布出去,修改一下發布的時間。

  其實何進人還不錯,兩人平時在一起也打過幾次球,就是這個做事的風格確實有點粗枝大葉。

  不過周揚的想法跟劉梅不同,工作中難免會出現疏漏,有時候其實也不需要太苛刻了,其實在實際的工作中,有大半的事情都是通過私交解決的,那種真正一板一眼完全按照規章辦事,多半效率不會太高。

  辦公室里,幾個人都各自埋著頭做事情,畢竟周一往往都是最繁忙的時候。

  ……

  校長辦公室里,校黨委書記胡軍習慣性地打開東海市思想理論網的頁面,長期在教育條線工作,胡軍很清楚政治思想正確的重要性。

  所以這么多年來,除了工作十分繁忙的時候,他都會關注思想工作領域幾個重要網站,隨時掌握思想理論研究領域的最新進展。

  然而這一次,胡軍剛打開網站,視線立馬就落到了網站封面頭條的一個加粗加黑的標題上面。

  “主動擔當作為努力爭優創先東海大學思政教育出新篇”

  而看到頭條標題里面的東海大學四個字的時候,胡軍頓時就愣了一下,隨即立即點開頭條內容。

  而此時,在這個作為整個東海市乃至全國思想理論界都極具知名度的網站上,今天的這篇頭條文章點擊率已然超過了十萬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