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72章 調動風波
  客廳里,周揚也是一臉的懵逼,臉上滿臉疑惑地盯著安曉潔,心里實在是想不出來自己又什么地方得罪組織部的領導了。

  “領導,我干啥啦?我上午一直坐在這里沒動過呀!”周揚確實覺得自己很冤枉。

  至于安曉潔說他混蛋?

  呃…說起來是挺混蛋的!

  不混蛋誰特么會答應安曉潔一個女孩子跟她一起合租啊。

  但問題是,我老周挺本分的啊,除了那次去關窗戶以外,根本就沒有進過幾次安曉潔的房間。

  除此之外,也從來不在屋子里做什么超出兩人約定條款的事情,比如不亂用別人的東西,不隨便帶人回來,不……總之零零總總就是一大堆。

  “懶得理你,你下次再這樣我要生氣了啊!”

  惡狠狠地瞪了周揚一眼,安曉潔也不搭理他又回了衛生間里繼續鼓搗那個洗衣機。

  但是周揚更糊涂了,平白無故被罵一通,離譜啊!

  “吃什么火藥了這是。”

  小聲嘀咕了一句,周揚繼續埋頭寫東西。

  然而此刻在衛生間正往洗衣機里丟衣服的安曉潔看了看地上的澡盆,臉色立馬就漲得通紅,心里更是把周揚罵了個狗血淋頭。

  這個混蛋!

  狗男人!

  烏龜王八蛋!

  我明明早就跟你說過了洗完澡自己換下來的內衣要么立馬洗掉,要么自己拿回房間里,他竟然還往衛生間里丟。

  關鍵是…關鍵是…你丟就算了,你別往我的澡盆里丟啊。

  有些嫌棄地伸出兩根手指頭,安曉潔就跟做賊似的朝客廳里瞄了一眼,見周揚仍然在全神貫注地打字,立即就眼疾手快地拿了周揚的那條小褲頭給扔到邊上的另一個洗澡盆里。

  隨即趕緊兒地拿起自己的洗澡盆狠狠地用水沖了幾次,然而安曉潔卻明顯感覺得到心跳砰砰地敲擊著胸腔的聲音。

  屋子里,周揚自然不知道安曉潔的小心思。

  老實說,他確實不是故意的。

  因為昨天晚上洗完澡之后,他原本是想把衣服一塊洗掉,但是正好接到了家里的電話,說著說著就忘掉了。

  “那個…領導,你們組織部有沒有關于新生黨員入學組織關系管理的文件啊?”

  正在衛生間里洗衣服的安曉潔突然聽到周揚的聲音,然而過了半天周揚都沒聽到動靜,扭頭一看,只見安曉潔正背對著衛生間的門坐在里面的小凳子上手洗襪子。

  這不會真的是跟我生氣了吧我的天!我也沒干啥啊!

  周揚覺得今天確實離了個大譜了。

  “喂!安曉潔同志!”

  “能說句話吧,晚上請你吃火鍋!”

  沒辦法,只能使出大招了。

  然而很快,周揚就傻眼了,平時屢試不爽的禁招,今天竟然不管用。

  “不吃,今天你請我吃火鍋也不能原諒你犯下的錯誤。”

  “不對啊,我到底哪里惹你了?”這下周揚文件也不寫了,趕緊的站起來朝安曉潔湊過去。

  “你自己再想想你昨晚洗完澡一副擱哪兒了?”

  見周揚走過來,安曉潔趕緊的把門半掩著不讓他進來隨即兇巴巴的問道。

  周揚聞言更是一臉的懵逼。

  昨晚洗完澡我把衣服放哪兒了?

  哎呦臥槽,好像真的忘了洗了。

  “那個…領導,真不好意思,我昨晚跟我媽打電話忘記洗了,就隨手丟在洗澡盆里了。”

  “你還好意思說,你把衣服丟在我的洗澡盆了!下不為例聽到沒有?”見周揚終于想起來了,安曉潔的火氣也消了大半。

  “行行行,下次再犯,我…我就搬出去!”

  “那倒不用,下次再出現這種情況,我就往你床上潑水。你自己看著辦吧。”

  想搬出去?

  門兒都沒有!我還指著有人跟我一起分房租呢,更何況有人做飯,上哪兒去找這種室友。

  老實說,一開始決定跟周揚合租之前,安曉潔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很忐忑的,畢竟一個男生跟自己住在一起,怎么都有點怪怪的。

  但是東海市的房租確實太貴了,就這么一個二室戶,條件是挺不錯的,但是每個月4000的房子也太貴了。

  扣掉房租,一個月的工資也就2000出頭剩下來,這還是因為組織部的崗位工資要比基層的學院高一些。

  其實放假那天跟周揚一起吃飯的時候,安曉潔就很刻意地打量了一下這個自己僅僅見過兩面,但是卻因為在同一個單位經常交流而變得莫名有些熟悉的朋友。

  不得不說,周揚身上那種穩重以及不做作的習慣確實讓她放心了很多,畢竟那個時候室友就已經有了要走的心思,自己也擔心到時候重新找的合租伙伴不靠譜。

  然而等周揚真正搬進來之后,她心里又變得無比忐忑,所幸兩人僅僅只是合租了一個晚上自己就回老家了。

  等她從湘南回來,看到屋子里幾乎沒有什么變化,反而干凈整潔不少以后,安曉潔才算是松了口氣。

  后來相處的這半個多月,周揚確實比自己早先預料的還要好一點,所以現在別說是她主動要把周揚給趕出去,就是周揚這個混蛋自己想搬走都沒門兒。

  “不至于吧領導,往我床上潑水,也太狠了!”

  “那你就別犯錯!咱們說好了,觸犯條例就要請對方吃頓好吃的。”

  周揚聞言頓時傻眼了。

  合著這頓飯還是要請唄!

  “請不請?你是不是想賴賬?”見周揚竟然沒說話,安曉潔又把門給拉開了,抬頭瞪著他問道。

  “請!誰不請誰是烏龜王八蛋,說吧,吃什么?你洗完衣服咱們馬上去,正好到飯點了。”

  早上為了睡會懶覺還沒吃呢,不就是一頓飯么,我老周也是月入十幾萬的人了好不好。

  “有間!”

  “行吧,就知道你要點這個地方,那你趕緊洗衣服,洗好了馬上出發。”

  說完周揚就繼續回去趕稿子,而安曉潔則繼續埋頭洗衣服,可能安曉潔自己也不清楚,08年夏日的這個晌午,兩人像極了一對情侶,而不是合租的朋友。

  可能很多年后回想起來,依然不會記起這樣的小事,只不過有些東西其實早就滲透進了思想,還有記憶里,最終沉淀成了一種叫做情感的新鮮事。

  ……

  有間飯店。

  周揚跟安曉潔剛剛上樓坐下來,還是挨著窗戶的老位置。

  然而很快口袋里的手機就嗡嗡的響個不停,消息是他跟劉梅和王琳琳三個人的小群里發出來的,發言的是辦公室主任劉梅。

  “你們聽說沒有?好像我們學院的院長人選已經確定了。”

  周揚盯著手機屏幕笑了笑也沒回消息,因為這個事情他心里其實早就已經判斷出來了。

  但是劉梅的下一句話,卻讓他不得不皺起了眉頭。

  “不光是院長的人選定了,我聽人事處那邊有人在八卦,說是文芳書記可能要調動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