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68章 原來院長竟然是他
  “中層干部**考察情況表”!

  張建啟的辦公室里,周揚死死盯著手里的這份表格,臉上雖然已然平靜無波,但是心底卻早就已經猶如掀起了驚濤駭浪一般。

  想不到!

  確實想不到啊!

  沒想到懸而未決遲遲沒有確定人選的教育學院院長一職,竟然會落到張建啟的頭上。

  雖然手上的這份表格里面并沒有說明太多的問題,但是不要忘了,周揚上輩子可是在基層的縣委辦公室里干了多少年的秘書。

  這種表格別管寫不寫具體的內容了,他就是隨便掃一眼都知道意味著什么。

  至于為什么他會如此肯定張建啟即將履新的崗位一定是教育學院的院長,而不是學校的其他領導崗位,周揚自然也是有充足的理由。

  首先張建啟自身的條件自然不必多說,剛剛五十出頭的年紀就已經擔任享受正處級待遇的基礎教學部主任將近十年的時間。

  除此之外,張建啟同時還是拿到過教育部長城學者稱號的國家級專家,加上一直在教育口的任職和教學科研經歷,學院里的其他幾個副院長相比之下還是差了一點。

  而且最重要的是,截止到目前為止,學院里面都沒有傳出半點哪個副院長受到組織考察的消息,偏偏自己手里的這份表格就是張建啟拿給他的。

  所以在拿到表格的那一瞬,周揚心底就有一種預感。

  不出一個月,張建啟的名字必然會出現在學校黨委組織部關于中層干部考察的公示名單里面。

  “這樣,你先把這份表格看一下,里面如果有什么內容是不了解的你再問我,我先去樓上的實驗室里一趟。”

  辦公室里,把表格交給周揚,張建啟跟他打了聲招呼,隨即就來開門去了樓上。

  而等張建啟一走,周揚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哭笑不得。

  這個張主任,真的就這么放心我?

  其實周揚并不清楚的是,在張建啟看來,手里的這份表格交給周揚,他剛剛其實也有那么一點遲疑的,畢竟組織部門還沒公示之前,有些東西是要處于保密的狀態。

  不過張建啟的思維屬于那種典型的學術派領導,他覺得周揚雖然是在辦公室里任職,畢竟入職的時間不長,對于組織口的這種材料應該還沒熟悉。

  再說了。

  自己只是讓他填個表格而已,周揚怎么可能會推斷出自己即將出任學院院長一職的事情。

  可能連張建啟自己都沒想到,周揚不僅僅極為熟悉這個表格,而且幾乎是立馬就斷定了他的下一站會是教育學院的院長。

  辦公室里,張建啟一走,周揚立即就掃了一遍表格上面的內容,很快心里差不多就已經有了主意。

  表格并不難,里面涉及到的關于資產的內容只有兩塊,這些數據他手里都是掌握的,填起來也快。

  不過火光電閃之間,周揚心里又想到了很多東西。

  雖然以張建啟的資歷跟條件,出任教育學院的院長肯定是沒有什么問題,但是作為學校規模最大的幾個學院之一,教育學院的領導崗位可不是那么好接手的。

  說的夸張一點,哪怕是一個副院長的背后,十有八九都有一位校領導的關系在,張建啟突然橫插一竿子,把原本幾個副院長競爭的職務拿到手,難道其他人就沒有想法?

  這在周揚看來,基本上是不可能。

  尤其是學院主管教學工作的副院長劉尚兵,據說劉院長是學校黨委副書記,常務副校長童林生的人。

  畢竟在擔任教育學院的副院長之前,劉院長在校辦那邊曾經掛職擔任過童書記的秘書,按照辦公室主任劉梅的說法,劉院長以前可是差點提拔為校辦副主任的,最后因為爭不過上一任校辦主任徐衛兵,這才被童書記安排到了教育學院這邊。

  現在張建啟突然搶走了原本極有可能屬于劉院長的位置,童書記那邊難道就沒有一點想法?

  要知道教育學院這邊,黨委李文芳書記是校長李松林的人,而眼下來看,張建啟十有八九是校黨委書記胡軍看重的。

  “還真是夠復雜的!”

  搖了搖頭,周揚也覺得真是有些頭疼,當然作為一個連副科級干部都不是的小科員,這些事情跟他其實也沒有太過直接的聯系。

  不過如果張建啟真的擔任學院院長職務的話,那他跟張建啟還真的要打好關系了,最起碼以后的工作不會給自己穿小鞋。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了小半個鐘頭,很快張建啟就從樓上回了辦公室。

  “怎么樣小周?有沒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

  一進門張建啟果然立即就朝周揚問道。

  “目前還沒有,張老師,這份表格里面涉及到資產這一塊的內容,大部分數據我那邊都有現成的,少部分內容需要整理一下,您看這樣行不行,表格呢我就不全部拿走了,我把這兩頁拿回去。”

  “今天…不,今天可能來不及,我最晚明天下午5點之前,用word寫好內容,然后發到您郵箱里,您看行不行?”

  周揚把時間定在明天下午5點之前其實也是有所考慮的。

  剛才他提出來要拿回去的兩頁表格,其實上面不僅僅有資產工作這一塊的內容,還有一塊是基礎教學部思政工作的內容。

  之所以拿走這一頁,周揚其實心里有個想法,就是到時候花點時間把這一塊也給張建啟寫個初稿。

  其實很多人認為在工作中主動攬活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其實不是這樣的,首先你得看這個工作是屬于誰分管的,對你是否有利。其次你要看這個工作是不是你的強項,能不能凸顯出你的優勢。

  很顯然,給張建啟干私活,在眼下看絕對屬于政治正確,而且本身朝領導靠攏就是一種很進步的表現。

  另一方面,不是周揚自夸海口,而是這段時間通過撰寫項目申請書,對于近些年來學院的思政工作,他可以說是掌握得非常全面的。

  所以冒出這個想法,周揚絕對不是在打腫臉充胖子,然后顧頭不顧尾地跟領導邀功。

  而是實實在在的知道自己應該干什么,能達到什么樣的一個目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