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57章 一如既往的被看不起
  “你說你們爺兒倆的膽子是真大,我到現在都跟做夢一樣,就這么把房子給買了。”

  “揚揚,你跟同學借的錢下個月能還掉吧,我就怕這錢還不上就麻煩了。”

  客廳里,一家三口從步行街那邊回來,看著桌子上的產證跟房子的鑰匙,王愛萍仍然有點懵。

  其實不只是自個兒老娘是這樣,周揚其實也有點暈乎乎的,這一個多禮拜連軸轉,辦事情的時候還好,神經一直繃著,腦子里也沒想這么多。

  這突然把事情給辦完了,前前后后加起來也就十多天的功夫,自己竟然買了一套房子,想起來都覺得跟做夢似的。

  考慮到以后自己還要在東海那邊買房子,所以家里的這一套,周揚也沒把產權寫在自己名下。

  “媽,你放心吧,下個月這個錢肯定能還掉,我這幾天跟同學都聯系過了,現在書的成績一直在長,下個月分到手的肯定不會比上個月少。”

  其實周揚還真就不是安慰王愛萍才這么說的。

  估計老胡這家伙也是被上個月拿到的稿費給刺激了,進入7月份之后,整個人就跟打了雞血似地。

  周揚聽他的意思,這家伙整個7月份的上半個月,幾乎天天都是窩在屋子里碼字不出門。

  一天往少里說也要更個四五章,狀態好的時候直接就是日更兩萬字,說是觸手怪都不為過。

  照他這么個寫法,7月份最起碼也能更個150章。

  恐怕就連地主家的牛都不帶這么使喚的吧!

  不僅僅如此,隨著胡勝利更新的量加大,書的成績也增長的極為明顯,加上這個月月初的時候平臺那邊狠狠推了一次,現在后臺的訂閱數據已經超過了7萬。

  而且這個月讀者打賞的數據也在直線上升,胡勝利這種嗑藥似的更新量帶來的效果確實很明顯。

  “那就好,我和你爸就是擔心借的這個錢,能還掉那就是最好的。”

  王愛萍雖說有些擔心,不過房子拿到手,夫妻倆臉上的笑容明顯也多了,就連走路都輕快了幾分。

  察覺到父母身上的這種變化,周揚心里當然是喜聞樂見,上輩子自己雖然大小最后也做到了一個正兒八經的科級干部,但是那時候母親王愛萍已經不在人世,有些遺憾注定是不能彌補的。

  這輩子重新來一次,很多事情都有了拾遺補漏的機會。

  悠閑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

  接下來的幾天,周揚自己也沒閑著,整天都跟他老子周向軍窩在家里商量搞快遞站的事情。

  按照周揚的想法,房子那邊二樓先不裝修了,一樓就簡單的處理一下作為快遞站的場地來使用。

  人手嘛等門面裝修玩,設備買好了再招,除了找一個懂電腦的跟單員以外,再找一個老實一點的人幫忙跑車收發快遞。

  為了防止周向軍不記得這里面的事情,周揚把條條框框都寫了下來,弄了一個簡單的項目方案。

  第二天一早,周向軍就拿著材料去相關部門辦理了申請營業執照的手續,周揚則幫忙聯系了實力的幾個快遞公司談簽合同的事情。

  08年東江市這邊的快遞業務還不是十分發達,不過市區也開始有人搞這個事情,所以相對來說條件還是比較寬松的。

  花了將好幾天的功夫把幾個合同都跑下來,時間已經距離7月20號沒幾天了。

  “爸,按照合同咱們家以后主要的業務就是楊樹坪街道這一塊,太多了你跟我媽估計也忙不過來。”

  “回頭我到了東海之后,花點時間好好琢磨一下,給你們寫一個管理辦法,咱們開這個快遞站點,不求能發多大財,重要的就是把口碑做好,把名聲做出來,服務質量做上去,到時候不管市場怎么變化,應該也少不了咱們一口吃的。”

  老實說周揚確實沒打算靠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賺多少錢,不過時代的發展趨勢就在這里,說的不好聽一點,站在這種風口浪尖上,就是一頭豬都飛得起來。

  所以能掙多少錢是其次,先把事情做好了。

  走在時代的風口上,生意總歸是不會太差,而且父母現在都是四十出頭的年紀,起碼還能干個十幾二十年的時間。

  “嗯,我心里有數。”

  客廳里,周向軍點了根煙,黝黑的瞳仁里發著奕奕神采,仿佛充滿了對生活的向往。

  周揚見狀心里也亢奮得不行。

  要知道,上輩子在母親王愛萍走之后,這一幕他可是朝思暮想了無數個日夜。

  如今重來一次,果然連呼吸的空氣都是香的。

  ……

  第二天一早。

  因為周揚已經買了7月22回東海的車票,所以吃早飯的時候,王愛萍就提了一嘴,說回東海之前,是不是去一趟舅舅王愛文那邊。

  畢竟都回來了,不去一趟也不像話。

  “媽,要么你跟舅舅打個電話問問,看看他什么時候有空,這兩天約個時間請他們去吃頓飯好了。”

  周楊家所在的楊樹坪街道是在東江市區的東北邊,而舅舅王愛文他們家是在靠近西北方向的經濟開發區那里,中間還隔著二十多分鐘的車程。

  “那我一會兒打電話問問。”

  吃過飯,王愛萍跟自家兄弟聯系了一下,約了晚上一起到市里的東升飯店吃飯。

  但是令人沒想到的是,可能是因為暑假的原因,東升飯店那邊的包廂竟然一個都訂不到,據說最近一段時間全部都被學生家長預定了請謝師宴。

  沒辦法,周揚只好預定了一個大堂的位置。

  傍晚5點鐘。

  周揚一家三口就提前去了東升,在08年的東江市,東升飯店是當地人最喜歡的一個家庭聚會場所。

  當然,以父親周向軍跟母親王愛萍的收入水平,如果不是請舅舅一家人,像東升這種地方,無論如何是不可能會經常光顧的。

  反倒是舅舅王愛文一家是這邊的常客,舅舅王愛文雖然只上了一個專科師范學校,但是在那個年代也算是體面人了,除了老表周勇能掙錢以外,自身又是東江市經濟開發區教育局的干事,在老王家當然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要我說,好歹東海大學也是211的名校,揚揚你學的又是公共管理,不考個公務員實在是可惜了,留在學校安穩是安穩,但是掙不了什么錢,又沒有公務員的待遇。”

  果然,兩家人一坐下來,舅舅王愛文就忍不住開始打官腔拿捏,不過周揚也知道舅舅王愛文雖然說話直,但是心腸還是好的,上輩子自家確實受他照顧不少,所以笑了笑也沒說話。

  “你少說了兩句,我看揚揚留在大學里工作也挺好的,不過揚揚,你們學校一個月的工資到底有多少,有這個數沒有?”

  邊上舅媽楊紅霞難得擠兌了舅舅一句,不過隨即就朝周揚舉了一根手指頭問道,然而一聽周揚說到手三千左右吧,楊紅霞臉上的表情馬上就拉下來了。

  “才三千?這不怪你舅舅說你,確實少了點。”

  “別說在東海市,就是咱們東江也不算多的了,我看你這個工作不行,時間長了別說買房買車,能餓不死就算是好的。”

  一句話說得周揚心里都直咯噔,幸好是之前買了房子,要不然這會兒父母心里又該發堵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