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48章 家鄉領導
  飯桌上校黨委副書記童林生作為整個包廂里唯一的副廳局級干部,自然做了一番講話。

  東江市教育局的那位黃和平黃局長見狀也熱情的不得了,酒過三巡馬上就拉著童林生稱兄道弟,儼然一副知己的做派。童林生長期負責學校的外事工作,應付起來自然也是得心應手。

  看到兩個主要領導聊得熱火朝天,眾人除了低聲說著話,倒也沒有人覺得奇怪,畢竟都是官場上的老油子,對他們來說也是司空見慣。

  難得趁著眾人吃飯的時間,周揚謝絕了劉梅請他去隔壁的休息室里喝咖啡的提議,獨自下樓在酒店外面站了一會兒。

  酒店門口的停車位上停著一輛紅色法拉利跑車,牌照也是一串很吉利的數字,于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畢竟在08年,這種車再加上這種牌照確實也不多見。

  在樓底下抽了根煙,周揚隨即就上了樓梯,正好碰到從包間里出來的劉梅,看到周揚的時候劉梅立即招了招手說道:“趕緊趕緊,童書記叫你進去。”

  周揚頓時愕然。

  吃飯的時候童林生竟然會找他?

  “啥事兒啊梅姐?又有任務?”他確實想不明白童林生這個時候找他會是什么事情。

  畢竟認真說起來,除了平時開會以外,自己跟童林生也就是人事處面試的那天接觸過一次。

  “我哪里知道,不過剛剛文芳書記跟那個黃局長提起來你也是東江人,估計是見見老鄉吧,等會好好表現,那可是你們老家的領導。”

  點了點頭,周揚也沒說什么,立即就跟著劉梅朝包廂走過去。

  然而推開包廂的門進去的時候,周揚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他倒是不指望飯桌上會出現什么相敬如賓的情形,動動腦子都知道不可能。

  但是眼前看到的情形也太令人磕磣了一點,除了教育學院這邊的一個副院長跟不勝酒力的李文芳以外,眾人居然都喝的滿頭大汗,那位黃局長更是滿臉通紅。

  而等周揚和劉梅推開門進去,童林生立馬就朝他招了招手笑著說道:“小周,來來來,陪黃局長還有幾位領導喝一杯,我聽文芳書記說你也是東江人,這都是你們家鄉的領導。”

  說完,童林生又轉頭跟黃和平說道:“黃局長,你別看小周年輕,他現在可是我們東大有名的筆桿子,你們東江出人才啊。”

  一聽童林生的話,黃和平原本有些渾濁的眼神頓時也變得清醒了不少,不管是在體制內的習慣也好,還是童林生的這一番話也罷,黃和平都覺得眼前的年輕人應該是有些來頭,于是立即就扭頭就朝周揚看過去。

  “哦?小周是東江什么地方的人。”

  “領導,我家是臨江區的,楊樹坪街道。”周揚這會兒聞著包廂里濃郁的白酒味,心里也知道眾人估計都沒少喝酒。

  但是剛剛劉梅說得對,黃和平作為老家那邊的教育局領導,如果有機會的話,他自然也想結識。

  當然周揚也清楚,以自己現在的地位和身份,想進入這種圈子恐怕還有些難度,所以索性也就放開了。

  只是他沒料到的是,一聽自己自報家門,那位黃局長竟然霍地站起來,也不顧兩人的身份差距,直接就繞過童林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童書記,你說這巧不巧了,我跟小周不光是一個市的,而且還是一個街道的,這還真是老鄉中的老鄉了。”說著就要舉起手里的酒杯。

  然而周揚可是嚇得不輕,他哪里敢讓黃和平給自己敬酒啊,于是當即二話不說,拿起邊上的一個玻璃杯倒了滿滿一杯酒,大概有1兩的樣子,舉起杯子就跟黃和平說道:

  “那確實是巧了,在學校里也能碰到老家的領導,我是晚輩,先敬您一杯。”

  說著就在眾人一臉詫異的眼神里面仰頭把酒倒進了喉嚨,完了立馬又倒了一杯,再次說道:“黃局長,這一杯是歡迎領導蒞臨東海大學。”同樣又是一口燜。

  這一下,包廂里眾人臉上的表情頓時就變了。

  然而周揚還沒結束,緊接著又倒了滿滿一杯,然后跟黃和平碰了碰杯子說道:“黃局長,這第三杯,是我斗膽代表教育學院辦公室的同事們,感謝家鄉的領導對我們畢業生工作的支持。”

  一口氣喝了將近三兩的白酒,即使是上輩子自認半斤打底,一斤不紅臉的周揚這會兒也忍不住咽了咽嗓子。

  然而此時此刻,包廂里的眾人看著他的表情卻齊齊變了個顏色,就連一向跟周揚有些不對眼的學院黨委副書記江凡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畢竟就周揚這么個喝法,一般人那是真的玩不了。

  這時候,校黨委副書記童林生也很意外地看了周揚一眼,隨即就拉了拉黃和平的手臂,說“黃局長,我們小周這個酒量可以吧?”

  黃和平這會兒也舉杯淺酌了一小口,聽到童林生的話,臉上的表情也是高興得不行。

  “可以可以,看來小周不光文章寫得好,這酒量嘛也是海量。”

  黃和平的話音剛落下,早就已經瞅準機會倒好酒的周揚哪里會放過這個機會,只見他當即就舉起杯子說道:

  “領導們太抬舉我了,我能寫出這么點東西,也是我們童書記跟文芳書記指導的好。正好今天領導們都在,童書記,我也敬您三杯。”

  說完,周揚頓時就在眾人一片魔怔的表情中連干了三杯高度白酒,這一下子不僅僅是黃和平,就連童林生都忍不住多看了周揚兩眼。

  “哈哈哈哈,你這個小周,我看黃局長沒說錯嘛,確實是海量。”說完又扭頭看了看黃和平,隨即看著包廂里的眾人笑著說道:

  “我們這個小周啊,說他是筆桿子,那可不是假話,寫的文章那可是連文剛部長都稱贊不已啊。”

  “文剛部長?童書記說的是教育部的楊文剛楊部長?”這一下,黃和平是真的有些吃驚了。

  而看到童林生點了點頭,臉上原本還有些作偽的表情霎時就變得有些不一樣,竟然拉著周揚又喝了一次。

  “哎呀呀,不得了不得了,看來這一次來東大是來對了,都說東大的領導班子強,我看不光是有童書記這樣的好領導嘛,培養的人才也是一流的。”

  ……

  “你沒事吧周揚?”

  校園里,喧囂散去,一切都恢復了平靜,把東江一行人送回賓館之后,周揚跟劉梅兩人在學校的操場上走了一會兒散散酒味。

  “沒事,梅姐。”聽到劉梅的聲音,周揚說著忍不住就打了個酒嗝。

  “讓你逞能,今晚怕是喝了不止一斤吧。”

  周揚笑了笑沒說話。

  一斤?開玩笑,最起碼一斤半,要不是他天生酒量就好,這會兒怕是早就不省人事了。

  不過周揚心里很清楚,這一頓酒確實沒有白喝,學校黨委副書記童林生那邊有沒有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好說,但是東江市教育局的那位黃局長恐怕確實上心了。

  剛才把人送到賓館去的時候,黃和平硬是拉著他去屋子里聊了一會兒,兩個人還加了聯系方式。

  關鍵是這一聊,周揚竟然發現黃和平現在住的地方竟然跟老周家只隔了一條街。

  其實有時候周揚也在想,人生其實就是一個名利場,上輩子也好,這輩子也罷,人人都是為了名利而來,為了名利而去。

  只不過有時候,除了運氣,也需要一些手段而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