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46章 教育學院的新筆桿子
  午后的斜陽灑落在辦公桌頭上,周揚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腦桌面,這臺電腦是江濤走之后留下來的,配置不是很新,不過運行速度比較流暢。

  08年的時候事業單位對于電腦這種用品的采購雖然管理沒有太嚴格,不過因為資產處有規定,所以電腦在使用年限內也是不允許隨便置換。

  此刻周揚正在詳細地打量思想理論研究編輯部給他發過來的郵件,不過令周揚有些詫異的是按照郵件里面的內容,雜志社的這位劉主編很明確地通知他這篇文章已經被錄用了,而且將會在7月刊里面特別刊發。

  要知道按照此前他查閱到的信息,思想理論研究作為國內思想理論界最頂級的雜志,審稿的時間一般都會比較漫長,最少也有三個月左右才會回復。

  所以這個特別刊發,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走的特殊通道。

  當然,碰到這種情況,周揚一時間也平靜不下來。

  畢竟即使是上輩子,他作為縣委辦的頭號筆桿子,最巔峰的時候都沒有發表過這么頂級的雜志。

  對面劉梅朝他瞥了一眼突然忍不住打趣道:“周揚,我看你這有點過于興奮了,文章不是早就已經錄用了嘛。”

  周揚楞了一下,這才知道劉梅原來是誤會了,不過他也沒有過多解釋。

  其實這個時候學院黨委書記李文芳也接到了校黨委書記胡軍的電話,相比于周揚,李文芳當然更清楚這個特別刊發的意思。

  在電話里,校黨委書記胡軍的態度非常明確。

  “文章是好文章,教育部的機會也很難得,但是如果做不好下一篇文章,那它就僅僅只是一篇文章,文芳同志你明白吧?”

  李文芳雖然被胡軍兩句繞口的話弄得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但是很快就明白了胡軍的意思。

  意思就是周揚的這篇文章不僅僅是一個報告,而是受到了教育部分管領導高度重視的思想理論研究成果。

  東大雖然是綜合性的大學,但是在社會科學研究這一塊一直都是比較薄弱的,前兩年搞學科評估的時候,整個教育學院近三年竟然拿不出一個排的上號的理論研究。

  要不是前幾年積累的東西比較扎實,那評估就成了一個笑話。

  所以既然現在有這篇論文作為突破口,教育學院完全可以借機打破常規,以點帶面形成一批研究成果。

  只不過在李文芳看來,想達到這個目的也不是那么簡單,而這其中最為關鍵的,當然就是周揚這跟筆桿子。

  “書記,我明白,您放心,我會跟周揚好好聊聊這個問題,盡快抓緊時間圍繞這一次的報告把項目方案做出來,爭取能上下一批的重點社科項目申報計劃。”

  在李文芳的想法里面,校黨委書記胡軍顯然不僅僅是滿足于一篇文章,最起碼也要拿到一個國家級的重點項目才行。

  如果是其他的方向,比如黨建課題,李文芳自然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如果是思政工作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近幾年國家對思政工作的重視程度一再加碼,現在不僅僅有制度化的思政工作會議,而且還列入了國家社會科學發展的項目計劃里面,如果能拿到一個重點項目的話,那不僅僅對于教育學院來說是一個極大的突破,對于東大的學科評估來講也很了不起。

  辦公室里,周揚回復好編輯部的郵件,時間已經是下午4點多鐘了。隔壁學工辦公室的新進輔導員楊柯突然跑過來,說“揚哥,下午打不打球?”

  5月這一批新進的人員里面,教育學院這邊一共占了兩個名額,都是輔導員,一個就是楊柯,另外一個是個女生。

  楊柯的性格屬于那種比較活絡的類型,這大概也是人事處那邊選擇他的一個重要原因,畢竟以楊柯非985跟211的出身,一般是很難被錄用的。

  “算了,今天晚上要加班寫稿子,書記還等著要,過兩天吧。”

  “對了楊柯,你暑假留校還是有外出安排?”

  楊柯的為人還不錯,沒有學工口那幾個老油條的世故,周揚想著暑假如果楊柯不外出的話,倒是可以讓他一起做一下資產清查的工作。

  “暑假?今年暑假我就在學校,不是要值班么,我懶得回去了。揚哥你有事?”

  其實對于周揚這個跟自己一樣都是剛進來,但是要比自己早將近一個多月入職的“前輩”,心里多少是有些敬畏的。

  尤其是先前周揚在學院辦公會上跟領導提建議,以及前幾天在辦公室里發脾氣這兩件事給他的印象很深。

  楊柯有時候一直在想,自己什么時候做事情能有周揚這種魄力就好了,但實際上人的性格真的會影響到工作和交際的方式,周揚這種他怕是學都學不會了。

  “事情倒不是什么大事,我今年暑假要做一個資產清查的項目,你要是有空的話可以一起跑跑,回頭跟文芳書記申請給你做加班費,要是有項目成果出來,到時候記你一功。”

  “那沒問題,揚哥你什么時候安排好隨時通知我就行。”

  周揚笑著點了點頭,他也沒想到楊柯會這么干脆。

  然而片刻后,等周揚去了原黨委書記李文芳那邊,學工口的辦公室里,楊柯卻陷入了幾個人的包圍之中。

  “小楊你不會真的去跟周揚搞資產清查吧,放暑假出去玩玩不香么?”

  “就是,我看周老師也是閑的沒事做,資產清查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而且學校又沒有要求,動它干啥。”

  辦公室里,幾個人嘰嘰喳喳地議論個不停,其實自從李文芳同意周揚的方案之后,幾個辦公室里已經議論了好幾次,總體的意見就是周揚吃飽了沒事干。

  “還行吧,反正我也沒事,而且周老師不是說能有項目成果么,到時候應該會發論文吧。”相比于這些老油條,楊柯的思維還是比較單純的。

  “發論文?想多了吧。”

  “搞個資產清查能發什么論文!”

  “再說了,雖然周揚剛發了一篇b類,但是那玩意兒咱們學工口的沒啥關系的。”

  楊柯笑了笑沒說話,但是心底隱隱覺得周揚應該有自己的主意,而且自己作為一個新人,老實說,跟周揚相處的感覺比待在辦公室更舒服。

  然而就在這時,學院擁有300多號人的qq工作群里,學院黨委書記李文芳卻突然發了一條艾特全體的通知。

  “各位老師,通知一個好消息,由辦公室周揚老師跟我合著的研究論文《以三全育人體系提升新時代思想政治工作成效》已經通過編輯部的審稿,預計將于下個月發表在思政領域頂級期刊《思想理論研究》上面。”

  剎那間,整個辦公室里一下子就炸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