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41章 該死,這是怎么回事?
  沒有任何懸念,聽到李文芳竟然真的采納了周揚的意見,更改了學院執行近3年的假期值班方案,眾人都紛紛起身離開會議室。

  但不管是劉梅還是學工辦的那一群輔導員,都被周揚驚人的舉動給震得不輕。

  然而此刻周揚卻顧不上眾人眼里詫異的神色,看到黨委書記李文芳回了辦公室,立即就緊跟著敲開了門。

  “書記!”

  “有事?”

  李文芳的臉色其實并不是十分好,盡管她知道周揚今天的提議并沒有什么私心,但是這種公然跟領導唱反調的做法卻十分不可取。

  當然即使是她也不得不承認,周揚在會上的分寸把握得很好,意見歸意見,至少也提出來了可行性的解決方案,比那種只提意見不解決問題的空洞之談要實際。

  而且看似沒有一句狠話,但是卻很好地傳達了一種為人事處的態度和氣勢,起碼眾人都能看得出來周揚不是以前江濤那種好好人,誰耍橫誰就可以拿捏拿捏的軟柿子。

  其實有那么一瞬,李文芳也有些看不明白,周揚不過21歲的年齡,怎么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老狐貍,難不成真的是天賦?

  “是這樣的書記,前幾天您去參加論壇的時候,我簡單寫了篇稿子,是關于以辦公室制度化建設推動二級學院黨委戰斗力的,稿子我已經打印出來了,您要是有空的話,請領導批評指正。”

  辦公室里,周揚當然看得出來李文芳對自己剛才在會上的做法應該是略有微詞。

  不過人情世故本來就是一門大學問,在體制內做事情更是如此,更多的時候是借力打力和利益交換,面子不面子的反而是其次,尤其是在權力面前,面子就是個笑話。

  上輩子周揚初出茅廬沒有領悟到這一點,做事情不說是縮手縮腳,但是也絕對做不到眼下這般泰然處之。

  說起來今天他之所以提出來這個意見,一方面是為了把自己從辦公室的內耗里面摘出來。

  但是更重要的是加深自己處事果決,能扛得住事的人設,這一點對于即將著手的資產清查工作很有必要。

  資產清查工作涉及到整個學院的方方面面,以他一個剛剛進校的畢業生身份來主導這樣的工作,難免會碰壁。

  但是如果能把自身的姿態擺出來,那至少在三個辦公室內部的阻力會小很多。

  當然,打消李文芳的顧慮也很重要,畢竟如果讓李文芳產生一種自己是那種恃寵而驕的印象,那就得不償失了。

  果然,聽到周揚的話,原本還在收拾東西準備去校辦開會的李文芳立馬就愣了一下,隨即就從周揚手里接過打印好的文稿瞄了一眼。

  這一看李文芳心里也說不上來為什么,剛才心底那點不快頓時就煙消云散了,因為在文稿標題下面的作者署名位置赫然寫著兩個名字,她的名字在周揚前面。

  如果是其他人交給李文芳這么一篇稿子,作為黨委書記,李文芳自然還要拿捏一下,畢竟一般的文章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把她拉上去的,但是經歷過這次論壇,李文芳比誰都清楚周揚這根筆桿子的厲害。

  說的夸張一點,只要周揚愿意寫,發表個三篇五篇高質量的論文問題一點都不大。

  而這些東西對于已經晉升到黨委書記這個層次的李文芳來說,恰恰是最需要的,直接關系到她明年晉升副高職稱能不能通過的問題。

  “我就說你們年輕人的腦子就是靈活,制度化建設這一塊一直都是黨委工作的重點和難點,你能把辦公室的制度化建設跟增強黨委戰斗力結合起來,思路確實不錯。”

  “這樣吧,我馬上要去校辦那邊開會,稿子你先放在我這里,回頭看完了我再跟你細說。”

  見李文芳確實像是要出門,周揚也不多說,點了點頭就徑直回了辦公室。

  剛一進辦公室周揚就被劉梅等幾個人狠狠地打趣了一番畢竟這一次能把人均假期值班的時間縮短最少一半,他可是功勞最大。

  “梅姐,你就別調侃我了,要不是你提醒我,我哪里知道還有這么回事,都是領導指導的好。”

  “貧吧你就,不過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哈哈哈。”哪里會有人不喜歡聽好話的,周揚這種不攬功的態度劉梅自然很喜歡。

  然而此刻在學院黨委辦公室里,黨委副書記江凡的臉色卻有些難看,老實說他也沒有想到周揚一個新進科員竟然屢次三番會在學院辦公會上讓自己有一種無力感。

  偏偏這兩次周揚把握的時機都很好,第一次提出要重新分配畢業工作的時候,三個副院長都是一副支持的態度,讓他無話可說。

  這一次就更離譜了,作為學院黨委副書記,他不僅僅不能反對周揚關于減少暑期值班時間的意見,甚至反而要支持。

  辦公室里,雖然此刻距離會議結束已經過去了將近三個小時,但是在江凡看來,這個會開的簡直比令人吃了一只蒼蠅還要惡心。

  當然,作為學院負責學工工作的黨委副書記,江凡也知道自己還管不到周揚,畢竟不管是從職務上還是工作上劃分,周揚都黨委書記李文芳的人。

  然而就在此時,桌子上的手機卻突然嗡嗡響了起來。

  江凡微微皺了皺眉頭,稍稍平靜了一下腦子里的思緒這才拿起話筒:“你好,我是江凡,您找哪位?”

  “江書記,我王華啊,你們學院那個周揚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瞅著他應該是你們學院辦公室剛進來的新人吧?他一個院辦的人怎么還搞起思政工作起來了?”電話那頭學校學生工作部的副部長王華壓低了聲音說道。

  “什么?你說周揚?我不了解情況啊。”江凡腦子里有些迷糊。“他搞思政工作?這怎么可能!他是我們學院新招的組織宣傳員,再離譜文芳書記也不可能讓他去搞思政工作啊!”

  “怎么不可能!下午剛開的書記辦公會,胡軍書記可是把我們劈頭蓋臉地罵了好一通,說我們工作不到位,沒有進行實際調研,理論研究不深入,開展工作經驗主義,一屋子人被說得云里霧里的,最后才點名表揚,說基層工作人員要多向你們教育學院的周揚學習,我這正納悶呢,哪兒又冒出來一個周揚了。”話筒里王華戲謔著說道。

  “老王,具體是什么情況你知不知道?”辦公室里江凡皺了皺眉頭問道,這事兒已經完全超乎他的預料,甚至連什么情況都不掌握。

  “我要是知道哪里還會打電話問你,這不剛開完會,現在幾個領導都是一頭霧水,你趕緊幫我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情況,這不掌握情況誰知道怎么搞啊。”王華在電話里忍不住吐槽起來。

  聞言江凡頓時也是臉色大變,等掛了電話也沒遲疑,立即起身要出去,但是還沒走出門又坐了回來,腦海中頓時思緒翻飛。

  很顯然,王華的這番話肯定不是胡說的,但問題是校黨委胡軍書記怎么可能會公開表揚周揚,這也太離譜了一點。

  沒有辦法,江凡只好發消息問了幾個跟周揚走得近的輔導員,但是一連問了三四個人,都說不了解情況。

  他想了想,又發消息問了一下團委書記袁倩,結果袁倩說這事兒估計要問文芳書記,據說上個月文芳書記好像讓周揚寫過一篇文章。

  隱約抓到一點靈感的江凡腦子里立馬就想開了…不出意外的話,那應該就是這個月月初學院黨委書記李文芳參加華東論壇那一次,難不成周揚寫的文章有問題?

  不得不說江凡的思維還是很快的,立馬就瞄準了問題所在,但是江凡也知道,這事兒肯定不可能直接去問李文芳,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周揚了,只是他怎么開口?

  想了想,江凡突然有了辦法,立即就拿起手機撥通了母校那邊原來的研究生導師,也就是東海外國語大學語言學院黨委書記的電話。

  “老師,您也是剛回來吧,之前不是聽說您去參加華東論壇了。”

  “嗯嗯,我最近還好,這不是剛看到新聞,所以打電話跟您聊聊。”

  “您說的是文芳書記吧,她現在是我的直屬領導。”

  ……

  “你們文芳書記這一次可是出了不小的風頭,就連教育部的楊文剛楊部長都贊不絕口,我看吶你要多跟文芳書記請教請教,做思政工作,她可是專家。”

  辦公室里,聽到話筒里的聲音,江凡頓時如遭電擊,整個人當場就愣住了,一直到掛完電話還有些沒回過神來。

  “這…這怎么可能!李文芳一個二級學院的黨委書記,竟然能得到教育部領導的賞識!”

  江凡腦子里想了各種可能,但是怎么也沒想到,問題的根源竟然會是在這里。

  (ps=終于10萬字了!各位大佬看完點個催更,加一下書架啊,10萬字沖沖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