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39章 周揚的機會
  宿舍里,周揚接通李文芳的電話,簡單地說了幾句話后立即掛斷,但是隨即他卻陷入了一陣狐疑之中。

  “還要改?今天禮拜三,論壇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原來李文芳打這個電話過來的意思,竟然是讓他重新在之前那篇文稿的基礎上再做一次修改。

  但是按照周揚的想法,這篇文章主要的作用就是作為這一次二級黨委書記論壇的報告,既然論壇都結束了,那還要改什么?

  確實很有些奇怪。

  不過周揚也沒多想,只好重新打開電腦把整篇文章從頭到尾又一次梳理了一遍,這才按照李文芳提出來的幾個小意見把其中的一些說法做了修改。

  第二天一早。

  周揚剛到辦公室坐下來,然后把昨天晚上改好的文章給李文芳發過去,還沒過半個小時,李文芳就打電話讓他去一趟辦公室。

  “梅姐,書記找我,我過去一下!”

  辦公室里,劉梅聽到周揚的聲音臉上的表情也是一陣愕然。

  “書記回來了?”

  “應該是吧,她打電話用的就是辦公室里的座機。”

  見劉梅點了點頭,周揚這才去了李文芳的辦公室。

  ……

  “李書記,您找我?”

  周揚敲開門的時候,李文芳似乎也是剛到,正在辦公室里拿著水壺給墻角的幾盆綠植澆水,看到周揚進來立馬放下手里的水壺招呼他坐下來,隨即就從桌子上拿了一份還散發著油墨味的稿子給周揚遞了過去。

  “稿子我剛看了,基本上差不多,是這樣的周揚,找你過來主要是跟你說一下,接下來這篇文稿要投到思想理論研究那邊,到時候發表出去會把你的名字署上去。”

  李文芳直接切入話題,抬眼看向周揚,臉上的表情也看不出來她的真實想法,周揚連忙認真聽著。

  但是李文芳剛一說完,他立馬就覺得腦袋里嗡地一聲,一時半會之間竟然沒回過神來。

  文章投到教育論壇去發表?而且還要署自己的名字?這是什么情況?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思想理論研究應該是國內最頂級的期刊,屬于核心期刊的范疇,而且還是最頂級的那一類。

  關鍵是這篇文章雖然是他執筆撰寫的,但是作報告的是李文芳啊,如果署名的話那也應該是署李文芳自己的名字,怎么會署他的?

  就在周揚愣神之際,李文芳則繼續說道:“這一次二級學院黨委書記論壇,教育部那邊也有相關的領導出席,學校胡軍書記也在現場,幾位領導對這篇稿子都很重視,所以投出去通過的問題應該不大。”

  “思想理論研究是核心期刊,在這個上面發表論文,對于你個人的發展也是有好處的。”

  “我的意思是,既然這個報告能引起領導的高度重視,你自己考慮一下,是不是可以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深耕,看看能不能再寫出點東西,到時候我想辦法再向領導推薦推薦。”

  辦公室里,李文芳的語氣顯得十分平淡,如果是上輩子剛出茅廬的時候,周揚聽到這種話,肯定會跟打了雞血似地拍胸脯做保證。

  但是現在,他卻覺得自己后背心有些發涼,一篇能發表在思想理論研究上的文章,作為學院黨委書記的李文芳居然要署自己的名字,這不是扯犢子么?

  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以李文芳的身份,完全可以把文章據為己有好不好。

  翻了翻手里的稿子,周揚心底突然一動,終于意識到李文芳找自己的真正意圖,隨即思緒竟然變得無比平靜。

  抬頭看了看李文芳,周揚說道:“書記,這樣不好吧,畢竟文章的思路是您提供給我的,而且我也只是做了一點查閱資料和填充材料的工作,主要的思想和框架還是您考慮好的。”

  “您看要么文章還是署您的名字,實在不行的話,您把我放在最后面就行了,我也沾沾領導的光。”

  辦公室里,周揚說完立即就察覺到李文芳眼里掠過一絲極不起眼的笑意,心里哪里還不明白自己猜對了領導的心思,當即就說道:

  “領導,您看這樣行不行,這不馬上要放假了,我趁著這段時間再好好想一想,正好文章里面有幾個點我覺得還可以深挖一下,到時候我寫兩個框架請您把把關。”

  果然。

  周揚說完,李文芳臉上立即露出一絲明顯的笑意。

  “這個沒問題,你們年輕人思想活躍,腦瓜子也轉得快,不過經驗上嘛畢竟還是有所欠缺,你先寫,等寫好了我再看看,回頭要是能出文章,到時候再投出去試試。”

  “投不出去也不要緊,就當做是積累經驗,真能投出去,我們學校思政口還是能評職稱的,到時候我再幫你推薦推薦。”

  “謝謝領導,那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辦公室了。”

  見李文芳點了點頭,周揚立即起身回了辦公室,不過剛一出門,他就不由得握了握拳頭。

  毫無疑問,既然李文芳如此鄭重其事地提這個問題,那恐怕這篇文章不僅僅只是受到領導的重視那么簡單。

  畢竟周揚自己心里也清楚,文章里面的很多觀點在08年的時候還沒提出來,但是再過幾年卻會成為高校思政工作的主流,論理論價值絕對不會低。

  不過他也很清楚,雖然自己不能作為獨立撰稿人發表,但是看李文芳的意思,顯然是想把自己作為并立第一作者。

  這樣一來的話,糾結文章是不是自己獨立寫的根本就沒有意義,而且有李文芳擋在前面,也會減少很多麻煩。

  最重要的是,自己這個筆桿子的作用,可以說終于是顯露出來了,這一點才是他最看重的。

  要知道做辦公室工作,出彩的機會本來就不多,但是如果有一項領導都很難拒絕的獨門絕活,那就完全不一樣了,江濤的例子可是就在眼前。

  回到辦公室里,周揚也沒多說什么,但是很快,下午剛剛上班,李文芳立馬就通知開會。

  然而會議剛一開始,聽到李文芳問起暑假值班安排的事情,周揚心里立馬就咯噔一下。

  他知道,辦公室里新一輪的博弈又要開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