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28章 小年輕不是那么好欺負
  隨著李文芳的聲音響起來,整個會議室里自己變得一片寂靜,幾乎所有人都在死死地盯著周揚。

  而此時此刻,坐在周揚身側的劉梅無疑是壓力山大,但是心底的想法也無比的復雜。因為她既有些恨鐵不成鋼,覺得周揚沒有拒絕領導的安排是在給自己找麻煩,又擔心周揚太年輕不知道輕重,直接在會議上讓領導下不來臺。

  然而就在這時,周揚清了清嗓子,已經慢條斯理地開口了。

  “是這樣的,李書記,還有各位領導跟老師,因為我剛剛進辦公室,所以有些工作掌握的還不是十分的熟悉,難免會在工作中出現一些紕漏。”

  “剛才江書記在介紹工作安排的時候,我認真聽了,其中有這么一條我有一點不太成熟的建議,希望各位領導等會批評指正。”

  “我們教育學院是大學院,畢業生工作是每年畢業季的重頭戲,雖說學生馬上就要離校了,但是越是如此,畢業工作越是要做出彩,讓學生感覺到我們對他們的重視,同時也增強畢業生對學校的歸屬感和榮譽感。”

  “所以在剛剛江書記介紹整個畢業活動后勤保障這一塊由辦公室這邊負責的時候,我就在想,咱們學院跟學生接觸最多的是各位輔導員老師,他們對學生情況的掌握辦公室應該是不及十之一二的,這一點肯定毋庸置疑。”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關于買一些什么樣的東西,怎么去設計展板,還有對學生寄語的橫幅等等,甚至細致到要什么樣的樣式,規模。我覺得是不是可以把這些事情交給輔導員老師來做。”

  “我相信如果是這樣安排的話,咱們學院的畢業生工作不敢說在學校拿榮譽,但是起碼不會出錯。”

  “當然關于物料的采購,報銷,這些本來就是學院辦公室要經手的事情,到時候辦公室肯定會全力配合做好,讓學院的畢業工作沒有后顧之憂。這就是我的意見。”

  靜!

  死一般的寂靜!

  會議室里,等周揚說完這些話,幾乎包括黨委書記李文芳在內的一眾參會人員都有些呆住了。

  而坐在周揚身側的劉梅,此時更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低著頭看著面前的筆記本,甚至連喘氣的聲音都壓得極低。

  震驚!

  簡直就是太震驚了好不好!

  原本劉梅聽到周揚開口的時候,一顆心都快跳到嗓子眼里了,生怕周揚會在會議上讓領導下不來臺。

  但是她萬萬沒想到周揚竟然會說出來這么一番大道理,簡直就是滴水不漏好不好。

  什么叫剛進辦公室,所以有些工作掌握的還不是十分的熟悉,難免會在工作中出現一些紕漏?意思就是這不是辦公室的工作,我們做了可能會做不好。

  在劉梅看來,可一說周揚這一句話就把問題的調子給定下來了,既然這個工作不屬于辦公室,那出錯了你們也別批評。

  至于后面那幾句,什么“跟學生接觸最多的是各位輔導員老師,他們對學生情況的掌握辦公室應該是不及十之一二。”還有什么“買一些什么樣的東西,怎么去設計展板,對學生寄語的橫幅等等,甚至細致到要什么樣的樣式,規模。”意思就是這些活本來就應該是帶班輔導員去做的啊。

  當然,最后一句才是點睛之筆,我們辦公室肯定會全力配合做好工作,讓學院的畢業工作沒有后顧之憂,但是呢,也僅僅是局限于物料的采購跟報銷這兩項。

  這一次周揚甚至連等等都省略了,僅此兩項,連物料的發放都不應該是我們做的,當然,前面周揚也解釋了,因為我們對學生不熟悉啊,你讓我去給學生發放物資?這不是離譜么。

  會議室里,很顯然意識到周揚這一番話的意圖的,并不只是劉梅一個人,但是眾人卻一下子被驚呆了,竟然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然而就在這時,負責團學工作的副書記江凡總算是回過神來了,隨即立馬有些臉色陰郁地朝周揚看了一眼說道:“李書記,我看周揚提出來的這個問題雖然有些道理,不過也不影響整體的工作嘛,畢竟辦公室劉主任跟教務處金主任往年也負責過相關的工作,經驗還是十分豐富的。”

  果然,一聽江凡這句話,坐在周揚身側的劉梅這一次倒是膽子大起來了,立即就說道:“江書記,您這么夸我們,壓力也太大了。而且下個月學校就要開展上學期的期末工作巡視巡查了,辦公室這邊還有期末工作總結報告要整理,我倒是想參與進去,就怕時間安排不過來。”

  說完劉梅自己朝坐在周揚另一側的教務辦主任金曉芳看了一眼,雖然心里有些不打情愿這個時候出來說話,但是金曉芳也沒辦法,畢竟這個事情到時候也會落到她頭上。

  于是等劉梅的話音落下,金曉芳也開口了。

  “各位領導,我們教務辦這邊期末的工作量很大,既要安排考試,又要整理各門課的試卷,時間也比較緊張。”

  一時間,會議室里氣氛竟然一下子就好像變了,而聽到劉梅跟金曉芳的話,副書記江凡正要開口說什么的時候,令眾人沒想到的是,學院負責教學工作的副院長竟然率先說道:“李書記,我看小金說的也有道理,教務辦這邊期末的工作量確實比較大,而且都是不能出錯的事項,萬一引發教學事故就不好了。”

  而這位副院長說完,緊接著另外一位分管學院科研工作的副院長也笑了笑說道:“期末各個口子的工作都比較多,依我看剛才小周提的建議還是可行的,學生口這邊對學生工作也熟悉,操作起來效率高,出錯率低,不如就這么安排好了。”

  會議室里,周揚也沒想到兩個副院長竟然會發聲,但是細想之下立馬就明白了這里面的道理,畢竟幾個副院長都是分管著一塊工作,于情于理,肯定要先把自己分管的這一塊做好。

  最重要的是,院長林偉明剛剛才調走,現在院長的職務還空缺呢,據說連校領導也在遲疑到底怎么安排,幾個副院長無論是資歷還是自身的專業水平,都達到了晉升的標準,這個時候他們怎么可能會因為畢業工作導致自己分管的業務出錯。

  此時,見兩個副院長都說話了,黨委副書記江凡也只好打消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而黨委書記李文芳一看這種情形,心里頓時就如同明鏡一般,自然知道該怎么處理,只是她沒想到的是,今天這一次普通的專題工作會議,竟然會因為周揚一個剛剛入職的年輕幾句話,就給弄成了這么一副局面。

  從領導的角度來看,這絕對是妥妥的借力打力的典型案例啊,一時間李文芳也忍不住朝周揚好好地看了一眼。

  而看到此刻周揚正在一本正經地坐在那里拿筆記著什么,臉色甚至平靜得看不到一絲波瀾,頓時心里再一次被震撼到了。

  年紀輕輕就能做到寵辱不驚,沉穩淡定,難怪當初人事處李德強跟組織部的孫海英都要搶人,這哪里是個科員,說是學院領導也不為過吧。

  看來,小年輕也不是那么好欺負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