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26章 做事情就要敢于發出自己的聲音
  雖然周揚一再拒絕,但是看著新書的數據蹭蹭地往上漲,跟前幾天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架勢,在小長假的最后一天,胡勝利還是請周揚在學校附近的小飯店里搓了一頓。

  老實說這幾天周揚確實過得有點昏天黑地的,從早到晚不是在跟胡勝利討論情節跟運營方面的事情,就是在埋頭碼字,整一個成了碼字機器。

  原本周揚是想著等胡勝利跟編輯那邊聯系好,自己馬上就發書的,但是運營的想法一出來,他立馬就按捺住了自己的沖動,決定新書暫時不發表了,先把胡勝利這本注定了有極大概率會成為頭部作品的新書運營好了再說。

  “這不行,雖然咱倆的交情在這里,但是一碼事歸一碼事,總不能你光投入不拿回報。”

  “就按照我說的辦,白紙黑字我已經寫清楚了,這本書上架之后,不管成績怎么樣,拿到的所有渠道的稿費和分成,我們對半分。”

  飯店里,兩個人點了四菜一湯,算得上是很奢侈了一回,胡勝利還叫了兩瓶啤酒,酒過三巡,周揚也沒想到,胡勝利這家伙竟然拿出來一份手寫的分成協議,頓時整個人就有點傻眼。

  “五五分太多了吧,書是你寫的,我就運營一下,要么我拿個三成?兩成也行,就當辛苦費。”

  在周揚看來,自己真要是拿了胡勝利五成的稿費,那就真的是盡占大便宜了,胡勝利不知道他這本書有多大的價值,他可是一清二楚,往少里說,按照上輩子胡勝利的那個情況,最起碼兩千萬跑不了。

  而兩千萬稿費的五成,那就是一千萬了,這絕對是一筆嚇死人的數字,周揚自己都拿的有點心虛。

  最重要的是,對于人性周揚可以說算是真的看透了,不錯,他跟胡勝利眼下因為同一個目標湊到一起了,而且目前還沒有任何矛盾。

  但是一旦涉及到切身利益的分割,那就沒這么簡單了,親兄弟都要明算賬,真要拿了五成,到時候指不定會惹出什么大麻煩來,而這對于他想在體制內一展身手的目標來說,無疑是極為不利的。

  “說五成就五成,你不要就是看不起我!”然而胡勝利還是堅持要分給周揚五成。

  “老胡,既然你這么說那我也就不客氣了,我給你說幾個現實的問題。假設…假設啊,如果將來你的這本書真的成了頭部作品,那往少里說一千萬的稿費是跑不了的對吧?”

  飯店里,胡勝利聞言點了點頭,按照往常來看,一本頭部作品,這個數是最起碼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這一千萬如果我真拿了一半走,你心里就沒一點怨言?就真的是心甘情愿?你別急著否定我的說法,利益這個東西是最傷感情的,我只是把丑話說在前頭。再者,你沒有怨言,你身邊的人呢?如果知道你一本書賺了一千萬,但是分了一半給我,你爸媽會怎么想?你身邊的朋友會怎么想?將來你特么的要是找了個心眼小的女朋友,女朋友會怎么樣?”

  “所以啊,有時候不只是單純的兄弟感情問題,還要考慮到現實,所以你聽我的,不要說五五分這種事情,最多最多,我拿你兩成稿費,這樣你心里也不會不舒坦,而且旁人即使有想法也不過分不了。”

  說完,周揚抿了口啤酒,他確實不想因為這件事情,最后跟胡勝利鬧得不歡而散,畢竟他的初衷只是幫胡勝利重走上輩子的人生軌跡。當然,能拿到一小部分稿費也能解決他的經濟問題。

  而另一側胡勝利聞言,頓時也冷靜下來了,他又不傻,自然知道周揚說的這種情況是極有可能會發生的,畢竟那不是一筆小數目,而是上千萬的巨款。

  不過在胡勝利看來,兩成確實太少了,要知道這次周揚可是在自己的新書數據最差的時候直接砸了一萬塊錢下去,別說他們之前的關系還沒像現在這樣親密,就是關系再好恐怕也要猶豫。

  而且不僅僅如此,后續新書的所有運營都要周揚來負責,而且這其中要掏出來的花費,按照之前兩個人的預算,最起碼也要七八萬甚至更多。

  所以想了想,胡勝利還是堅持了自己的想法。

  “老周你確實考慮的確實很細,我不服氣都不行,但是兩成確實太少了,我寧愿不要你運營算了。所以你看這樣行不行,咱們都各退一步,最低三成怎么樣?”

  “三成?”聽到胡勝利的話,周揚也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思考起來,三成確實不算高,但是絕對不算少了,不過相比對半分,胡勝利是拿了大頭,倒也不是不行。如果真的堅持只要兩成的話,以胡勝利這家伙的性格,還真有可能撂挑子不干。于是想了想,周揚立馬就點頭同意了這個分配方案。

  “那就三成,不過你到時候可別后悔。”

  “誰特么后悔誰是孫子,我現在就改。”很快,胡勝利立即重新在之前那份協議書的背面又手寫了一份兩個人的協議,然后硬逼著周揚在上面簽了字這才罷休。

  而看著手里的這份字跡潦草的分成協議書,周揚心里也說不出來是一種什么感覺。占便宜?那也不純粹是這樣,雖然確實占了便宜,但是胡勝利這一次的起點肯定會比上輩子更高。

  吃過飯兩人各回各處。

  第二天,假期結束又要開始新一輪的上班節奏,而且這一次是直接從5月份上到放暑假之前,中間已經沒有大的假期了。

  一大早來到辦公室,因為周揚住校離得最近,所以他到辦公室的時候還沒有其他人,于是簡單處理了一下辦公室的衛生,周揚立即就開始進入工作狀態。

  因為恰逢畢業季,所以他手上除了常規的組織宣傳和后勤資產這幾塊的工作以外,還要負責學院畢業季的一些事務性工作內容。實際上原本這些工作應該是學工辦那邊的業務范疇,但是聽劉梅的意思,因為之前領導崗位調整的原因,不知道怎么這一部分工作就落到了辦公室這邊,現在幾乎都成了約定俗成的動作,而且黨委書記李文芳似乎也沒有糾正過來的意思。

  在周揚看來,這自然是不行的,辦公室的工作最忌諱權責不分,業務邊界不清晰,最后導致的結果就是互相推諉和扯皮,所以他上周就在考慮,是不是大膽地把這個問題提出來。

  盡管知道提出這個問題會觸動一部分人,尤其是學工辦公室那邊的幾個人的利益,但是像這種問題越拖越麻煩,倒不如快刀斬亂麻。

  如果是此前他還只是一個助管的時候,周揚自然不會傻乎乎地去觸這個霉頭,但是現在他已經正式入職了,而且分管的正好是這一塊,那肯定要解決掉。

  而且按照他上輩子的工作經驗,在這種問題上,道理非常簡單,那就是要敢于發出自己的聲音,而不是跟著一起和稀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