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15章 第一次正式談話
  “胡勝利,周揚呢?”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活動室門口。

  整個16屆公共管理班的畢業茶話會活動一直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才結束。

  活動結束后,楊依依本來還等著周揚給她發消息,結果左等右等都沒看到這家伙冒泡,頓時就有些火大,直接在散會的時候找上了胡勝利。

  “周揚?提前走了啊,剛剛有人打電話來讓他去跟領導談話,說是要談周揚留校的事情。”

  胡勝利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說話的嗓門明顯有些大,然而他一句話說完,活動室里眾人頓時就愣住了。

  “沒聽錯吧,周揚真要留校啊?”

  “應該是吧,領導都找他談話了,那肯定是要留下來了。”

  “牛啊,這都行,我咋沒這么好的運氣。”

  “其實也一般吧,畢竟學校的工資待遇還是太低了,不過周揚能留下來也不錯。”

  一時間,眾人中有人羨慕,也有人泛酸水。

  而活動室里此刻正在跟幾個學生代表說話的鄒新民則有些傻眼了,他原本就不太看好周揚,而且剛才那一番話更是赤裸裸的表示了不屑。

  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周揚竟然真的要成功留校了,這豈不意味著以后周揚跟他一樣,都會成為東大的正式職工。

  要知道,他雖然入職早了那么多年,但是至今仍然是個輔導員,雖然頭上有個思政講師的職稱,但是周揚一旦入職,那最起碼也是個科員了,這…這豈不是跟他一樣。

  但是不管怎么樣,對于周揚來說,這確實是意外之喜。

  因為周揚自己也沒想到,這一天竟然會來得這么快,畢竟在他看來,這個機會能不能落到自己頭上,最起碼也要等到江濤離開教育學院之后才會看得出來。

  不過此時此刻,周揚心里卻并沒有過多地去感慨,而是極快地在路上把自己的情況組織了一遍,畢竟黨委書記李文芳第一次跟他談話,最起碼也不能掉鏈子。

  很快回到辦公室以后,劉梅簡單跟他說了一下情況,立即就帶著他去了李文芳的辦公室。

  “別緊張小周,文芳書記你也不是不認識,她找你談話是好事,說明書記也有把你留下來的意思,就看你自己的表現了。”

  “嗯,我知道梅姐。”不知不覺中,周揚也改了對劉梅的稱呼,不過劉梅倒是沒說什么,只是心里暗自點了點頭。

  走廊里,劉梅敲開李文芳辦公室的門,隨即就帶著周揚進了辦公室。

  “書記,周揚來了。”

  “嗯,那你先回去吧,我跟小周簡單聊聊。”

  辦公室里,李文芳似乎是在忙著看材料,周揚極快地掃了一眼,立馬就發現李文芳看的正是當初自己報送到辦公室郵箱的那份簡歷。

  等劉梅離開辦公室之后,李文芳立即起身坐到周揚對面的沙發上。

  “坐吧小周!今天找你過來,劉主任應該跟你說過了是什么事情吧?我們教育學院辦公室這邊,小江因為馬上要去新的部門任職,所以辦公室里缺一個男同志,我本來是想讓人事處招聘的,不過小梅向我推薦你了,所以今天找你過來也是想了解一下你本人的想法。”

  “怎么樣?這幾天在辦公室里,感覺能不能適應?”

  不得不說,在學校里任職的領導,在氣度和細節的把控上,確實跟基層的領導干部有著跟大的區別,這一點周揚體會得最為明顯。

  因為上輩子在縣里工作的時候,同樣是正處級領導的縣委書記跟縣長,談話比李文芳可就要直接得多。

  “還好,書記,我感覺我還是比較適合這種工作的,而且辦公室里的氛圍也不錯,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跟著江濤老師接觸了一下學院的組織,宣傳和檔案等工作內容,感觸也是蠻深的。”

  上輩子在基層鍛煉了將近二十年,周揚自然知道怎么應付眼前的情形。

  不過他這么一句簡單的話,倒是讓李文芳有些意外,因為周揚并沒有簡單地談好或者不好,而是言之有物,這跟她之前面試過的一些畢業生有著迥然的區別。

  “哦?那你說說你有什么感觸。”

  辦公室里,李文芳笑了笑,隨即盯著周揚問道,她確實很好奇,周揚到底是在夸夸其談,還是真的有什么實質性的想法。

  畢竟面試的新人在她看來,除非是那種真的特別優秀的,否則這種臨場表現多半有些差強人意。

  實際上,剛剛畢業的學生的確會被這個問倒,但是周揚卻不然,最近幾天對辦公室的工作他的確是下了功夫,所以聽到李文芳的問題,周揚并沒有慌著回答,而是在腦子里極快地組織了一下言語,然后才開口。

  “要談感觸的話,我最大的體會就是辦公室工作一定要有三個基本的東西要掌握好。一個是整體把握。辦公室的工作特點就是多,雜,這么瑣碎的工作心里一定要有一本賬,每年有些什么常規的工作,什么時候做,什么時候完成。只有整體把握住了工作內容和節奏,才能提前謀劃,例如7月初要交總結報告,這個報告每年都會有,那6月初就要有意識去提前動手,而平時也會注意搜集這個報告要用的數據。”

  “一個是工作留痕,分類整理,確保準確。辦公室的工作越是繁雜,就越需要在處理工作的時候做好留跡留痕,分類處理,否則處理完的工作,時間一長你就忘了。但是如果留痕了,而且分類處理好了,那到時候你要去找這些東西,寫材料也好,應對上級的檢查也好,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特別是數據,留跡留痕才能知道變化的過程,得到準確的結果,甚至有時候哪怕最新的不知道,你起碼也會提供一個階段性的準確數據,不至于鬧出洋相。”

  “另外一個最基本,但是也很關鍵,就是好記性不如爛筆頭,事情太多的情況下,一定要做任務表倒推工作計劃,甚至每天的工作內容都要分輕重緩急做提醒,哪怕只是一個小紙條。”

  “書記,大概就是這么幾點,我總結的不對,您多批評。”辦公室里,周揚說完抬頭打量了眼前的李文芳一眼。

  他很清楚,自己能不能得到這個留校機會,李文芳的意見是關鍵,而一旦成功留下來,周揚覺得憑借自己上輩子的積累,那他絕對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比別人更快獲得領導的賞識,得到更多的機會。

  然而周揚并不知道的是,此時李文芳心里的震撼究竟有多大。

  一句話,在李文芳看來,周揚的這幾點感觸雖然還略顯得稚嫩,但是不得不說,作為一個剛剛在辦公室實習了一個禮拜的畢業生而言,這絕對算得上是語出驚人了。

  她甚至一點都不懷疑,周揚對辦公室工作的把握,甚至連有些干了好幾年的科員都做不到,所以一時間李文芳心里幾乎已經確定了要把周揚留下來的想法。

  其實李文芳作為學院黨委書記,心里未免沒有跟林偉明比一比的心思,畢竟現在就連人事處跟校領導都知道教育學院的江濤有一把好筆桿子,而江濤則是林偉明培養出來的年輕干部。

  既然你林偉明能培養出江濤,那我李文芳培養出一個周揚也沒問題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