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02章 進入體制內的最后機會
  回到宿舍,看著空無一人遍地狼藉的屋子,周揚也沒有收拾的心思。

  老實說,直到此時,對于自己重生回到2016年,周揚心底還是有些難以平靜,但是心底無疑是極為亢奮的。

  要知道,這可是重生!這種連牛頓的棺材板都壓不住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這難道還不夠亢奮的。

  人生最大的遺憾是什么?是回不到過去,很多已經發生的事情明知道該怎么做就是無法挽回。最不可思議的意外是什么?當然是像現在這樣能重新來一次。

  不說別的,憑借著先知先覺的記憶,這輩子他周揚就算是閉著眼睛過,起碼也能混個大富大貴。

  沒能力?沒資源?沒人脈?我特么的賣血借錢貸款買房子買比特幣都能活成社會精英吧。

  不過眼下兩次公考的機會失之交臂,應屆生的身份也變得一文不值,再想進入體制內恐怕很難了。

  東海市作為國內現代政府管理體制改革的標桿城市,在公務員考試和管理這一塊確實有獨到之處,但是這也造成了進入體制內的難度很大。

  老實說,宿舍里其余三個人里面,周揚最羨慕的就是自己下鋪的王金坤,雖然老王上岸的僅僅只是西林街道的一個小科員,但是好賴也是體制內的工作。

  畢竟他們學的這個專業,雖然也搭了管理兩個字的邊,但是公共管理嚴格地說也屬于文科了,而文科專業的盡頭除了考公就是考公。

  去年國考的時候,周揚報的是東海市教育局的一個崗位,年初地方考試的時候則是報了西林街道所在的江灣區的教育局。

  之所以死盯著教育部門,周揚其實也是有所考慮的,畢竟教育這個東西因為重視的人多,所以一直都是實權部門,在東海市這種沿海發達城市更是如此。

  所以對于周揚來說,其實心里是有進入體制內的執念的,而且即使重生一回,這個念頭不僅僅沒有打消,反而更為強烈。

  但是重生拿到這樣一副爛牌,確實只能用命中注定來解釋,畢竟哪怕是重生早幾個月,憑借他上輩子的經歷都不至于如此。

  上輩子跟王進分手之后,周揚心如死灰徹底擺爛了兩個多月,隨后進了東海一家專科院校做組織宣傳工作,但是東海市的壓力確實太大,憑這個工作別說買房成家了,就連溫飽都很勉強。

  所以干了幾年后果斷辭職回老家考上了當地鄉鎮的一個辦公室科員,在基層扎扎實實的干了5年,鍛煉了一副遠超同儕的好筆桿子,最后成功上調到縣委機關當秘書,這一當就是十來年,期間被借調掛職干過副鄉長,副局長,經歷也算是豐富。

  然而就在周揚正式被下放到下面的鄉鎮擔任副職領導的時候,一次突如起來的政壇動蕩,直接就把他弄成了替罪羔羊。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因為剛睜開眼,周揚就回到了2016年。

  “既然如此,這體制我還非進不可了!”

  “不過現在能走的門路都被堵死,除非等明年社招繼續考公。”

  “不對,好像還有個機會。”

  腦海中,周揚突然眼前一亮。

  “如果沒記錯的話,楊志平這家伙好像就沒參加當年的公考,但是最后卻成了全班最有出息的。”宿舍里,周揚心中暗暗想到。

  在東海大學13級公共管理專業,楊志平絕對是存在感最弱的那的一個,性格內向,長相平平,說句話舌頭都打顫。

  但是在記憶里面,這家伙竟然在二十多年后一躍成為了東海市主管文教體衛工作的常委副市長。

  要知道,東海市可是行政級別高配的直轄市,東海市的常委副市長,尼瑪怎么也是個副省級的大佬了。

  而楊志平的發跡之路,就是從畢業這年開始的。如果他記的不差的話,這家伙好像是畢業的時候誤打誤撞在東海大學留校,然后以選派干部的身份從東海大學借調到東海市一個郊區擔任了兩年教育局的掛職副局長,隨即就正式轉為公務員身份。

  緊接著在教育局副局長的位置上,楊志平一直干到了區委組織部副部長,然后就是副區長,區長,最后成功進入市委擔任秘書長,并且在秘書長的位置上升任了市委副書記。

  “這尼瑪就是妥妥的人生贏家的劇本啊!”

  “不過既然楊志平都能走通這條路,那我沒道理不行啊,更何況我現在也算得上是未卜先知了吧?”

  “公考失利又怎么樣?誰說公考失利就當不了干部。”

  有些興奮地伸手朝空氣里砸了一拳,周揚覺得自己眼前仿佛就像是打開了一扇新的窗口,而腦子里也在想著楊志平的履歷,畢竟相比于自己那個爛俗的劇本,老楊的這個才算得上是人生贏家。

  宿舍里,周揚擰開水龍頭,看著鏡子里赫然年輕了二十多歲的自己,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不得不說,年輕就是最大的本錢,但是現在最緊要的就是把楊志平的經歷好好回憶一遍。”

  囫圇洗了把臉,周揚說干就干,立即坐下來拿了紙筆一步步梳理起來,畢竟時隔太久,有些記憶還是會模糊。

  好在當初他留在東海市工作的那兩年,因為工作內容相似,加上又是同班同學,所以跟楊志平一直都聯系得很勤快,對于楊志平這幾年的發跡之路,他幾乎都一清二楚。

  然而就在這時,桌子上的手機一直在嗡嗡地響個不停,周揚瞥了一眼來電顯示的號碼就再也沒有理會。

  過了好一會兒手機安靜下來,他這才打開微信看了看聊天窗口,王瑾竟然給他發了差不多幾十條信息。

  “周揚,你什么意思?”

  “周揚,你倒是說話啊,我沒想到你竟然敢主動跟我分手?”

  “周揚,你是不是就打算這樣不明不白的分了。”

  “……”

  “行,我再給你發一條信息我就不是人!”

  看著王瑾的消息,周揚心里都想發笑,因為他實在是太了解這個女人了,現在這么瘋狂絕對不是因為她不想分,而是在她心里,只有自己甩別人的份,怎么可能會是自己被甩,更何況,把她甩了的竟然還是周揚這個她老早就打算一腳踢開的窮小子。

  呵呵!你不發正好,我還嫌惡心呢!上輩子老子跟個舔狗似的求饒,那是我瞎了眼,這輩子…門兒都沒有。

  屋子里,周揚果斷刪掉消息,然后直接把王瑾的微信刪除,隨即瞄了一眼手機上的日期:2016年4月6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