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001章 公考失利,重生絕不做舔狗
  東海市,位于西林路的星巴克餐廳。

  在臨街的餐位上,周揚倚窗而坐,看著眼前女朋友王瑾這張熟悉的臉,突然覺得好像有些陌生。

  實際上確實很陌生,畢竟上輩子從分手之后,兩人足足有近二十余年時間沒有再見過面。

  沒錯,現在的周揚除了更顯得年輕以外,雖然模樣似乎并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但是其實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上一刻他還在20年后的2035年,而現在卻是2016年的大學畢業季,也就是他人生最低谷的時候。

  半年前國考失利,1個月前的地方考試又以一分之差被東海市教育局拒之門外,可以說正是因為接二連三的打擊,一度讓周揚自己也覺得他并不是進體制干公務員的這塊料。

  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周揚也說不上來自己現在到底是個什么滋味,只是覺得人生真的就挺操蛋的,好不容易重生一次,沒想到拿到的竟然還是這個劇本。

  實際上,在前一世悲劇并沒有到此結束,因為緊隨其后,交往了兩年的女朋友在自己再一次考試失利后,最終還是選擇了分手。

  當然,重來一次,雖然王瑾現在還沒有正式跟他提出分手,不過應該也快了。

  因為剛剛過去的清明節三天小長假,王瑾不僅僅沒有陪他度過考試失利后的沮喪期,反而跟她的閨蜜和男朋友一起來了一趟畢業履行,最搞笑的是,除了閨蜜和她的男朋友,同行的竟然還有王瑾的高中同學,而且還是鬧過緋聞的那種。

  不過此時此刻,除了心里有些惡心以外,周揚卻并沒有太多的憤怒,因為早在上輩子他就知道了注定會是這個結果。

  但是盡管如此,周揚還是忍不住回想起當時王瑾一刀刀往自己心里刺的樣子,甚至連王瑾說過的話都記得清清楚楚。

  “你也不用多說了,周揚!”

  “每次都是那些話,我已經聽夠了!”

  “東海的房價有多高你比我還清楚吧,別說你現在還沒找到工作,即使找到了又怎么樣?買房要錢,買車要錢,以后結婚養娃也要錢,兩次公務員考試你都沒上岸,你讓我怎么相信你?”

  “而且…而且我爸媽都不同意我們在一起。”

  “算了,說再多也沒用,我們…我們還是好聚好散吧,畢竟相識一場我也不想弄得太難堪!”

  “……”

  當時王瑾的話像是一把把刀子扎在周揚心里,沒有一絲血腥味,但是比見血更令人心寒。

  老實說,周揚其實一直認為相比于相親結婚,學生時代的愛情總是要純粹許多。

  但是周揚萬萬沒想到,交往了兩年多,就在畢業前還差臨門一腳就能領證的當口,王瑾竟然會因為自己公務員考試失利提出分手。

  但是事實就是這么現實,因為相比于王瑾,他雖然也考上了東海大學這所211高校,但是出身的家境確實十分普通,父母都是普通的小市民,一輩子見過最大的官就是街道主任。

  而王瑾呢?她的父親王安林是東海市江橋區的教育局副局長,母親肖霞則是市第六人民醫院的院辦主任,可以說兩人除了同在一個學校里上學,其余的完全就是天差地別。

  所以他其實早就已經有了這樣的預感,只不過心里一直不愿意去撕破這層窗戶紙而已。

  畢竟第一次見家長的時候,王瑾的父親王安林就曾經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你們做同學就挺好的,談朋友沒必要。而王瑾的母親肖霞則更赤裸裸,直接說“小周啊,我們家小瑾的這個條件,你恐怕有點搭不上。”

  這就算了,更令周揚憋屈的是,他在王瑾的手機上看到過他父母發的信息,雖然不吐蒼臟字,但是字里行間都是在對自己進行人格侮辱,什么窮小子,身上都是泥土味,跟著他就要做一輩子下等人之類的。

  所以當時周揚就決定,一定要通過公務員考試來改變自己的命運,隨后就在國考中報考了東海市教育局的一個崗位。

  當時知道周揚在備考,王瑾的父母雖然明里暗里反對兩人交往,但是也沒撕破臉皮。

  而周揚也一門心思投入到備考當中,連當時的秋招都沒參加,畢竟如果真的能考上的話,那對于他來說絕對是舉足輕重的籌碼。

  因為在東海市,市教育局是高配的部門,權利大,待遇好,能在市教育局上班,那絕對是既有面子又有里子。

  只可惜國考跟地方考試他都以失敗而告終,不僅僅如此,而且為了準備考試,他幾乎完美地錯過了去年的秋招跟今年的春招。

  至于后來…王瑾跟他分手不到一個月,果然立即就跟那個高中同學定親,而此時周揚才知道,所謂的畢業旅行其實就是雙方父母安排的一出好戲。對方的父母同樣是體制內的人,而那個高中同學進的單位,正好就是周揚擠破腦袋想進入卻沒有機會的市教育局。

  ……

  餐廳里。

  周揚揉了揉有些發脹的腦袋,看著坐在自己對面似乎是在醞釀怎么跟自己提分手的王瑾,心里突然覺得很沒意思。

  上輩子他一直都不相信一句話,但是重生一次,現在他徹底信了:舔狗…真的會一無所有。

  不過現在,或許是該讓王瑾知道被人甩是什么滋味了。

  “你說話啊?我跟他真的沒什么,就是普通同學一起去玩而已。”

  餐廳里。

  看到周揚出人意料地沒有變得歇斯底里,而是臉色平靜地盯著面前的水杯在發著愣,王瑾開口忍不住開口說道。

  然而,令她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周揚僅僅只是抬頭看了他一眼,眸子里,那中夾雜著各種復雜情緒的目光讓王瑾心底沒來由地猛地抽搐了一下。

  “你說完了嗎?”周揚開口說道。

  “周揚,你什么意思?你要是不信那我也沒辦法。”王瑾的臉色終于在這一刻變得有些猙獰起來。

  不過周揚卻不為所動,因為他很清楚,所有的結果都不是偶然,一切機緣巧合其實都是注定的。

  “沒什么意思,不過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

  “對了,今天這杯咖啡算我請你的,最后一次,我們到此結束了。”

  說完,周揚沒有任何遲疑,立即頭也不回地起身離開了星巴克。

  路過學校邊上的好德便利店,周揚嗅著空氣里淡淡的汽油味,自由的氣息,真香!

  “給我拿包煙。”

  周揚從來不抽煙,身邊的人都清楚。

  “要什么?”店員問道。

  “隨便,再拿個打火機。”

  便利店里,店員明顯一愣,隨便?這是什么牌子,我特么怎么不知道。不過看著周揚臉上有些異樣的表情,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轉身就從貨架上拿了一包利群。

  “兄弟,有事兒看開點。”

  “嗯!”

  出了便利店,周揚有些笨拙地撕開煙盒,從煙盒里拿了根煙塞進嘴里,跟臉上無比平靜的表情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是,點火的那只手明顯有些發顫。

  口腔中,煙葉燃燒后散發出的辛辣的味道通過鼻腔鉆進肺腑里,周揚出人意料地并沒有大聲咳嗽,盡管胸口像是憋著一團熾熱而又仿佛要將他撕裂的可怕感覺。

  愛情……呵呵!都特么扯淡,既然重生了,誰特么還去做舔狗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