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風流小村醫陳平許燕 > 第991章 你是陳平!
  夜幕低垂。

  福星閣的特級包間內一片燈火通明。

  葉從章端起一杯酒,對馬玉伯道,“不愧是伯爺,您一出馬,不但搞定了我們的麻煩,而且還拿到了獲取龍膽瀝肝液配方的機會,我敬您一杯!!”

  馬玉伯微笑道,“葉少爺客氣了,老朽在葉家做事,自然要盡自己的全力!”

  葉從章摸出一張銀行卡,雙手捧著遞給馬玉伯,說道,“伯爺,這是這次給您的感謝費,密碼和金額全都貼在了背面,您收好!”

  接下來還要用馬玉伯獲取配方,葉從章的獎勵掏的格外痛快。

  馬玉伯撇了一眼銀行卡上的貼著的余額,嘴角露出來滿意的神情,“多謝葉少!”

  “接下來的比賽,老朽定當全力以赴。”

  “只不過,在此之前,葉少還要想辦法保護好鹿子霖的安全,畢竟眼紅配方的人不在少數,這些人未必愿意看到葉家拿到配方!”

  葉從章酬勞給的慷慨,馬玉伯也愿意多出一點力。

  而且,萬一鹿子霖在這期間死了,他也拿不到后續的報酬。

  葉從章恍然,當即拍著胸口保證道,“還是伯爺經驗豐富,我這就安排人去保護鹿子霖!”

  “在玉海這地方,我葉家就是天,我們想要人活,就是閻王爺得打申請!”

  馬玉伯道,“葉少不可掉以輕心,今天在馬場和伊凡見面的那個人,實力未必在我之下,此人還需要少爺調查一番才是!”

  葉從章道,“無妨,看伊凡行事,和我們的目的差不多,只是他們太過低估鹿子霖的實力了。”

  “這也充分說明,這群人的消息渠道一般,跟我們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

  “這樣的實力,單獨一個高手,撐不起門面的!”

  “不過伯爺放心,不出三天,我一定把這個人找出來!”

  話都說開,眾人一番痛飲,個個心滿意足的散去。

  “伯爺,這福星閣我葉家也有股份,要不要我給你安排一下?”

  葉從章比了一個男人都懂的姿勢,然后道,“我保證是未開封的大學生!”

  馬玉伯搖頭道,“算了,算了,我這個年紀,就不湊你們年輕人的熱鬧了!”

  修煉到宗圣級,馬玉伯除了天分,依靠的就是自律。

  自己的精力無比重要,哪能將精神浪費在這種事上。

  “那我安排人送你!”

  葉從章說道。

  “好!”

  身為馬場的鎮場,馬玉伯有自己的獨棟別墅,往常回家的時候,別墅的傭人都會主動給馬玉伯開門,然后貼心的為馬玉伯放好熱水。

  然而,今天馬玉伯回到家,別墅里卻是一片漆黑。

  司機打開門,將馬玉伯迎下來,問道,“伯爺請稍等,我這就去把傭人喊起來!”

  馬玉伯撇了一眼漆黑的別墅,淡淡道,“不必了,你回去吧!”

  說完,邁步走進別墅。

  敢到他的別墅里來鬧事,這種人一定要好好教訓一番!

  輸入指紋,走進客廳。

  黑暗的客廳里陡然一亮。

  客廳里的燈全部被人打開了。

  只見客廳里待客區的主座上坐著一個人,正笑瞇瞇的看著他。

  “是你?”

  馬玉伯有些吃驚的望著那人。

  因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今天在馬場險些死在他槍尖下的鹿子霖。

  “鹿子霖,你來找我是想求我三天后放水的么?”

  “告訴你,死了這條心吧!”

  馬玉伯驚訝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陳平的來意。

  這幾個家伙比不過自己,這是求饒來了!

  陳平笑了,“伯爺誤會了,我今天來是算賬的!”

  “馬場上你阻礙了我的行動,這筆賬,咱們該算一算了!”

  馬玉伯哈哈大笑,仿佛聽到了什么可笑的事,“鹿子霖,你區區一個武宗竟然要找我這個宗圣算賬,誰給你的膽子?”

  說到最后一句話,馬玉伯的聲音陡然拔高,聲音如同雷震,換做普通人早就被馬玉伯這一聲怒吼嚇破了膽。

  這一句話,馬玉伯可是加入了佛家名技獅子吼,主打就是一個威懾。

  然而陳平只是腦袋一歪,手指輕輕拍了拍耳朵,似乎是從耳朵里倒出來什么東西一般,笑著道,“好功夫,用來掏耳朵簡直再合適不過了!”

  馬玉伯登時大怒。

  陳平這態度,擺明了是沒有將他放在眼里。

  區區一個武宗竟然看不起宗圣,誰給你的膽子?

  馬玉伯面色一寒,決定好好給陳平一個教訓。

  信手一招,手中凝成一把真氣長劍,跟著一個跨步越過七八米的距離,直接來到了陳平面前。

  “小子,今天就給你一個教訓,宗圣不是你這種小角色可以招惹的!”

  說完,長劍一送,直奔陳平的咽喉。

  真氣化形,這是宗圣獨有的手段,馬玉伯就等著陳平吃驚求饒呢!

  然而,下一刻,一道真氣屏障擋在了陳平的面前,任憑馬玉伯如何使力,手中的長劍始終不能寸進。

  馬玉伯瞳孔驟縮,“真氣化形,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宗圣!”

  “你若是宗圣,在馬場的時候,你為什么不用?”

  陳平淡然道,“沒什么不可能,你的見識,太淺了,我是宗圣你都看不出來,還當什么鎮馬!”

  “今日,你在馬場壞我的事,現在我來送你上路!”

  馬玉伯醒悟過來,原來陳平在馬場的一切都不過是演戲而已。

  不過,你是宗圣又能如何?

  老子也是宗圣,而且是馬上要進入第二階段的宗圣,我還怕你不成?

  馬玉伯咆哮一聲,從腰間取出短棒,打開機關,形成標槍,然后雙手持槍,猛然向陳平攻了過來。

  真氣化形大家都差不多,我現在用兵器,看你還怎么擋!

  下一刻,陳平手中驟然多了一把黑色的戒尺,跟著黑尺一揚,封住標槍的去路。

  啪!

  黑戒尺打在標槍的槍身上,登時將標槍斷成了兩截。

  馬玉伯看著這黑戒尺,腦中驟然多了一個想法。

  黑戒尺,這不是傳說中陳平的武器么。

  “你不是鹿子霖,你是陳平?”

  可惜,這話剛剛出口,陳平的黑戒尺已經突破槍影,打到了馬玉伯的面前。

  啪!

  馬玉伯口噴鮮血,身體向后仰倒。

  他叫破了陳平的身份,如今只有死路一條!

  腳下箭步跟上,陳平戒尺往前急送,瞬間刺入了馬玉伯的咽喉。

  馬玉伯瞪大了雙眼,口中想說“我是玉海第一鎮馬!”

  可惜,他的喉嚨被戒尺鎖住,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喉頭咕咕響了兩聲,馬玉伯滿臉不甘的摔倒在了地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