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64章 大婚之日
  “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我做的這一切可都是為了你。”

  唐逸維和喵小吉站在王宮外,唐逸維不理解為什么喵小吉會讓自己先娶了別人,蟒蛇姐姐就盤坐在旁邊,而王宮內的氣氛和他們兩人一蛇卻是天壤之別,到處都在布置著大婚裝飾。

  喵小吉伸出手放在了唐逸維的臉上,語氣輕柔的說道。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我們現在如果想要找到圣湖,那么杜雨嫣你必須要和她有這么一層關系,如果今天你走了,你覺得她還會給你圣湖的地圖嗎?而且,為了這片大陸,這也是我們不得不去犧牲的一點,如果我因為男女私情,雪峰國和藍溪國的百姓們又會承受什么呢?”

  唐逸維看著喵小吉還在微笑的嘴角,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曾經的承諾猶如滄海入一物,如今連影子都尋不見了,就像小時候在春晚聽到的那句經典名言,今夜陽光明媚,今夜多云轉晴,可是這黑天,哪來的陽光明媚啊。

  一面是明媒正娶,一面是曾經喜歡的姑娘,唐逸維有些走不動路,他不知道接下來每邁出的一步,未來會指引他走到哪里。

  “吉時已到!”

  隨著杜天翔的一聲,婚禮開始了。

  唐逸維的表情就像是趕鴨子上架,他也沒明白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新郎官。

  關鍵是喵小吉跟沒事人一樣就在底下吃著水果,看著比TM新娘子都開心,這唐逸維就更繃不住了。

  杜雨嫣今天是真的漂亮,她也是這東元大陸的第一美人,這可是全天下選出來的。

  就算是拋去這胭脂俗粉的裝飾,她唇紅齒白,笑靨如花,眼中像是有那一汪的春水傾瀉而出,她深情的望著唐逸維,這只有半個月的愛情,就以如此收尾了。

  站點:塔^讀小說,歡迎下載-^

  人都散去,自然作為一國之王的杜雨嫣不能像傳統的婚禮流程那樣,入洞房這天色也還早著,唐逸維褪去那一身的禮服,看著肚子都吃圓了的喵小吉說不出話。

  他提過一壺酒,一飲而盡,本來就很容易醉的他,今天竟然沒什么感覺,就好比像是在喝水一樣,都說酒不醉人人自醉,可想醉的時候,卻醉不起來了。

  杜雨嫣去忙她的國事,唐逸維這才從王宮中退了出來,他摟住門口站著的方晨,手指著城北的方向,說道。

  “一會跟我喝酒去,如果你要是灌不醉我,那我就揍你。”

  方晨一腦袋問號,這師父今天是抽的哪門子風了,不過他想拒絕也不敢啊,唐逸維動手可從來不含糊,至少今天的這頓打還有挽回的地步。

  等唐逸維走后,喵小吉這才收起了笑容,她獨自的來到杜雨嫣的房間,她取下頭上一直戴的發簪,放在了杜雨嫣的梳妝臺上。

  喵小吉作為魔族來源預言書的另一半力量,她完全不屬于這個世界,而唐逸維也只是她臨時起意選中的勇者。

  有很多的秘密,唐逸維還不清楚,而他和杜雨嫣的大婚,卻讓很多人都站不住腳了。

  反應最激烈的當然是杜雨嫣的頭號追求者—葉旭。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瘋了,他獰笑著把一直都保存好寫給杜雨嫣的信件,焚之一炬。

  首發&:塔>-讀小說

  那是屬于他所有對杜雨嫣的夸贊,只是這些話他沒有實力當著面講出來,而且,就連提都不敢提起,從小以來的自卑,讓他選擇了逃避。

  首先父親的意外死亡,母親對自己的不重視,甚至皇位雖然是自己的,但是整個赤輝國的決定權又都在母親的手里,所有的權臣馬上快把自己架空了。

  有時候失望不一定是下墜的動力,有時候失敗也不是爬不起來的理由,而這種力量,讓葉旭做出了一個他一直都不敢做的決定。

  那就是正式向藍溪國宣戰!

  一紙文書傳到下面的軍機大臣李德手中時,這張國王手諭,已經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看過了。

  李德算是一介忠心的老臣,他也可以算是唯一一個支持葉旭稱王的人,作為曾經老國王手下的得力戰將,他認為自己一直都是正確的,哪怕他接下來將要面對的,是看不見的刀子和劍刃。

  李氏找了內侍常公公,只是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常公公那可是李氏身邊的熟人,她的意思他可太懂了,隨即便退了下去。

  第二天李德的尸體就掛在了城門前,他的舌頭被人殘忍的割掉了,眼睛的位置也是兩個血紅的窟窿,葉旭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的手在發抖,自己最后的一個支持者也這樣的倒下了,跟隨自己父親出生入死的兄弟們,如今已經所剩無幾了,有的人忘記了信仰,忘記了一開始的勇敢,剩下的只有那虛無縹緲的官職和權力。

  葉旭很絕望,他不知道他還能做些什么?作為他同樣的王二代,他活的是最窩囊的,他喜歡的女人狀告天下,嫁給了一個最平凡的勇者,她的母親不重視他,甚至他連發脾氣的權利都沒有,任性?那是多么需要奢望的情緒,他也不配擁有。

  同樣作為國王的凌逸風,可以奪權篡位,甚至沒有任何大臣敢說些什么,并且在雪峰國侵略戰中,也得到了不小的成績。

  首發&:塔>-讀小說

  北境之王郭建文,他率領著成千上萬能征善戰的蠻族士兵,作為抵抗魔族的第一先鋒,也立下了汗馬功勞,其次,又有唐逸維的加入,雪峰國也是有了明顯的改觀,現如今又和藍溪國同盟。

  藍溪國女王杜雨嫣就更不用說了,從父母雙亡,利用地理優勢,將藍溪國變成了東元大陸最富有的國家,而他的赤輝國呢?

  在任何方面都是四大國墊底的存在,人才有限,經濟有限,就連權利都有限,這還拿什么跟其他三個國家斗,再加上母后李氏那一系列謎之操作,堂堂的四國之一竟然會歸于青云國的附屬國,這個放在外界都是被人恥笑的表現。

  葉旭可以說是這個世界最窩囊的男人,而他沒有選擇通過自己改變命運,而是用一種無恥的手段,去為自己的“奪妻之恨”報了個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