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54章 老淚縱橫
  大長老邢愷,剛被無罪釋放,第一時間便來到唐逸維的家中道謝。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想不到在唐逸維家的門口,會遇到當初在地牢中恐嚇他的那些人,這事想想倒還有些懼怕,倒不是邢愷膽子小,他年輕的時候也帶兵打過仗,見過腥風血雨的他,也沒辦法對歲月的痕跡有任何的反抗,他已經不年輕了,歲月帶走了他那顆天不怕地不怕的心臟,留下的也只是一個古稀老人的無聲哀鳴。

  他不敢靠近,生怕又給唐逸維惹些什么麻煩,可那群人看見了他,他有些不知所措,直到那個被唐逸維扭斷手指叫李康的男人,在他的面前跪下,他都不知道這其中發生過什么事。

  邢愷可以說,在雪峰國除了郭建文,對唐逸維最以信任的官員之一了,現在的李康已經歸于唐逸維手下,這群人原來成天游手好閑的,來到唐逸維家中也不知道能幫到什么,于是就做了看門這種最簡單的。

  將邢愷攙扶進屋,唐逸維為他倒了杯茶水,邢愷的腦海里還在處于我是誰?我在哪?的靈魂拷問,唐逸維見他這個模樣便解釋道。

  “此人原來是許繼的手下,當初在地牢時我和他不是有過摩擦,不過介于他識時務者為俊杰,我便收他在我的名下,許繼這種人,隱藏了多少年?有些時候一致的忍讓并不是解決的方法,我們也需要以暴制暴,一概的縱容只會有更多的許繼產生,不是嗎?”

  邢愷對唐逸維就像一開始所說的那樣,屬于是無止境的信任,他認為唐逸維的所有舉措都有自己的道理,于是他也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此時門外,唐逸維的徒弟方晨敲了敲門,通報了一聲。

  “師父,白銘軒求見。”

  唐逸維說道。

  “讓他進來吧。”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此時大門這才打開,白銘軒見到曾經一起共事過的大長老邢愷,先是發了發愣,不過想起自己此次來的目的,他這才抱拳道。

  “見過二位長老,銘軒有事向五長老相求。”

  唐逸維剛想問話,邢愷卻先說道。

  “現在正常來說,前面的三位長老都因為自己的原因,退出了元老會,這件事我回到王宮也會向圣上反映,至于這排名,我認為你以后叫他二長老這才比較合適。”

  邢愷捋了捋胡子,的確,這三位長老都因為自己所做的錯事,殺頭的殺頭,關押的關押,哪怕就是二長老許經能有出來的那天,那么長老會也不會收留這種劣跡斑斑的人。

  唐逸維為了雪峰國,所有開展的一切計劃,大家伙也都心知肚明,他也應該受到所有人的贊揚和尊重。

  白銘軒原來也混跡過官場,這點道理他哪敢不懂,于是連忙改口道。

  “二長老,不知道上一次,和您說的那事……”

  白銘軒所提及的事情,就是他能否官復原職的問題,自從許經父子被關押進了大牢,白銘軒也做好了吃牢飯的準備,畢竟他從中也幫助許繼做過不少事,雖說沒有殺人越貨這么惡劣,但是在選人和訓練私兵,這也是不小的罪過,誰會和自己的未來過不去,誰又希望自己的一生會在監獄里面度過呢?

  白銘軒也不例外,可是他卻一直沒有官府的人找上門來,他因此來找過唐逸維,想問問他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而唐逸維的話也就兩句,王宮官員缺人,雪峰國又缺乏人才,這一下子就讓白銘軒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而他的能力,他自己是最了解的,訓練士兵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出路,于是,按照唐逸維所說的日期,他又前來,這也是唐逸維一直在心中的一個想法。

  雪峰國的白銘軒就好比是青云國的陸瑾褔,兩人實質上也沒正經交過手,不過水平應該相當,隨著青云國不斷的施壓,再加上雪峰國的內憂外患,這時候不讓所有人團結起來,對付外敵,雪峰國這塊蛋糕,也遲早會被青云國逐漸吞下。

  唐逸維讓門外的方晨和李康一同進來,人一齊唐逸維便說道。

  “我認為,人是有改過自新的機會的,特別是雪峰國此時正是缺人才的時候,我留住你們兩人,也并非讓你們只聽命于我,白銘軒,你原來就做過雪峰國的衛兵教頭,這方面你應該比我更了解,這個國家需要你,軍隊也更需要你的存在,至于李康,我希望你暗中配合白銘軒,你的存在就是遏制再有許繼這種人的誕生,你們一明一暗,相互配合,也能讓你們的故土免受戰火的侵襲,我這么說,你們應該懂吧?”

  首先,就不說是現在這種結局,他們當許繼倒下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此時的唐逸維,愿意在非議聲中選擇他們,相信他們,除了忠心,他們已經想不到其他的方法去報答了。

  “草民,愿聽從長老調遣!”

  兩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邢愷感慨的看著眼前的情景,一時之間竟然老淚縱橫,他是歷史的經歷者,他是曾一步一步看著雪峰國的崛起,又一步一步衰亡,作為蠻族人,他有時候甚至無法理解,為什么同樣都是出生在雪峰國的民眾,有些人愛這里,愛得深沉,有些人恨這里,恨到骨髓。

  如果不是唐逸維,季褔還在吞并國家的財產,許繼還在做他的背后頭目,許鵬也還在和青云國有勾結,雪峰國大部分的民眾連工作都沒有,孩子得不到教育,恐怕不用幾十年,幾年后,這里就早晚都是其他三個國家的。

  他是個理智的人,可如今,卻怎么也理智不起來了……

  晚上幾人吃過了飯,將他們一一送走,唐逸維看著天上的明月,心中陷入了沉思,隨著自己的改變,周遭的一切也都在因為自己而變化著,一切仿佛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著,這就像是一場夢境般的遭遇,竟讓他這個不屬于這里的人,莫名其妙有些感傷了起來,可能,是他有些想家了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