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52章 你師從何人?
  拋開一切不談,這農家肥的滋味倒是讓一生可能都不會碰到任何污垢的許繼惡心的夠嗆,當白銘軒拉他上來的時候,身后卻被一個人用刀抵住了。

  白銘軒是什么人,過去的御招教頭,而他面前的這人,他也打過交道,風場女人的遺腹子,殺遍天下惡人的方晨。

  那時候的白銘軒,聽說過方晨的威名,幾乎每一次任務,都不會失手,雪峰國不缺“千里馬”,只是缺少能夠發現他的伯樂,白銘軒以為自己是那位伯樂,但方晨并沒有理會他。

  兩個人還曾經公平的比試過一番,勝者無疑是從未吃過敗績的方晨。

  他們兩人各有各的特色,方晨主要是下手狠辣,沒有任何套路,所有的一切也都是靠直覺,以及多年以來殺伐決斷的經驗,而白銘軒更多是靠著套路,都說亂拳打死老師傅,這話用在他們兩人身上,就再合適不過了。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曾經兩人或許還會有一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而現在各為其主,再加上方晨那得之不易的幸福,想要了事,也絕非那么簡單。

  此時村民們手中的火器也都因各種原因無法繼續使用,唐逸維拿出一把砍柴的斧頭,出現在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許繼氣的牙都快咬斷了,就好像這個家伙是自己的克星一樣,自打他來到雪峰國,許家的商業也好,還是官運也罷,都被這小子攪的青黃不接,牛大壯更是如此,自己的老婆被人奪去不說,還要在金主的面前吃了這么大的虧,如果眼睛能殺人,那唐逸維可能早就死了幾百遍了。

  幾名沒能逃出去的村民,拿出火器便向唐逸維的方向射擊,唐逸維甚至連百分之三十的能力都沒使用,只是將斧頭平舉格擋,上一次在牛家莊也見識到了他的恐怖,可到了眼前,誰知道還有更離譜的,那柄平平無奇的砍柴斧,就像是一道堅不可摧的大門,將那幾顆鐵彈丸,彈飛的彈飛,接住的接住,一下子這幾名村民的火器,就變成了燒火棍,熱兵器對人都不好使,更不要說他們早就淘汰掉的冷兵器了。

  雖說火器算是在這里跨時代的先進武器,但是由于牛大壯的過度自信,很多民兵也沒有受到過基礎訓練,更不要提心里素質這種對他們都很陌生的詞匯了,恐懼,讓他們的雙腿發軟,此時竟然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了。

  黃家村的村口臭氣熏天,許繼身穿的一身白袍也是一片狼藉,但方晨還是給了他們個活著上來的機會。

  隨著兩個人的不停逼近,白銘軒也拔出腰間的佩劍,想要保護好許繼的安全,而牛大壯掏出那一柄戰斧,這四人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民兵們此時也不敢多嘴多舌,甚至自己的性命就是在他們手中所掌握。

  “唐逸維,我們平時也無冤無仇,如果強強聯合,這對我們的未來會不會更好呢?”

  許繼還算是書香門第,就算是受此羞辱,說話還挺講究氣氛和排場,可他的話唐逸維卻嗤之以鼻。

  首發&:塔>-讀小說

  “無冤無仇?我作為長老會的成員,雪峰國每一位國民的血汗錢,都不應該被你壓榨,而我們是不是這輩子都沒有什么合作的必要了呢?”

  唐逸維的臉上雖然帶著笑容,可無論是誰都能清晰的看出他話里的寒氣逼人,甚至將整個區域的溫度都降下了幾分。

  白銘軒也不知道唐逸維的能力究竟如何,面對方晨他也沒完全勝過他的把握,作為一個軍事天才,要想成為一個優秀的獵人,了解獵物的習性這是最基礎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方晨的武功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所有的進攻技巧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而像他這種科班出身,更講究個戰法應用。

  “許公子,別跟這小子廢話了,看我不卸他個胳膊回來,到時候算我一等功!”

  說罷,牛大壯便提著他那大到夸張的戰斧,向唐逸維襲去。

  同時,方晨的身子也是一動,他的目標就是許繼,但白銘軒不會讓他如此輕松得逞。

  唐逸維縱身一躍,先是躲過牛大壯劈在地上的一擊,甚至戰斧卡在地面上,牛大壯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拔出來,唐逸維此時則到了他的身后,并在他耳邊說道。

  “還記得我原來跟你說過,如果敢對如懿做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我會來找你的!”

  聲音剛了,手中的小刀則像是長了眼睛一樣,刺破了牛大壯那粗壯的手腕,一吃痛,抓緊戰斧的手也就下意識的松開,唐逸維抬起一腳,看似沒費了什么力氣,牛大壯的身體就像是炮彈一樣,飛向了一旁還看熱鬧的許繼。

  好不容易從糞坑里爬出來的他,又被飛來的牛大壯重新砸了進去,不僅如此,牛大壯的身體壓著他,他的嘴里還被迫灌了幾口糞水,別提多惡心了。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方晨那邊則沒這么簡單,白銘軒的進攻如潮水般襲來,方晨則是利用優秀的身體控制力躲過一次又一次,白銘軒的刀法出招極快,且富有律動,不得不說能夠成為軍隊教頭,手里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但方晨的可怕也并非如此,他們兩人簡直是最為極端的存在,白銘軒主攻上三路,招招力量暴漲,而方晨恰好相反,每一次都奔著白銘軒的下三路去,而且出招富有欺騙性,如果不是白銘軒經驗豐富,沒用上了他的當,不然,自己的小兄弟,不一定在什么時候就會和自己徹底永別了。

  “你這功夫是誰教的?連點章法都不講?”

  邊打邊出招的白銘軒還在用語言羞辱著方晨,可方晨是什么人?從小就和無父無母的孤兒一樣,所有的生存都來自于求生的本能,只要能活著,管他用什么方法?

  “哼,我師父就在你面前,注意你的言語,我師父可沒我這么好溝通!”

  說完,手上的刀一用力,竟然震的白銘軒雙手都有些發麻了,看來對方還沒有用全力,自己是老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