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48章 愛情它曾來過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婚姻對于某些愛情來說,就像是愛情轉化成為親情的過程,也可以是愛情的墳墓,熱戀期還覺得沒什么感覺,一旦成婚,無論是現實問題,還是性格脾氣,該暴露的也就藏不住了,甚至還有的婚姻夾雜了一些利益在里面,而像黃如懿和牛大壯這種,很明顯就是第三種。

  一切相同了的黃如懿,露出了十分輕松的笑容,這比她被關在禿鷹大寨時還要輕松許多,她一路攙扶著方晨,什么話都沒說,唐逸維也沒破壞這個難得的平靜。

  回到黃蕓的家中,唐逸維遞給黃如懿一瓶藥膏和幾顆藥丸便離開了,當黃如懿想要脫掉方晨的上衣時,平時見過豬跑沒吃過豬肉的方晨卻慌的一批,見到他這樣,黃如懿沒憋住笑,她勸解道。

  “當時為了幫我出頭時,也沒想到有這個后果吧?那萬一他帶人過來,你現在這個樣子還怎么保護我?”

  別說黃如懿這一招還真好使,方晨也配合她解開了衣服,可他身上的傷疤,卻讓黃如懿心如刀絞,她和這個男人只認識三天,說認識都不切實際,因為她對他完全沒有任何了解,她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清楚。

  方晨的前胸有一片淤青,再加上原來做殺手時身上受過的傷也不少,長長短短的刀疤,都點綴在方晨那壯碩的肌肉上。

  黃如懿小心翼翼的幫方晨涂抹著藥膏,特別是她盡管已經足夠輕柔,但手指剛剛觸碰到患處時,方晨還是疼的倒吸了口冷氣。

  “你為什么會這么做?”

  黃如懿的表情有些復雜,她不知道自己這個能對救命恩人下死手的無知女人,為什么會吸引眼前這個男人,而且自己的救命恩人還是他的師父。

  方晨搖了搖頭,他也不明白這種情感,從小就被親生父母丟棄,長大后受人白眼,也是為了謀生踏上了一條彎路,在遇到唐逸維之前,他也沒有所謂的情感,他會同情和他相同境遇的孤兒,也會幫助貧困的人們,但愛情,它曾來過,也曾不留痕跡。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有時候無聲勝有聲,就在那一夜,方晨和黃如懿也成長了不少……

  次日。

  黃家村下了一場小雨,唐逸維伸了個懶腰,原來他睡的房間也暫時給了徒弟,他就靠在客廳的躺椅上湊活了一宿,黃蕓從房間走出來,還用手指了指另一間房,隨著唐逸維笑著點了點頭,黃蕓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唐逸維聞著小雨后特有的泥土芬芳,又望了一眼烏涂山,便上山不知道做什么去了,而黃蕓則像是個家庭主婦一樣下廚做飯。

  先從房間里走出來的是方晨,他此時已經穿好了衣服,溫柔的回頭看了一眼黃如懿,便去幫黃蕓打下手了。

  “黃姐,師父人呢?”方晨問道。

  黃蕓指了一下不遠處的烏涂山,笑著說道。

  “你師父早上起來便上了山,也沒說做什么,不過他這個人,做事穩重,估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隨即黃蕓還用手指點了一下方晨的額頭,說道。

  “你啊,以后就莫要那么沖動了,你已經有了如懿,做事還要量力而行,莫讓她像我一樣,到時候再獨守空房。”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方晨也不知道是這么一夜成長了多少,平時對人情世故一概不知的他,竟然還會說出。

  “多謝姐姐勸告,方晨知道了。”

  黃蕓家雖說已經不是過去被禿鷹幫壓榨時期,但也并不是很富裕,早餐也都很簡單,白粥小菜,可飯桌上的黃如懿和方晨卻吃的很香,他們還彼此為對方夾著小菜,宛如一對剛剛成婚的小夫妻。

  有了休書,黃如懿和牛大壯的婚姻也就算是走到了盡頭,牛大壯也自然不會就這么善罷甘休,黃如懿在這個時代那就是個天才,特別是能夠提高軍隊戰斗力的絕頂天才,也是許繼計劃中的一部分,為了抵御對方的反攻,唐逸維拖著七八棵大樹從山上下來,一回到黃蕓家,也沒先顧著吃飯,拿出把斧頭,就在院子里劈著木頭也不知道用來做什么。

  一旁的方晨想要幫忙,還沒等唐逸維阻止,黃如懿卻先說道。

  “你受了傷,就別做這些了,反正有些人啊,身體現在可好得很,讓他出出力也沒什么事。”

  這句話可把劈木頭的唐逸維逗樂了,他調侃道。

  “都說愛情能讓人昏頭轉向,你這姑娘,好歹我原來還救過你,現在還攔著我徒弟幫忙,我上哪說理去!”

  這一下子在場的四人也都笑出了聲。

  ……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遠在雪峰城的一個茶館,一個年輕人正喝著杯中的茶水,而坐在他面前的正是和唐逸維發生過沖突的李康。

  本就是許繼放棄的棋子,被關押到死在地牢中也不是先例,可憑借著唐逸維的人際關系,地牢還是將這個雪峰狠人釋放了出來。

  李康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的手指也找了城中最好的大夫接好,而他除此之外第一個最想見的人,就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許繼。

  “為什么這么久都不救我出來?”

  李康所問的問題,也是他在地牢中一直沒想通的,平時這些兄弟們,就他們兩人關系最為要好,李康也為許經父子做過許多見不得光的事,以他的能量,在地牢撈出個犯人那還不是輕輕松松。

  許繼這人辦事圓滑,且城府極深,他手下最能打的莫過于李康,而現在事情敗露,他也只好換了個說法,解釋道。

  “義兄你是不了解,城中自從來了這個唐逸維,我父親是處處受他牽制,有很多的關系已經被他破壞了,甚至就連季褔都被他干掉了,這種時期我也不敢做這個出頭鳥,畢竟咱們講的叫一個細水長流,你應該了解吧?”

  李康在大牢中是不清楚季褔的事情,可唐逸維的雷霆手段他也是領教過,并且,得饒人處且饒人,也多虧了他的藥膏,自己的雙指才能保住,受了這次教訓,李康覺得自己平時那完全不發育的大腦也竟然能分辨一些是非了。

  對方明顯是在用話搪塞自己!還在拿自己當傻子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