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40章 有命拿沒命花
  郭建文,唐逸維也不想再勸解他什么,有些事還得自己想通,總靠別人也總會吃虧。

  他先是來到了關押邢愷的牢房,邢愷此時也是神情惶恐面有菜色,本來歲數就大了,再加上這幾天發生的事,他不但沒能好好休息,偏還得受這種罪過,如果他要不是蠻族人,估計這小名都得丟在雪峰國地牢里。

  雪峰國的牢房,那是四大國家最有名的,進來之后,就算是不死也得扒層皮,里面大多數都是集體牢房,很多都是那種還沒執行的死刑犯,這些人在臨死前,都會對牢房的獄友開些小玩笑,例如吃飯用的筷子,以及牢房欄桿上的鐵屑,那都是他們最喜歡的捉弄道具,他們會趁著你睡著,把筷子悄無聲息的插進你的眼睛里,就在你哀嚎大喊之際,那一把鐵屑,直接塞進你的嘴里,而你面臨的代價,不僅僅是瞎了一只眼,相比幸運的人,鐵屑會劃傷你的口腔,甚至食道,如果不幸運,那么鐵屑會隨著你的消化系統進入腸道,隨著蠕動,逐漸的腸道因為重量而打結,還沒等你被釋放出來,小命就丟在了監獄之中。

  塔讀小~。>說—*.—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那么肯定就會有人問,為什么沒人幫助你,或者說,沒人會選擇反抗?

  這要怪,那就只能怪這獄警領到手的工資,大多數都被上面的人所貪污了,獄警一擺爛,死活也不管,反正進來的人,哪個不是社會上的渣滓,死在這里,總要比出去禍害別人要強得多,其次,每一間牢房中,都有一個靠能力管事存在,假如像那種因為小偷小摸進來的,還不算是鄙視鏈的最低端,像殘害兒童,侵犯婦女這種的罪犯,就算定罪較輕,也基本沒有一個能活著走出雪峰國地牢的,這種地下規則,也就在地牢中流行開來,他們有自己的制度,外面和這里就像是兩個世界。

  邢愷這種級別的官員,肯定不會被關押在集體牢房,其次,很多證據也都沒形成閉環,他也就算是暫時扣留。

  唐逸維打開了手上的盒子,里面是一些從酒樓買來的飯菜,邢愷這么大歲數已經餓了一天了,他也不顧及什么禮節了,連筷子都沒拿,直接就用手抓著吃。

  聞見菜味的罪犯們,吹著口哨,嘴里還沒干沒凈的叫道。

  “喂!新來的,懂不懂規矩,有人送東西,得先讓我們嘗嘗!”

  邢愷被這氣勢嚇得一哆嗦,唐逸維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別怕,就當他走出關押邢愷的單獨牢房,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時,一只手卻在這時候拉住了他。

  唐逸維看向拉住他的人,此人面生,至少唐逸維從未和他碰面過,他一挑眉毛,另一只手也伸了出來,并且做了一個標志性的“你過來啊!”的手勢,示意讓他把吃的拿過來。

  唐逸維一側身,順著月光才看清了面前這人的一臉橫肉,想必應該是某個小嘍啰,今天也算是他不開眼。

  將他的手打掉,唐逸維接著往聲音的方向尋去,可這卻讓剛剛拉住他的人,生了不小的氣。

  首發&:塔>-讀小說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滿臉橫肉的犯人叫囂著,絲毫沒有察覺事情的嚴重性,唐逸維轉過頭饒有興趣的看向他,笑著搖了搖頭。

  “我叫李康是許繼的結拜兄弟,如果你不想我出去之后找你麻煩,就把那一籃子吃的拿過來,聽懂了嗎?”

  說完,他還囂張的用手指敲了敲那生銹的鐵欄桿。

  面對威脅,再加上唐逸維也不認識叫許繼的,為了給他的人生上一課,唐逸維也只好出手,直接將那兩根敲著鐵欄桿的手指,輕松掰斷了。

  一聲好似殺豬般的慘叫聲,直接從牢房中傳了出去,甚至將很多已經睡著的囚犯都吵醒了。

  外面的獄卒也走了進來,手里還拿了一根鐵棒,敲了敲欄桿,有些火氣的罵道。

  “都TM幾點了,鬼叫什么?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隨即他才看見唐逸維站在一間集體牢房前,眼睛還在看著他。

  這獄卒也是個深知陰陽之道的老油條,他連忙換副笑臉,屁顛屁顛的跑到唐逸維的身邊,恭維道。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不知道五長老還在此地,剛剛是不是有那個不長眼的家伙逼您動手了?您告訴我,我來教訓他,別再臟了您的手。”

  這獄卒算是把那些趨炎附勢,溜須拍馬的小人物表現的淋漓盡致,唐逸維也沒回答他,只是往面前的牢房挑了挑眉毛,這獄卒自然懂啊,他又換上了那副閻王像,可看到受傷的人是誰之后,他只感覺眼皮直跳心直驚,尾巴根上冒涼風,這腦袋忽悠一下,心碎噶蹦一聲。

  牢房里的李康,正捂著斷指打著滾,獄卒這才回過頭,像是有些責怪,又像是勸告,在唐逸維的耳邊小聲嘀咕著。

  “五長老,此人可傷不得,他可是二長老兒子的結拜兄弟,在雪峰國也算是有不小的名頭,您說您……嘖嘖,怎么還惹到他了呢?”

  唐逸維非但沒有任何緊張,反而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正愁找不到你二長老的把柄,多虧你還有這么寶貴的兒子,哪怕是他的結拜兄弟,在這個地牢法則的世界中,也都能玩得轉,想必這許繼,也是個混世魔王。

  不過要怪,就怪這個老天無眼,緣分也妙不可言,你就算是混世魔王,那唐逸維就是滅天太歲神,僅靠這么點的體量,在唐逸維的眼中,還完全不夠看。

  有了新的調查方向,唐逸維也不管面前的獄卒如何警告,只是交代他,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另外大長老年事已高,還尚未定罪,讓他在監牢里,多少照顧一下。

  也不知道這獄卒是習慣了,還是這本身就是這里的規矩,他竟然恬不知恥的伸出手掌,大拇指和食指還搓了搓,意思很明了,就是要錢。

  唐逸維讓他明天換班后,去他的家宅去取,他現在手里也沒有,并且還說要給他一百銀狼,這可把獄卒給高興壞了,還得是大官兒啊,出手就是闊綽!可他不知道一句話,那就是,有些錢你有命拿,可是沒命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