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22章 惡貫滿盈
  首發&:塔>-讀小說

  既然不算是錯殺無辜,那二貨男人唐逸維索性也不管了,反正怎么樣也都是狗咬狗一嘴毛,他拖著早已死去的許鵬尸體去了雪峰城王宮。

  唏噓一聲,想不到一個長老,無論是住的還是私兵規模,竟然比這國家的國王都要好,這些錢從哪來的,他也不想多動腦子。

  一路上親衛見唐逸維來了,也不管他拖著的尸體,皆是敬軍禮放行,這是郭建文交代下來的,也是屬于唐逸維獨有的特權。

  兩人在經歷了圣山之旅后,郭建文對唐逸維幾乎就再也沒有防備之心了,甚至,他有一種使命感,認為唐逸維才是能徹底驅逐魔族的關鍵,再加上唐逸維也不跟他提什么要求,兩人之間已經不是君臣之交,更像是摯友,彼此也無秘密可言。

  郭建文此時還在翻閱最近的奏折,很多反映的都是雪峰國常年最頭疼的問題,那就是蠻族人和普通人類之間的隔閡。

  這種從一開始就存在的問題,并不是郭建文不想解決,主要的關鍵就是,根本沒有解決的方法,要么將一種驅逐,要么就是強制性的共存亡,這很明顯,都不合理。

  他也經常為此而頭疼,甚至有很多同族之下,反應蠻族人的地位早就低于普通人類了,甚至還有起義反君的出現,他也是趁著大亂剛起,就下令鎮壓,這種無法全都顧及的困惑,也一直得不到解決。

  聽見門外有動靜,他合上了奏折,整理了一下衣服,沒人報名,這說明來者一定是唐逸維,可當唐逸維開門,身后還拖了一具尸體時,郭建文無疑有些震驚。

  而更讓他震驚的是,這尸體,竟然是三長老許鵬!

  還沒等他問些什么,唐逸維就說道。

  首發&:塔>-讀小說

  “今天我被人暗殺,對方沒能得手,我打探了一下就是許鵬花高價要買我的人頭,我去他的府上鬧事,可里面的家丁丫鬟皆盡被屠,結果你猜猜怎么回事?”

  這一個問題問的郭建文有些發懵,他指著許鵬的尸體嘗試性的說道。

  “莫非是仇人尋仇,他也被殺了?”

  許鵬這人早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公開和郭建文對著干了,很多長老院的規矩,也都是這人打破的,只是沒什么好的人選,要不然,郭建文也絕對不會讓他勝任許久。

  對于他的死,郭建文甚至都沒有一絲可惜和憐憫,有了圣山之行,他深覺自己的身邊有內鬼,要不然對方怎么可能知道圣山的位置,并且算好時間去截殺自己。

  只是許鵬比較聰明,他特意的與秋文斌發生過沖突,并且鬧的場面還很難看,所以下意識,一旦有和秋文斌有關的事,也都不會懷疑到他的頭上,只可惜,遇到的對手,是思維跳脫的唐逸維。

  唐逸維搖了搖頭,解釋道。

  “他布了個局,先是把家眷處死,弄成我亂殺無辜的假象,再讓私兵冒充官兵來截殺我,只可惜,他還不是對手,而且最大的變數就是他找的那名暗殺我的二貨,估計現在還在那殺私兵呢,你快下令派人去抓吧,估計那私兵里面還有不少的死刑犯。”

  “哦?”

  郭建文一聽到私兵,就想起原來負責監斬的工作就是許鵬安排的,見唐逸維這么說,一切也就合理了,城內時不時就會有人失蹤,報案許久也查不出什么結果,他一拍桌子,門外把守的親衛進來,郭建文交代道。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派精兵一千去許府處理命案,凡是在場者皆盡收押!”

  親衛抱拳接下,剛想出門時,唐逸維胳膊一甩,把許鵬的尸體丟在了親衛的面前,那名親衛也是明白什么意思,就學著唐逸維抓著許鵬的胳膊,又將他拖了出去。

  許鵬在親衛里的名聲也是差得離譜,一是他本來說話就容易得罪人,二是每當涉及調查之類的事件,他都借著自己三長老的身份,拒不配合,這次算是徹底的栽在了唐逸維的手上,只是這死法的確有些不符合他的身份了。

  “你就不懷疑我,想要擾亂雪峰國的秩序嗎?”

  唐逸維的話郭建文聽得明白,這許鵬也肯定是唐逸維殺的,郭建文搖了搖頭,臉上露出笑容,對唐逸維他可是放了一百個心,如果要是他有私心,在圣山之行中,有無數次他都有機會殺掉自己,并且自己也絕不可能在他的手下存活,實力真的是太懸殊了。

  郭建文笑著回答道。

  “從圣山回來,或者說在去往的路上,我就對你沒有任何的不信任了,要不然我也不可能給你這么多的特權。”

  唐逸維點了點頭,這是一句他很滿意的答案,要說他能力上來了,人也就不乏狂妄了些許,對于什么金錢和女人的追求,這些對他也都是過眼云煙了,千里馬常有,可伯樂不常有,此時的唐逸維就是那一匹唯一的千里馬,上一個不能慧眼識珠,而這一次他也總算是遇到了真正懂得價值的伯樂。

  有著精兵的鎮壓,就算是那二貨男子,也因為體力不支被逮捕了,剩下許鵬的殘兵也被蠻族精兵們關押在地牢之中,對于他們來說,那里才是他們真正的歸宿才對,想不到好不容易從地牢中被解救出來,結果沒幾天享受的時間,又被抓了進來,他們也不時的辱罵著許鵬,這人從生到死一直都是被人謾罵,許鵬也算是頭一個了。

  第二天全城就貼著告示,上面寫著。

  首發&:塔>-讀小說

  “三長老許鵬,私自招募過量私兵,以權謀私釋放死刑犯人,并且勾結別國暗殺國王,買兇殺人等罪名坐實,現已被勇者絞殺。”

  而許鵬的家人也獲得了地牢體驗大禮包一份,只可惜他們這輩子恐怕再也不能出來了……

  唐逸維站在一名犯人面前,那人正是刺殺他的二貨男子,他此時被鐵鏈緊緊鎖住,動彈不得,但是嘴里卻沒完沒了的辱罵著,無非也就是一些懦夫之類的話,對唐逸維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而唐逸維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停不下來的嘴徹底閉上。

  “我想收你做侍衛,總比你在這大獄之中要強的多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