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13章 劍拔弩張
  兩人離開的時候,唐逸維早就失去了一切耐心,這就像是你在上班的時候,暢想下班能喝到一杯冰鎮啤酒解乏,而當你喝進嘴的時候,你發現這啤酒是溫的,并且還倒在杯子里至少三天了,難喝的一批。

  站點:塔^讀小說,歡迎下載-^

  期待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人確實是同一個人,長相甚至裝束和體香都一樣,就是換了個靈魂,你說唐逸維難不難受,而且暫時還沒有什么解決的方法。

  這一路上,不說是相談甚歡吧,至少也是沉默寡言,都說上山容易下山難,唐逸維更深層次的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也徹底的失去了關于這個世界的任何希望,他甚至想直接把那三名勇者綁來,直接驅逐了魔族,早一天完事,他也早一天回家。

  身后的“喵小吉”也是十分懂事,她也不開口問兩人發生過什么,就跟在他身后,那氣氛甚至詭異的有些嚇人。

  “喵小吉”不屬于凡體,她不需要進食,要不然被關押在此不知道多少年,要餓早就餓死了,唐逸維呢現在也沒有吃飯的心情,反正體力也是無限的,這一走也就無視了白天黑夜,本來他上山走了三天的路,僅僅是第二天的午夜,他們就回到了一開始,郭建文扎營的位置。

  唐逸維找尋了一圈,也沒看見郭建文以及蟒蛇姐姐和狼群的影子,這可就奇了怪了,他們不可能亂跑才是,雪地里的腳印也被風雪掩蓋,他們也只好在此等待。

  一天,兩天,隨著時間的流逝,唐逸維卻再也坐不住了,他們不應該是出去覓食了,有狼群,外面的氣溫又冷,以蟒蛇姐姐的性格,不可能離開營地,不會是自己又進入了幻覺,眼前的一切也都是假的?

  唐逸維搖了搖頭,似乎是想把這種想法拋出大腦,眼前的“喵小吉”坐在地上,腿蜷縮著,看上去人畜無害的,也不可能做害他的事。

  就在他還在抉擇要不要出去找尋之際,帳篷外面出現了甲胄磕碰的聲音,像是一群穿著重甲的士兵行軍,唐逸維向“喵小吉”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借著風刮起帳篷的一角,他向外面一看,那黑色的軍甲,就算是過去千年,唐逸維也能認得,那是凌逸風禁衛的甲胄,也是當天押送他去老國王陵墓前,那些禁衛穿著的制式盔甲。

  那是一種產自青云國特有的鐵礦,所鑄造的盔甲,反光性差,重量輕,但堅固耐用,是打造武器盔甲的最好選擇,由于產量低,也只有禁衛才有資格申請使用,就連如此出名的陸家軍統帥,都沒有這個特權。

  可見凌逸風的手筆之大,從禁軍之中,兩個人的身影尤其明顯,對形象在意的凌逸風,就算是如此惡劣的天氣,他還是穿著一身得體的棉服,反觀他身邊的秋文斌,就沒有這種待遇了,他穿著御寒的獸皮,像是個內侍一樣,跟在凌逸風的身后,從而受他指使。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他們來此地做什么?”

  唐逸維心中問道,可他也并未輕舉妄動,他怕郭建文被他們捉了去,萬一自己的魯莽舉動會傷了郭建文的性命,這等罪過,他可承擔不起。

  對方未過來,唐逸維也不動聲色,可“喵小吉”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打了個響亮的噴嚏,這一下子就引起了外面人群的注意,唐逸維幽怨的回過頭,看著“喵小吉”,就算是被封印已久,她也知道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可她也是實在憋不住了。

  凌逸風示意派人過去看看,就在禁衛馬上接近帳篷,想要打開時,唐逸維也悄聲拿起帳篷中的馬槊,想要給對方一個透心涼,這時,外面卻有人大喊道。

  “我在這里,你們不用再找了。”

  唐逸維能聽出,那是郭建文的聲音,他知道自己已經回來了?那為什么還不與自己見面呢?用馬槊挑破一塊篷布,只見郭建文身后跟著一群雪狼,狼群中還有一條看上去就猜不出年歲的蟒蛇,那不就是蟒蛇姐姐嗎?

  這一嗓子,也把對方的注意力轉移到了郭建文的身上,凌逸風向前走了幾步,極為得意的說道。

  “郭蠻王,別來無恙啊。”

  雪狼的戰斗力,哪是他們這些訓練有素的禁衛能比的,郭建文看向人群之中的秋文斌,臉上帶著憤怒,還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郭建文也未回凌逸風的話,只是淡定的問道。

  塔讀@
  “你們能來這里,想必也是這個狗腿子出的計策吧?”

  秋文斌毫不在意,他晃蕩著身子,挑釁道。

  “是又如何?別以為你是蠻王我就怕了你,就你們雪峰國,遲早也都是青云王的天下,憑借著我們共過事,勸你還是投降為好,我還能替你向青云王美言幾句,饒你不死。”

  那模樣真是要多賤就有多賤,唐逸維都恨不得出去抽他幾個耳光,合著當狗腿子還有理了是吧,臉上還有光了是吧?

  郭建文并沒有因為對方的嘲諷所激怒,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保證唐逸維的安全,也并非是他不愿意和唐逸維見面,其實這兩天,凌逸風的軍隊也一直在附近晃悠,再加上他們其中有狼群和蟒蛇姐姐,實在是太容易暴露,他們這期間一直躲在附近的山洞里,準備等凌逸風眾人離開這里,他再去找唐逸維也不遲。

  那些禁衛看上去就非等閑之輩,恐怕自己的二十名禁衛軍,在他們面前也完全不夠看。

  這也的確,禁衛全部都是軍隊中精英中的精英挑選而出,這二百人的規模,換做是最有錢的藍溪國,藍溪女王也難有此等手筆去培養。

  差距之大,人數的不平衡,也讓郭建文對他們有些畏懼,盡可能減少傷亡,才是硬道理,狼群已經在對抗劉義劉全時,死去了幾只,如果真要打起來,恐怕它們都會葬身此地。

  就在雙方持續僵持之際,唐逸維拿起馬槊,挑起帳篷,很是拉風的走了出去,他嘴里還銜著一根稻草,把手中馬槊對著凌逸風一指,嘴里說道。

  “凌逸風,別來無恙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