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09章 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
  “神?真的存在嗎?”

  這應該是郭建文這幾天,問唐逸維問的最多的問題。

  一開始唐逸維還按照自己的想法跟他解釋一番,后來索性直接不回答了。

  什么狗屁的神明,你見過哪個神明能把人變成那個德行。

  唐逸維心中吐槽著,現在的他們已經到了圣山山腳,接下來每一步攀登都伴隨著風險,他可不想一個不小心,在折在這。

  郭建文呢,也難怪他像個復讀機一樣的來回問唐逸維,畢竟這超自然現象發生的也太頻繁了,先是雪峰國所有人都做同一個夢,接下來這拔地而起的神殿突然出現,并且還帶走了兩條鮮活的人命,可里面明明供奉著神明,那又為什么會變成魔物呢?

  他想不明白,就覺得唐逸維作為外來人,可能見識的多,懂得也就多,這一問沒想到給對方給問煩了,甚至晚上睡覺都不和自己一個帳篷睡了。

  對于宗教,唐逸維一直都是以尊重但不信任的想法來對待,從歷史上講,每一個宗教的興起,都和當時君主維護王權多少有些關系,如果當時不是黑死病,歐洲死了三分之一的人,人們所信奉的神明也沒能拯救的了他們,那時候的大家伙哪還信什么神明了,于是文藝復興開始了,大量對宗教抨擊的作品也呈現了出來,霎時間,歐洲竟然呈現出了勃勃生機,萬物競發的境界。

  要論神明,唐逸維更相信一種說法,神明可以存在,但是他們根本不關心凡間會不會變成煉獄,就像這魔族出現,東元大陸多少個信奉的大神,也沒露個臉吧?

  神性和人性永遠都沒辦法作對比,這種思想就算是解釋給郭建文,那個頑固腦袋也想不明白,就像追女孩一樣,對方不喜歡你,你就是通過瘋狂的撒幣行為,對方頂多就是禮貌一笑,禮物照要,兩手一背,imsorry,他不就是這么過來的么。

  這一下圣山的隊伍,氣氛也就變的微妙了起來。

  郭建文就像個委屈的小媳婦,只是這么一代入,唐逸維還覺得挺惡心的。

  你想想,一個兩米身高的魁梧大漢,成天摳這個手,問你這問你那的,你不惡心嗎?你不害怕嗎?

  到了圣山的區域,那天氣就不能用鬼天氣來形容了,幾乎是每一天都要經歷暴風雪的洗禮,唐逸維吧倒是不怕冷,他經過改造之后,身體的承受能力至少已經可以當宇宙飛船的材料使了,郭建文呢,成天背著塊圣木,趕著狼群,偶爾還得把馬上進入冬眠的蟒蛇姐姐抱走,身兼數職不說,還得受唐逸維的白眼,他也委屈,但他越這么表現,唐逸維就越反感他,md老子可不好你這口,自家媳婦還在山頂上被關著呢,要不是因為她,老老實實的在青云城享著褔不比這個痛快?

  經過幾天的跋涉,他們也來到了圣山的半山腰上,別以為這圣山多么好攀登,只是在云層下面,山路還算平整,可他們接下來的路,幾乎都快與大地平行了。

  唐逸維堅持的讓大家在此地扎好營寨等他回來,可蟒蛇姐姐和郭建文卻不同意。

  蟒蛇姐姐和唐逸維呆的久了,稍微離開確實有些不適應,這個也能理解,至于郭建文呢,還是因為那個圣木的事情,畢竟這是他們蠻族人的圣物,直接交到一個外來人手里,萬一出了什么事,他回去也沒辦法交代了。

  他們找到了一個山洞,躲避風雪,唐逸維坐在火堆前,神色認真且態度良好的勸解道。

  “我的身手,上去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在這里也有不少的野生動物,依靠狼群們的捕獵,你們也有足夠的食品,喝的就把浮雪融進鐵鍋里,燒開了喝也沒啥問題,你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郭建文摳著手,后背背著的圣木,有時候他睡覺都不敢摘下來,生怕是丟了或者碎了,見他又不說話,也不同意,唐逸維重重的嘆了口氣。

  說真的,當時他心里都有一種把郭建文打暈,搶走圣木的想法,可最后還是放棄了。

  郭建文對他不薄,而且愿意相信他,甚至在長老會面前還為自己作保,如果這么做,那也太不厚道了。

  聽到對方的嘆息,郭建文把身后的圣木從背包里拿了出來,這一路上,唐逸維也都沒見過這傳說中的圣木到底是個什么鳥樣,如今一見,還真不如個鳥樣呢。

  說是圣木,看上去就是個一條破木頭,而且上面還被蟲子磕的千瘡百孔,像個捅開的馬蜂窩似的。

  郭建文沒抬頭看他,只是自己自顧自的說道,就像是在講故事。

  “別看圣木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據說它生長在圣山之巔,高到直接可以觸碰到天境,也是連接神與人之間的橋梁,我們的祖先全靠借著它的萌陰下,才能發展到如此的景象,知道我為什么一路上都問你那個問題嗎?可能怪我太愚笨,想不清楚神明為什么會拋棄我們,蠻族人和人類也沒有什么差別,為什么要對我們如此?我經常睡不著覺,時常沉思,我作為頭領,作為國王,作為這蠻族人至高的榮耀,卻無法帶大家走出困境,會不會是我,讓神明不高興了,讓神明不抱有希望了?”

  郭建文的表情痛苦,他抱著那塊圣木,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唐逸維無奈的搖了搖頭,要不為什么說郭建文是四個國王之中最得民心的,也是知名的明君,任何問題都大包大攬的算在自己身上,時常的自省,找自己的問題,普通人都做不到,但作為國王,他的這種美德就會無限制的被放大。

  有一句話唐逸維印象深刻,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

  這句話聽起來像是別管別人的事,管好自己就行了,但是如果每個人都能管好自己,天下豈不是太平了?如果真的每個人都能像郭建文一樣,戰爭?那就是個笑話。

  郭建文把手里的圣木放在了唐逸維的面前,轉身回到帳篷中,甚至連一句囑咐都沒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