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99章 包容和理解
  因為雪峰國大半部分都是在凍原區域建城,別看現在還是夏天,雪峰國的氣溫已經和其他國家的冬季差不多了。

  所攜帶的口糧有限,不過好在是獵戶們只是將他們護送到圣山的無人區域,就會在那里駐扎營地,而唐逸維和郭建文就要隨時按照環境選擇流動扎營了。

  四人一蛇一路向北,這路上要途經一片野生動物棲息的密林,獵戶的作用也就體現出來了,第一晚就有肉吃,這算是個好兆頭,本來郭建文的親衛們想要護送,可被郭建文拒絕了,也是他想到心誠則靈這句話,如果自己一步一步的登上圣山,沒有依靠任何幫助的話,那么生命之神,也會福澤子民,幫助他們度過這一次的難關吧……

  前方的旅途一切都是未知數,有唐逸維在身旁,他倒是不擔心生命保障問題,原始部落都重視神話里的預言,甚至他也聽說過傳言,會有一個人帶領他走上這東元大陸之巔,只是他不確定會不會是眼前這個啃著兔頭的男人。

  唐逸維經過身體變化后,食量無疑也是大幅度的增長,動物的油脂能夠讓他更好的御寒,雖然現在還不覺得冷,但圣山附近至少溫度會驟降二十度左右,到處又都被冰雪所覆蓋,他就算是力量再大,速度再快,可終究還是個人類,他不能像李炤水那樣御空飛行,一切都要有發力點,可陡峭的山巒,冰面的滑坡,都無疑是他最大的弱點,在冰面上他不能確保自己的能力可以完全發揮,而且一旦有過大的響動或者是動作幅度,所造成的雪崩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有時候不得不說,人類在大自然的面前,還是渺小的像一粒浮塵,殊不知敬畏,只想著利用……

  動物油脂也讓唐逸維感覺到體力充沛,那兩個獵戶白天趕路也都累了,早就去搭建的移動帳篷內休息去了,唐逸維坐在火堆前一言不發,郭建文湊到他的身邊,看表情像是想問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因為他給所有人的印象,看上去極好說話,可就是那種強大的自信感,讓郭建文這個凡人都不知道該怎么接近。

  唐逸維像是看出了郭建文的想法,他臉上帶著淺笑,盡量讓自己顯得人畜無害,甚至還擺出了個傾聽者的姿態,示意他但說無妨。

  郭建文也是頭皮一硬,坐在了火堆前唐逸維的對面,而他的第一句問話,就讓唐逸維感覺到有點想笑,如果不是怕吵醒那兩個獵戶,他絕對不會控制自己。

  “你說,凌逸風他…會不會有一天統一整個東元大陸?”

  凌逸風這人,唐逸維說是熟悉倒也不夸張,雖說他來到這個世界,更多的時間是在前往雪峰國的路上,在青云城大概也只有一個多月的居住時間,別看時間短,但就以凌逸風如何對待他,他也早就把凌逸風這人的性格知道個大概了。

  凌逸風說他是小人,也并不是完全正確,因為有些事他也不瞞著唐逸維,甚至都能讓他知曉想法,充其量,也就是個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人。

  為了順利上位,不惜在老國王的補藥里下毒,甚至為了給自己解套,竟然將自己的叔叔一家盡皆處死,趙尹默甚至都不如他養的一條狗,說放棄就放棄,有時候唐逸維都懷疑,自己的那一次場景再現,他會不會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計劃,從而順理成章的把責任都推給了那個第一次見面,就腦袋分家的王爺身上。

  過去他就是個能力不足的普通人,那小婉和小雨手段有多厲害,他也完全不知道,甚至有可能他們在中堂研究計策之時,這些關鍵的情報他就已經全部知曉了,而自己,也就是棋盤上被踢出局的棋子而已。

  回想到這些,他也感嘆君王們的上位,大多也都裹挾著這些陰謀陽謀,像郭建文這種人也算是個君王奇葩,也好在他家就他這一個孩子,要不然恐怕也活不到現在。

  塔讀@
  這些想法也就是一瞬之間,唐逸維收起笑容,他倒是反問了郭建文一個問題。

  “那依郭蠻王所見,治理這東元大陸,最需要的能力是什么?”

  郭建文這個問題幾乎是想都沒想,他急切的說道。

  “是包容和理解,我覺得這些才是最需要的,百姓們無非也就是想要個安家之所,他們的需求不高,我們這種在上位的也應該理解他們,同時不同種族,所需要的包容就會涉及更多,但我實在也是想不出有什么好的方法,你看看我國的兩大種族就是如此。”

  說完他甚至有些羞辱的低下了頭,當然這也怪不了他,郭建文雖然是個典型的明君,甚至都可以寫進書本里名揚萬代的典例,但這些想要實現還是需要時間,僅僅是他有這種想法,這還完全不夠,不過也應該給他打一針強心針,至少讓他堅定這個想法才行。

  唐逸維想到老國王死后,竟然連自己的親生子嗣都不為他送那最后一程,便說道。

  “老國王凌覆云就是被凌逸風長期下毒最后不治而亡,他甚至都沒有讓老國王入土為安的想法,我當時被關在王室寢宮內,守了三天的孝,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眠,從寢宮被放出來的時候,我甚至都不知道這是現實還是在夢境,可他竟然讓我和老國王身邊最寵幸的宦官為其掘墳,就連入土的那一刻,他還在接待著其他兩位國王,就連看都未曾看過一眼,你覺得這種人,他會做到你說的那兩點嗎?”

  唐逸維的語氣不夾雜任何的情緒,就像是在講一個無關緊要的故事,可郭建文的情緒還是被他帶動了起來,甚至聽到最后,他將拳頭深深地錘進地里,那聲音,甚至都讓已經睡熟的兩名獵戶從夢中驚醒,他們翻開帳篷,拿著武器,還以為是遇到危險的打斗聲呢……

  唐逸維站起身,他拍了拍卷在他身旁的蟒蛇姐姐,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中去,很明顯今天他不想回答更多的問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