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83章 “白馬王子”
  唐逸維肯定是不能白收下這份禮物的,他還記得曾經在青云國看見的那桿鑌鐵槍,十兩銀子,這對一個普通家庭來說,足夠用來生活一年之久了,他推辭道。

  “你是以這為生,我也不能白要,這樣吧,我這有二十兩銀子,你再幫我打造一把用來近戰護身的武器可好?”

  說罷,唐逸維從褲兜里掏出半個銀鋌,放在了牛大力的手里。

  這年頭,銀子一般都用在大宗交易上,就像這買武器一樣,店家也不會以次充好,都想招攬回頭客,畢竟能出手如此大方的人也一定非富即貴,這桿馬槊唐逸維都感覺二十兩都算是給少了,可沒辦法,他手里就帶了這么多,剩下的盤纏還在行李包內,他也只好借著再幫他打造武器的機會,等下次取來時一次付清。

  牛大力見他執意如此,他也不好拒絕,其實唐逸維忽略了一件事,就是這里盛產鐵礦鐵器,武器也比青云城要便宜的多,二十兩足夠打造三桿同規格的馬槊了。

  牛大力詢問道。

  “不知勇者用哪樣武器相對順手?”

  
  唐逸維拿起那把馬槊,單手掂了掂重量,這下連路過的行人們也都駐足觀看,唐逸維的表演……

  那馬槊足足有五十斤重,在唐逸維手里就像個塑料的仿真玩具,槊和長槍還是有差距的,槊更像是槍和狼牙棒的結合體,既可以作為鈍器配合馬匹的速度,輕松沖散軍隊前排的重甲步卒,其槊鋒也可以像長槍一樣戳刺,就像唐逸維要求的一樣,這種用來沖陣用的重型武器,一旦有敵人近身,槊桿足有四米的長度,就做不到近身防御的作用了。

  唯一缺點就是這馬槊太長,本就不是步戰用,再加上唐逸維又矮,顯得還是挺突兀的……

  “這樣吧,幫我打造一把護身劍,劍鋒別超過60就行,這雙手也都能駕馭。”

  唐逸維用手指將馬槊挑起,像是在測試平衡點一樣,這一手又無疑讓這些圍觀看熱鬧的還有牛大力本人震驚不已。

  這得是多大的力量,一根手指就能支撐著五十斤重的武器……

  牛大力甚至都忘了答應唐逸維打造武器的事,眼前只管看他表演,牛大力和牛大壯一樣,都是天生神力,可他也做不到此等動作。

  “牛大哥,你聽清楚要求了嗎?”

  唐逸維有些疑惑的問向牛大力,牛大力這才反應過來,趕緊一拍腦門,從一旁拿過一個用來記賬的本子,本子旁邊還有舔飽了墨的毛筆,他將唐逸維的要求一一記下,這才笑著說道。

  “你且放心,我今天就幫你打造,明天你這個時候再來取就好。”

  牛大力一看就是做買賣的好手,臉上的笑容極有親和力,與他弟弟牛大壯相比,他無疑更適合做這一行,唐逸維一抱拳表示辛苦,隨即想了想又問了一嘴。

  “牛大哥,你知道這鎮子上有一個從青云城來的說書人嗎?”

  牛大力聽完笑著指著北側人更多的方向,說道。

  “他經常在那邊的酒樓開講,我還聽過幾次,挺有意思的,不過看他的身材五大三粗的,也不像是個專門說書營生的,你去那邊找找,應該能尋到他。”

  有了牛大力的指路,唐逸維也不準備在此停留了,兩人又寒暄了幾句,唐逸維就挑起那桿馬槊向北側酒樓的方向前進了……

  也不知道是這一身破爛不堪的行頭,還是他蓄起的胡須,這路過的商販也不像是在青云城喊他公子這種稱呼了,清一色的這位兄弟看看我鋪上的寶貝,唐逸維有苦難說,這讓四五十歲的人喊他兄弟,多少有點侮辱人了。

  也難怪,唐逸維蓄起胡子本來就顯老,再加上半年以來的風吹日曬,臉上也難免留下歲月的痕跡,結合他那在陌生世界守望了兩千年的孤寂氣質,說他沒有點故事,那肯定是誰都不信的。

  走了大概十五分鐘的路程,有一家酒樓叫雀云樓,門口排著長隊,里面還有不停叫好的聲音出現,他又問了問排隊的人,果然他尋的說書人就在此地。

  可面對足足排了十幾米的長龍,唐逸維一臉的苦笑,這是得多火,才能有如此多的擁躉聚此。

  老老實實的排隊,頂著烈日的暴曬,足足等待了一個時辰,好不容易馬上就踏進店里的時候,從不遠處傳有馬蹄聲來襲,等那人來此后,看著像是個富家的公子哥,他一身白衣白靴,所騎的馬匹也是通體雪白,長相不說是三分像人吧,至少可以說是七分似鬼,令唐逸維不得不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他爹媽的神奇搭配,這得是什么“優良”的匹配機制,才能打造出如此不同于凡人的長相。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他頭發像鐵絲一樣直立著,本就偏黑的皮膚,在這一身白的照耀下更加顯黑,臉上的麻子坑都有一種月球表面的既視感,三角眼睛配合那四方大嘴,朝天鼻搭配著那聊勝于無的眉毛,可以說是他把丑這個詞語發揮到了極致,唐逸維甚至懷疑,造物主創造他的時候,是不是拿錯了圖紙,還是說李逵要代替唐僧去取經……

  關鍵這還沒完,令他震驚的事情也僅僅剛剛開始……

  無論是街上的少女,還是在他身后排隊的少婦們,無一不露出驚羨的目光,嘴里還不忘稱贊著,就好像眼前的這位,是他們心中的白馬王子一樣,關鍵看上去又不像是因為家境實力而故意諂媚的夸贊,更像是發自內心一樣……

  不僅僅是婦女們,就連這里的男性也是如此,他們臉上有嫉妒,有憤恨,甚至有的還有那么一絲不易察覺的喜悅……

  那黑臉漢子下了馬,一開口,沒讓唐逸維直接捂住耳朵,果然,那聲音也是不負唐逸維所期待的極其“悅耳”。

  摩擦玻璃的聲音,粉筆斜著刮蹭黑板的聲音,以及急剎車和裝修時角磨割墻的聲音,這些全部結合在一起,唐逸維更寧愿選擇聽這些混合“演奏”,也不愿意聽眼前黑臉漢子那一口口“天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