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71章 失效的霹靂珠
  夜深了,唐逸維躺在床上,回想著來到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事情……

  那條黃金蟒就盤在他的身邊,吐著信子,看著他發呆,這一人一蛇相處的也算是非常和諧,其實有時候,唐逸維也在嘗試自己有沒有喵小吉帶給他的額外能力。

  他來這之前,確實是個極其堅定地唯物主義者,什么所謂的牛鬼蛇神,都沒有一個窮字可怕,可來到這,喵小吉和魔族的存在,讓他的世界觀也發生了轉變,就像一開始所說的,這里就好像他的一場夢,只是他沒辦法醒來。

  思緒也越想越亂,他摸了摸黃金蟒的蛇頭,就那么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你能聽懂我說話嗎?”

  就這么一次嘗試,唐逸維卻聽見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你在跟我講話嗎?”

  這就好像鬧鬼了一樣,聲音還不是黃金蟒發出的,就好像是他大腦里出現了幻聽,臆想出來的一樣。

  唐逸維不信邪,他又嘗試性的說了一句。

  “你要是能聽懂,就點點頭。”

  這次可不是他誤以為的幻聽了,腦海里一個知性女人的聲音,加上眼前黃金蟒的點頭,也證明了這一點。

  “我一直都能聽懂你說話,只是別人我聽不懂。”

  你看看,這特殊能力不就來了嗎?

  唐逸維趕緊起身去找院子里的大公雞,跟在它屁股后面雞哥雞哥的叫著,那只大公雞就像是看傻子一樣,腦袋一歪,脖子一擰,沒有半點的聲音回復他。

  他有些失望,如果連家禽甚至小到昆蟲,他也能順利溝通的話,對以后有關刺探軍情的機會無疑更上一個臺階,畢竟誰也不會防著一只小小的飛蟲吧。

  唐逸維試了又試,抓了一只蚊子,結果也是相同,非但沒有任何的回聲,還賞了他手背上一個大扁包。

  最后氣呼呼的躺在了床上一言不發。

  那黃金蟒詢問他這是怎么了,唐逸維告訴他實驗結果,倒是讓這條蟒蛇笑話個夠嗆,假如你大半夜看見一個人,追著一只公雞,不停地在背后喊著雞哥雞哥,你會不會以為他可能還要來個唱跳rap……

  黃家村的女人們也頭一次睡了一個踏實覺,這一醒來,干活的勁頭也就更足了。

  唐逸維眼睛頂了兩個黑眼圈,很顯然是沒休息好,他一直琢磨這個問題,到底是物種的原因還是本身年齡的問題,那條黃金蟒已經有了近三百的年歲,另一個更可怕的消息,就是昨天他殺掉的黑熊,至少活了五百年,在這方圓百里,再也沒有比它們兩個再長壽的生物了。

  熊哥,并非兄弟不仗義,你說你要是提前跟我說話,我不就不下死手了,這出門領著一條蟒蛇還不算拉風,要是后面跟著頭三米多高的黑熊,那才叫拉風,再狂妄點,弄一只大型的虎斑金漸層,想想就過癮。

  此時的烏涂山,禿鷹帶著昨天跟他頂嘴的女人,還有一眾兄弟,再往黃家村走去,那只黑熊也不知道躲到哪了,禿鷹吹過的牛,那就是潑出去的水,男人在女人面前,特別是自己喜歡的女人,都會特別有表現欲,他亮了亮身上健碩的肌肉,一身白色虎袍倒是有些霸氣,只是那個地中海發型確實有些破壞氣氛……

  就在他們經過一片喬木林時,禿鷹身旁的女人卻有些不太自然,這里已經是自己布置陷阱的位置了,可那霹靂珠為什么失效了……

  原來唐逸維發現的火器,就是眼前這個女人所造,她將那火器設置在此,也是特意引禿鷹過來,一旦踩到觸發機關,就算不死也得重傷不可。

  這條山路已經很久沒人走過了,一是過于崎嶇,二是聽說這烏涂山的黑熊吃人,哪怕是近路,那些商人也都會繞遠走官道。

  她哪里知道她所設計的一切,都被唐逸維破壞了,這時將禿鷹帶進黃家村,那不是引狼入室嗎?

  她的腦子里飛快的想著辦法,哪怕是犧牲了自己,也不能讓黃家村的姐妹們跟著遭殃,可她還是太天真了……

  后腦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她昏睡了過去,禿鷹看了一眼附近的樹木上有著物體碰撞的痕跡,他能走到這個位置,沒些心機自然是無法上位的。

  一個手刀將女人帶入嬰兒般的睡眠,他警惕的告訴身邊的弟兄。

  “這附近可能有陷阱或毒箭,接下來每走一步,大家都給我小心著點。”

  那小六子一夜未回,就已經十分可疑了,所以從始至終,他也都在演戲,這女人越是讓他路過哪里,那么哪里就是最危險的!

  這些人幾乎是半蹲著身子,用刀將落葉分開,露出原來的那條小路,好像這個山寨的人,都很喜歡那種一字長蛇陣,前面的人只要沒事,那么后面只需要走相同的路,這種排陣,唐逸維直呼內行。

  走出了烏涂山,黃家村就在眼前,禿鷹從一旁的樹葉上,看見了血跡,他用手指捻了捻,又在鼻子底下聞了聞,這應該是一種野獸的血,腥氣太重了。

  他順手將手上殘留的血跡擦在了一旁扎著小辮的兄弟身上,那人也沒多說,只是有些嫌棄的看了一眼禿鷹。

  他們走進黃家村,可街上一個人都沒有,靜的可怕,禿鷹放下肩膀上睡著的女人,拿出短刀,一腳踢在一家大院的院門上,隨著院門的打開,里面甚至連一個活物都沒有,禿鷹一口痰,吐在了供奉亡夫的靈位上,他接著又換了一家,可結果還是如此,所有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他拍了拍腦門,嘴里啐道。

  “md,真邪門了!”

  就在他們走街串巷時,對面竟然走來一個陌生的男人,他穿著一身青云小衫,身上背著行李,就像是經過這里的異地商人。

  禿鷹他們靠什么存活,那就是打劫路過的商人,有些青云國的商人占小便宜,不雇鏢局運送,偏要自己走著無人的山路,那不劫你劫誰?

  身后的弟兄都亮了刀,可這男人就像是沒事人一樣,繼續向他們的方向走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