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67章 寡婦村
  最后還是和唐逸維有過接觸的那個女人走出了隊列,她撿起地上的皮鞭,雙手顫抖著,她看向唐逸維那帶有鼓勵的眼神,最終咬了咬牙,一鞭子打在了那個腦門還嵌著彈丸的男人身上……

  有第一個人這么做,第二個,第三個…越來越多的女人開始反擊,她們嘴里沒有任何的話,撿到皮鞭的就用皮鞭抽,剩下手里什么都沒有的,她們就用腳去踩,仿佛要把許久積累的怒氣散發出去,那兩個男人竟然就被這群女人活活打死了,她們這邊唐逸維就不管了,他還有別的事要做。

  他提起被撞得眼冒金星的帶頭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臉,這看上去像是沒用多大的力氣,實際上就猶如靈魂拷問般的使那男人在昏迷中清醒。

  反派嘛~話多嘴硬都是反派們的硬傷,就以唐逸維非人的手段,他仍還報著別人的名號作威作福,可他恰好還歪打正著,所提的人名,竟然就是和唐逸維有著不小瓜葛的秋文斌……

  “小子,你別張狂,等我大哥統一了這里,我要把你的腦袋當尿壺用!”

  “怕了吧,我大哥是秋文斌!”

  “小子,現在就算你道歉也沒有用了,我已經記住你這張臉,還有你那死魚眼了!”

  也不知道這小子是不是嘴開過光,唐逸維這輩子最大的兩個硬傷,一個身高,一個眼睛無神,也就是常說的死魚眼,再加上秋文斌的憤怒加持,唐逸維都有些怒極反笑了。

  還以為這是示好或者服軟,嘴里的話就像是喝了一斤白酒,聽都沒法聽了。

  女人們還在鞭尸,唐逸維摟著他的肩膀問了一嘴,敢問兄弟尊姓大名,這男人比他想象的都要擺譜,直接來了句,我是你爹,怎么那么多話!

  妥了,既然有人想快點上路,唐逸維也不是不給機會的人,他拔下插在土墻上的橫刀,做了一個就像是曾經陸瑾褔對著假人所使用的刀法,橫劈豎砍,先是將那男人的四肢砍斷,隨即在肩膀上一刀側砍,可區別就在于,唐逸維是單手用刀,而那男人被整個削成了兩半,臨死前的表情還帶著猖狂,再猖狂就跟閻王爺猖狂去吧。

  女人們沒有被眼前血腥的一幕所驚嚇,她們將那些男人的尸體收拾好,就在唐逸維想要告別的時候,那個昨晚接待他的女人,終于開口了。

  “謝謝您救了我們,偉大的勇者。”

  勇者這一詞匯在女人們的議論中算是徹底炸開了鍋,看他的眼神也復雜多了。

  也不怪這些女人,剛剛被手刃的男人,充其量也就是個秋文斌的跟班,一個路人甲的角色,甚至頑皮的作者連他的名字都沒給起,如此的小人物,都能有欺負整村人的體量,可見秋文斌曾經在這片土地上,都做了些什么驚世駭俗的事。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唐逸維為了讓自己的風評不至于和秋文斌畫等號,他特意為自己開脫,解釋道。

  “我現在已經被青云國驅逐出境了,秋文斌取代了我的位置,所以大家也不要把我和他劃等號,他是什么樣的人,我現在大概有些知道了,不過你們的家人呢?為什么整個村子連個男人都沒有呢?”

  這也是唐逸維最想問的問題,從他走進這個村子,他就幾乎沒見過任何一個男性。

  “我們…我們的丈夫都死在了魔物之手…”

  “這個村子就只剩下我們這些可憐的寡婦,還有人不愿意放過我們,只因為我們的丈夫是蠻…”

  “二姐,你別說了!”

  “就是,說了也沒用,等勇者走了,還會有人繼續來欺負我們!”

  這些女人們七嘴八舌的,吵得唐逸維頭都直大,還是接待唐逸維的那個女人能看懂心思,她提議到她家把這黃家村的經歷告訴勇者,大家好好商量接下來怎么辦。

  女人們這才算是找到的主心骨,有幾個女人直接去處理尸體,剩下的全都跟在唐逸維的身后,往昨天住下的院子走去…

  一路上那接待唐逸維的女人介紹了自己的情況,她叫黃蕓,土生土長的黃家村人,這黃家村都是些邊防駐兵的后代,父輩們戰死沙場,男人為了求生,漸漸地這個黃家村也就只剩下了女人。

  塔讀小~。>說—*.—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還沒等她介紹完,她們已經到了自家的大院,沒一會的功夫,整間大院就站滿了人,唐逸維作為救了她們性命的英雄,自然是被招待到正中間,坐在主位上。

  唐逸維看了一眼那尊靈位,指著那看不懂的字體,問道。

  “這是當地蠻族人使用的文字吧?”

  這些女人互相看著對方,就像是有苦衷一樣,不愿解釋太多。

  還是黃蕓想的透徹,她點了點頭,就像是看開了一切般的傾述著。

  “是的,在這里的所有人也都嫁給了蠻族人,這對于我們人類來說,算是一種恥辱,可我們沒有辦法,黃家村需要男人,而且蠻族人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狂野粗暴,我們最高的王也是蠻族人,反而他們比有些男人都好上數萬倍。”

  黃蕓的話讓這些女人們也都暗自點頭,唐逸維也有過短時間的接觸,那就是他陷害趙尹默的那天,那些蠻族人并非和傳言一樣,甚至可以說耿直。

  黃蕓接著說道。

  “今天欺負我們的那些人,都是秋文斌手下的走狗,自從秋文斌離開這里,那些走狗也都沒有了去處,他們就專門找我們這種好欺負的女人下手,甚至有的姐妹還受到過他們的欺辱,我們的丈夫都死在了對付魔物的路上,我們沒有得到任何的援助,反而還有這種人變本加厲的剝削我們!”

  黃蕓的眼中帶著怨氣,怪不得這些女人處理那樣可怖的尸體,竟然連眉毛都不皺一下,想必是平時也沒少做這種事,只是處理的尸體,是她們這種無人保護的女人罷了。

  長時間的壓迫和欺辱,讓她們都有些神經麻木了,唐逸維是在喵小吉口中知道,他是最后一個被召喚的勇者,而最早的就是這個秋文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