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63章 終有離開日
  李炤水只是將劍虛空一指,無數道劍風頃刻間便向王嘯天襲來,可他并未躲避,而是正面的接下來這一擊,與唐逸維中招后的狼狽不同,王嘯天雙戟揮動,那些肉眼不可見的劍氣全部被他一招擊散。

  塔讀小~。>說—*.—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李炤水挑了挑眉,身形一動,瞬身便出現在王嘯天的身后,可王嘯天也不是吃素的,他就像是后腦開眼般,側身躲過對手的偷襲,這看上去笨重的傻大個,竟然也有如此敏捷的速度,倒是讓李炤水刮目相看了。

  觀眾們多半都是看個熱鬧,其中的奧秘他們也不想了解,可像陸瑾褔這樣的高手卻是對這兩人感到敬佩,特別是王五,他就是以速度見長,雖說這一手偷襲不夠驚艷,但也算中規中矩,如果再搭配上那像是魔法般的劍風,對付他自己而言,想要嬴的幾率,也只能是小數點的后幾位了。

  較量還沒結束,王嘯天迅速轉身,將雙戟牢牢地架住李炤水的長劍,使其不能掙脫,空中蒼鷹見此破綻也迅速夾擊,這一人一獸配合默契,到讓葉旭握緊的拳頭松開了些……

  就在蒼鷹的利爪即將觸碰到李炤水之際,他身上罡風四起,竟然將俯沖而來的蒼鷹掀飛出去,那長劍之上也多了些許傷口,一聲破空,手上的雙戟也逐漸不聽自己的控制,李炤水抽劍而起,像是以天神之姿傲視這片大地。

  這像是變戲法的騰空之術,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就連陸瑾褔也驚得不敢出聲,難道說這才是勇者的力量嗎……

  被奪了幾乎所有關注力的王嘯天自然不甘心,他吹起口哨,比武場四周頓時傳來可怕的野獸嘶吼,霎時間天空中無數個盤旋的蒼鷹,再加上從入場口奔來的狂獅猛虎,守衛這里的士兵甚至都不知道那些野獸是怎么來到這里的,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

  數十頭猛獸在李炤水腳下虎視眈眈,而天空中盤旋的鷹群也隨時準備進攻,王嘯天的臉上露出笑容,心想道,我看這次你該怎么辦?

  這看上去像是炫技般的召喚之術,也只有王嘯天自己清楚,這些野獸都不屬于這個世界,全部都是自己原來世界作為馴獸師的寵物,也算是偶然發現,他可以隨意的調用過去世界的野獸,但可以持續的時間不長,這暫且說是勇者特有的能力……

  可他沒有想明白一件事,無論召喚來多少野獸,它們也只是凡胎肉體,面對凌駕于它們之上的劍氣,也只有被屠宰的份。

  李炤水在空中掐念口訣,身上的罡風也順著手臂傳到那把看起來有些破損的長劍之上,看上去像是把兩種不能同時存在的力量融合在一起……

  王嘯天不能再等,他控制天上黑壓壓如烏云般的鷹群對還在“施法吟唱”的李炤水發起攻勢,一種特有的奇觀也在眾人面前展開……

  鷹群像是有規律般的齊沖而下,數量也大的驚人,它們像是個黑灰色的旋渦,逐漸將李炤水吞噬殆盡,旋渦隨著時間逐漸變小,可有眼尖的觀眾發現,那黑灰色的旋渦竟然開始逐漸變紅……

  王嘯天暗道不好,他想要讓鷹群散開,可事情已經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無數的肉塊內臟從天空中散落,隨著那旋渦越變越紅,空中李炤水的位置甚至變成了一個赤紅色的血球,接著那血球炸裂開來,大量的鮮血和令人作嘔的肉塊向四處飛濺,比武臺的地面,和四周圍墻皆被血肉覆蓋,甚至有些離得近的觀眾也收到了如此大禮,李炤水手中的長劍已經只剩下一個劍柄,可身上凝聚的風也變得可視化。

  他逐漸從空中飄落,地上厚厚的一層血肉被他那傍身風吹散,地上剛剛還叫聲兇殘的獅群猛虎們,也都被這近似降維打擊般的實力所蟄伏,它們四散而逃,頃刻間,這場地再次空曠,只剩兩人了。

  比賽也沒必要再比下去了,實力的差距如此巨大,王嘯天再要面子,也不得不把手中雙戟丟棄,表示棄權了。

  后來經過那天看過比試的百姓們回憶,天空中下起血色的雨,從那雨中降下來一位天神,他御風而行,所有野獸也都為他而降,所有的人們也皆為其折服,想必只有負責收拾滿地血肉的士兵,能對李炤水散播“福音”了……

  經過幾天的招待,隨著兩位國王帶著各自的勇者離開,青云城也再次陷入了平靜之中,當然,這也只是表面看上去,唐逸維被撤職,所擁有的財產也全部充公,好在他將房契以一兩銀子的價格賣給了宋凝煜,再加上李智手下新招的那些士兵,他也全部提前支付了十年的薪水,這位表現最差的勇者,也變成了城中百姓飯后談資了……

  官位也有了些許變化,荀龔調職為太師,陸釗元升官重新回到太傅的位置,由于國王易位,原尚書令一職暫且無人,六部直接歸于太師管理,原太保一職由秋文斌擔任,李智,以及陸家兄弟皆未變動,劉宛盈辭官回家,因為周品的老婆受到那天的驚嚇,竟然瘋癲了,原來的煙雨樓也被她花錢把店面盤了下來。

  唐逸維親自設計了兩家店面的結合整體,把其中隔斷砸開,又擴了廚房的規模,再加上他所說的服務宗旨,香滿樓的崛起只是個時間問題。

  塔讀小~。>說—*.—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俗話說得好,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唐逸維也迎來了自己將被驅逐出境的那天……

  街上行人的嘲笑唐逸維全聽不見,嘴里吃著劉宛凝為他包的肉包子,他害怕自己走后,凌逸風會針對他的這些老友,所以特意要求他走的當天,誰也別來送他。

  劉宛凝看著他的背影流淚,李智看著他的背影無奈,唐逸維的離開也只有在這幾人心中留下了不舍。

  他回頭看了看這座城,看了看這城市他走過的路,直到走出北門,他沒走幾步就回頭望望,直到青云城變的越來越小,漸漸地消失在視野之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