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61章 投降了?
  唐逸維連比賽都沒去看,他也不感興趣,誰輸誰贏,反正對手是誰也不重要……

  他幾乎一天都泡在劉宛凝的香滿樓內,好酒好菜的吃著,當然,他也不能白吃食不干活,他還教了廚房師傅幾道菜,也都是市面上沒有的菜肴,想做中端餐飲矗立不倒的關鍵,一個菜譜,一個服務,菜的價格實惠,口味符合大眾,再加上服務貼心,幾乎就完全夠用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在教廚師做菜的時候,劉宛凝就在后廚門口看著他,哪怕是來了客人,店小二催菜,她也不管不顧……

  整整一天的接觸,讓后廚師傅收獲頗豐外,劉宛凝也算是過足了眼癮,這也就是唐逸維自己沒感覺到,他的外貌也從那次重生中改變了些細節,雖說身高還是硬傷,但這里又沒有所謂的最萌身高差……

  勇者大會就這樣來到了第三天,唐逸維從宋府出發時,宋凝煜還想勸他別去,可話到嘴邊就是沒那個勇氣說出口,唐逸維準備的也極其簡單,一把橫刀傍身足夠。

  等待他走上比武臺,場上的噓聲四起,他在中劍的位置還特意纏上了特制繃帶,凸顯著他“受傷初愈”的人設,至于為什么沒人把他在鬧市街砍斷人胳膊的事情爆出來,那就只能歸責到沒人不惜命了……

  秋文斌上場時也是自信滿滿,自己斗不過那個老鷹腦袋,還斗不過你這廢柴?

  昨天輸了比賽后,凌逸風也一直沒給他好臉色,他為了讓自己在凌逸風心中的形象保值,那是夸下海口,今天不僅要勝,還得是大勝,要見血,必須要見血!

  從唐逸維與李炤水的戰斗中,他明顯發現唐逸維基本功雖然扎實,但是實戰技巧堪憂,這對他來說就是天大的優勢,他來自一個靠狩獵的部落,雖說他也是其中的弱者,但和唐逸維這個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不同。

  這種先天優勢是需要花時間做彌補的,他受了如此重的傷,再加上沒人指導,秋文斌心里默念著,小子,今天就算是你命斷,也別怪哥哥我無情了。

  雙方已經到場,唐逸維取出橫刀,像是菜鳥般亂揮幾下,人群中吐槽他的人也就更多了。

  “小子,你還是回家喂牛去吧。”

  “哈哈哈,看他那個樣子,就是讓我奶奶來,我奶奶成績都能比他好。”

  “真的嗎?我不信!除非你真把你奶奶領來。”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嘲笑聲,沒有影響唐逸維的內心,他已經做好準備,將橫刀架在胸前。

  秋文斌則是從武器架挑出一桿鑌鐵槍來,對待野獸,長槍弓箭是最好的選擇,而且,橫刀在長槍的面前也占著些許劣勢。

  鑼聲響起,唐逸維未動,秋文斌先動,他側身弓步,左手為軸,右手發力,雙腿同時前進,正所謂槍扎一條線,這是用槍最常見的進攻動作,而橫刀殺傷力優秀,但由于刀身偏窄,防守薄弱,這也是秋文斌優先選擇進攻的秘訣。

  手中槍隨著右手不斷向前將槍往出推,而槍頭和槍身的重量,也自然而然的耍出槍花,這可不是耍帥,這種不規則的行動軌跡很難防御,一旦得手那身上就要被捅出個血窟窿來。

  秋文斌右掌抵住槍尾,一下增加了槍身的距離,并且槍花被伸展的越來越大,且行動軌跡也越發詭異,而反觀唐逸維這邊,人也沒有個標準的站姿,就那么傻不愣登的面對秋文斌站著,這能攻擊的位置可就全暴露了。

  秋文斌一個低掃,唐逸維小跳躲過,可他的腿仍是被那鋒利的槍頭擦到,左面的褲腿都被扯飛了一塊,這還沒完,借用低掃的離心力,他轉身做軸,一記兇猛的探云槍直奔唐逸維面門,可唐逸維發現自己的褲子破了,他彎腰一看,就這樣躲過了這一擊。

  槍頭刺空,回槍貼掛,秋文斌把槍身貼在唐逸維的后背上,右手往回把槍身一抽,這一下槍頭兩側磨尖的側刃也能割去唐逸維后背的皮肉,可他抽動,唐逸維的身子也跟著動,原來是那側刃正好掛在了唐逸維的腰帶上,這可不是普通的緞帶,那可是他特意讓布店掌柜找了塊極其厚實的熊皮,按照現代腰帶的款式定做的,憑借那鑌鐵槍,還無法將其割斷。

  連續的三次攻擊,連續的三次失誤,百姓們不懂其中奧秘,他們也是來看個熱鬧,本一開始對唐逸維語言攻擊的人,逐漸開始轉移陣地,嘲諷起一直進攻失手的秋文斌來。

  隨著耳邊傳來越來越多的噓聲,秋文斌的攻勢也就亂了,唐逸維還是像剛剛那樣,完全靠“好運”躲過他的一次又一次攻擊。

  觀眾之中,陸瑾褔和李智站在一塊,和陸瑾褔臉上擔憂的神情不同,李智居然還在憋笑,特別是看見每一次唐逸維那滑稽的躲避動作,心里還暗罵了幾句玩心大。

  
  劉家姐妹自然也在場,雖然知道唐逸維的身法早已脫胎換骨,但劉宛凝的手心也還是被汗水浸透,知道自己姐姐在為場上的那個家伙所擔心,劉宛盈也極其巧合的和他那還未娶她的李智做了同樣的心里“調節”。

  這一場殊死搏斗也變成了類似雜耍的表演秀,王嘯天還在逗著自己的蒼鷹,李炤水卻從中看出,慘敗給自己的對手,好像有些不同了……

  秋文斌累的是滿頭大汗,唐逸維是不停地從身上翻找東西,每隨著他做一個動作,那對方的攻擊也必定落空,就這么持續了大概二十分鐘,秋文斌抓著槍的手都有些使用過度,發起抖來,而唐逸維呢,就像是剛剛熱身好,身上的衣服是破破爛爛的,但是皮肉部分并沒受傷,就像是獲得了閃避率百分之百的buff。

  一次兩次也就罷了,奈何自己最起碼刺出不下幾百次,仍未分出輸贏,秋文斌再傻他也明白過來,對面是扮豬吃老虎,故意把自己當傻小子玩呢。

  還未等他再做動作,唐逸維把手中的橫刀一丟,投降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