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58章 我不喜歡傷人
  “怎么?李智,不再借著你那官威做褔了?小心我告訴我家老周,在國王面前參你一本,不開眼的家伙!”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周夫人極不給面子的數落著李智,唐逸維甚至能看見李智攥的發白的拳頭,事情由他而起,也應該由他結束。

  “原來是周夫人,失敬失敬,恕我眼拙無知,切莫別再動氣,不知可否放我離去?”

  唐逸維的好話,傳到了周夫人的耳中就變成了懦弱的求饒,哪怕被傳得再卑微,那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勇者來給自己道歉,一下子心中被這種獵奇的欲望所填滿,接下來所說的話都沒個聽了。

  “饒你不難,你就趴在地上,在老娘這胯下鉆過去,我也饒了你這次,反正你也在勇者大會被打的像條死狗似的,也沒什么丟不丟面子的事了。”

  這個要求別說是劉宛凝了,就連做事相對比較理智的劉宛盈都忍不了了,李侍郎的臉色鐵青,那雙抱拳的手,也直接放了下來。

  但唐逸維的做法卻讓他們始料未及,只見他身形如同一道道殘影,幾乎是一瞬之間,手中的橫刀一閃,那兩個精壯的伙計雙臂齊飛,血液在空中綻放,噴濺的到處都是,那些離得近的還在看熱鬧的路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濺了一身的血,至于站在他們二人中間的周夫人,也注定是受災最重的其中之一了。

  由于速度過快,那兩個伙計幾乎都是沒什么痛感,只是覺得自己肩頭一涼,隨即痛覺和恐懼才遍布全身。

  霎時間,鬧市街,喊叫聲,呼救聲,四散奔逃的腳步聲不絕于耳……

  剛剛還沉浸在虛榮和幻想中的周夫人已經被眼前所發生的事嚇得大腦宕機,唐逸維像個沒事人一樣,臉上還是帶著那人畜無害的微笑,解釋道。

  “我這人呢,比較好說話,可能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有人都感覺我好欺負,沒脾氣,誰都想對我踩上幾腳,我也不生氣,大不了就低低頭,周夫人,我給您跪下可以,從您的胯下鉆過去也可以,畢竟我丟的臉也夠多了,完全不差這一次,可這攔路的狗,我是真的不喜歡,我這人有個習慣,不喜歡傷人,所以只是給個警告,周夫人,您站好就行,接受我這誠懇的道歉吧。”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說完還作勢真要跪下,但周夫人可不敢再受此“大禮”了,唐逸維臉上的笑容對于她這個從未見過如此場面的婦人,打擊是徹底性的,她連忙跪下求饒道,身上的動作也是極其流暢,磕頭如搗蒜般。

  “勇者大人!求求您饒了我!我一個婦女不懂事,求求您看在我家老周的面子上饒了我!饒了我!饒了我……”

  接下來的話也都是類似的復讀機內容,唐逸維對聽這些也沒什么興趣,李智,劉家姐妹,甚至是李智所帶來的士兵,身上皆滴血未沾,他們還處于懵逼的狀態,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唐逸維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再加上今天在勇者大會上的表現,都讓他們無法相信眼前的事。

  唐逸維瀟灑的把手中橫刀一揮,刀上因遮擋而留下的血珠皆被揮落在地面之上,刀歸鞘,手插兜,不再理面前的瘋女人,唐逸維照常向前走去,身后的幾人愣了很久這才跟了上去……

  李智所帶來的士兵們也被唐逸維這手刀法驚得說不出話,當兵的他們自然是崇敬強者,想必就算是青云國第一戰力陸瑾褔,也未必有如此功力。

  到了香滿樓前,店面還開著,這也是劉宛凝擔心唐逸維的傷勢,連關店都沒吩咐,就急忙帶著宋凝煜回家找自己的妹妹了。

  跟隨唐逸維進入店面,劉宛凝反而不像是這家店的掌柜了,唐逸維大馬金刀的在那一坐,見眾人都還站在原地,他連忙說道。

  “都坐啊,站著干什么?”

  也不怪他們能有如此反應,巨大的反差感,以及殺伐果斷的性格,幾乎是刷新了他們對唐逸維的印象。

  劉宛凝算是恢復的最早的,她溫柔的在唐逸維耳邊問道。

  “要不要我給你做幾個菜,你也一天沒吃了吧?”

  唐逸維看向他,四目相對,劉宛凝臉有些紅,動作扭捏的有些不敢看他。

  雖然有著敢愛敢恨的性格,但作為女人的矜持還是讓她有些不好意思。

  唐逸維搖了搖頭,語氣平和的說道。

  “你也累了一天了,就讓廚師隨便做些飯菜,越快越好,我還真有些餓了,另外屋內其他的士兵兄弟也都上幾壺酒,錢我付了。”

  已經坐好的十幾名士兵聽到此話連忙七嘴八舌的推脫道。

  “勇者大人,不必如此,我們各自付各自的就好。”

  “對對,各自付各自的。”

  ……

  這時劉宛凝笑著說道。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你們能愿意站在我們這一方,而不去相信那些傳言,我劉宛凝也是內心欽佩,今天這頓酒就當我請大家的。”

  說完就站起身來,到柜臺處拿出了幾小壇酒,那用來封存的紅蠟布都有些褪色,想必也足夠稱為陳釀了。

  小二幫忙抬給各桌,唐逸維把酒壇上的紅布扯掉,清掉泥封,一股濃烈的酒香四散開來,他為自己倒滿一碗,站起身來,笑著說道。

  “今天發生的事,我真的十分感動,大家不聽信傳言還愿意站在我這一邊,我唐逸維無以為敬,只好借此美酒敬于各位,干!”

  說罷將碗中酒一飲而下,士兵們是最早被這一席話所感動的,他們地位低微,也只是負責駐防的士兵,歸類于爹不愛娘不疼的類型,他們將酒壇打開,學著唐逸維的樣子,各自倒滿美酒,站起身來將酒一飲而盡,有幾個明顯是沒喝過酒,被嗆的直咳嗽。

  李智雖然不清楚唐逸維為何進步的如此之快,但他也是照做,既然今天的事以及做了,那就為朋友將這條路走到底,反正這官場之間的黑暗他也見多了,以他的性格混跡在此實屬艱難,倒不如縱著自己的心意做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