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51章 孝忠義為立身之本
  實際唐逸維此時還沉浸在自己第一次的實戰中,沒有緩過神來,這輸得未免也太快了……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沒人知道唐逸維練武有多么刻苦,就連陸瑾褔有時候都沒有唐逸維起得早,而他也只能不厭其煩的扎著馬步,練著基本功,他將陸瑾褔揮刀的動作都用炭筆畫在一本小冊子上,自己只要有時間就會翻閱,把一些特殊的動作要領也都標好,就算如此,今日也只接了不到三招……

  打擊、自卑、絕望、早已經讓他忘卻了傷痛,自己原來經歷過多少次失敗,恐怕都沒有這一次打擊自己來的直接,李炤水使出的游龍之氣,還在自己的傷口處肆意破壞著,血水從血孔中流出,將那剛涂抹好的藥膏全部染紅,饒是見多識廣的王五,也不忍心再看下去,他架著馬車趕回府中……

  等他再見到唐逸維的時候,對方已經失血過多昏迷了過去,他不敢遲疑,背著唐逸維往后府奔去……

  聽到腳步聲,宋凝煜以為是陸瑾褔回來了,她笑臉迎出去,卻看到王五的一張冷臉,還有那個自己此時最不敢面對的人,那個為自己全家清白付出最多的人……

  王五將唐逸維放倒在中堂的橫椅上,隨意脫掉衣物,將其撕扯成布條,綁在唐逸維的患處之上用來止血,唐逸維的臉色已經很是蒼白,嘴唇毫無血色,手臂在空中抓著什么,也不知道是昏迷過去下意識的疼痛,還是他在昏迷中夢到了什么,表情痛苦,讓人不敢直視。

  王五隨手拿著茶壺,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茶水,靜了靜心神,這才把唐逸維那被血浸潤的藥膏用小刀刮掉,可那露出的傷口早已不是剛剛上藥時的模樣了。

  只是皮外傷的患處,已經被那游龍之氣蹂躪的支離破碎,甚至有幾道傷已經見骨……

  王五用胳膊擦了擦腦門上的冷汗,一旁的宋凝煜也被這傷勢嚇得不敢說話,她捂著嘴眼中含著淚,可他卻幫不了什么,她還記得昨天陸瑾褔告訴他的話,那一句讓她不敢再叫出那句哥哥的話。

  “祖父昨日告訴我,老國王生前交代,凌逸風的王位,就由陸家來扶持,一切企圖反抗的異類,陸家也絕不姑息,哪怕這個人是逸維兄,我也無法再去幫他……同樣,你也一樣,如果不想落到和他同一樣的下場,以后,就盡量不要見面了。”

  冷血?懦弱?無數個貶義詞在宋凝煜的心中出現,此時的陸瑾褔,那毋容置疑的表情,她這個新過門的媳婦,又能說些什么?

  于情于理,自己能生活在世人的視野之中,不再像過去一樣躲避視線,那都是多虧了唐逸維的努力,她想拒絕,她想拒絕陸瑾褔這個幾乎可以說是無禮的要求,可,恢復過去的日子,自己現在所享受的這些美好也都會像水中倒影,鏡花水月般消散……

  她昨天的態度也代表了她的選擇,最終她還是無聲的離開了……

  可在她走之前,王五卻開了口,聲音里充滿了對她的控訴和不解,刺的宋凝煜心里直痛。

  “沒有他的幫助,你還是這府里的幽魂,那一聲聲的唐大哥,你們就不會覺得心痛嗎?”

  宋凝煜定住身子,眼淚終究還是決了堤,她用她那蒼白的理由解釋著她的苦衷。

  “我已經嫁到了陸家,我也是陸家的人,夫君之命,凝煜不敢不從,王五大哥,你也是陸家人,為什么就不理解我們呢?”

  王五猛地向地上吐了口痰,他顫抖著手,很顯然氣的不輕,對于唐逸維的傷,他也是無濟于事,本就心情煩悶,沒想到這丫頭就用這等理由搪塞自己,他這脾氣可就再也忍不住了。

  “我王五本是老國王身邊侍衛,到了陸家也是幫忙訓練士兵,在老國王身體出現異常前,凌逸風就動機不軌,幾次三番的想要提前篡位,千不該萬不該,只恨這后繼無良人,這不孝子竟然趁著老國王尸骨未寒,不守孝不說,還將唐逸維困在老國王靈柩前三天三夜,讓其代為守孝,這期間,你有問過一句話嗎?老國王還沒入土,凌逸風讓馬總管和唐逸維為老國王辦其后事,他自己卻跟個沒事人一樣,會見其他國的國王,你還認為你們效忠的,是一個好國王嗎?最終是鬧的馬總管夜里上吊自殺,唐逸維夜不能寐,你們又怎么樣了?”

  最后一句話,王五用手指著宋凝煜,憤恨的說道。

  “我王五,雖沒有你們這些官家子弟地位高貴,但我尚知,人以孝忠義為立身之本,勇者他全都做到了,你們呢?只為了自己的生活,拋棄了拯救自己家族名聲的恩人,讀書都讀到狗肚子里了嗎!”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非人能承受的疼痛,沒將唐逸維喚醒,想不到卻被王五這大嗓門喊醒了。

  唐逸維艱難的伸出手,他扯了扯王五的褲子,王五這才反應過來,見他已醒連忙問道。

  “大人,你感覺如何?用不用我去請郎中來?”

  宋凝煜擦了擦淚水,也連忙向前幾步,想來看看唐逸維,可王五用眼睛一瞪,她身子一定,便不敢再往前走了。

  唐逸維張開嘴,此時他每呼吸一口氣也都極其困難,恐怕那傷不僅僅是傷口附近,他只覺得口中一甜,一口鮮血從口中涌出,恐怕自己的內臟也受損了……

  血水堵住了他的口鼻,他已經說不了話,他指了指自己廂房的方向,王五這個五大三粗的老爺們,竟然能明白他的意思,王五有些哽咽,點點頭,把唐逸維抱起,也不管那宋家千金有何反應,快步往廂房走去。

  宋凝煜看著后府中唐逸維躺過的橫椅,紅漆被鮮血又重新浸染了一遍,如今的唐逸維恐是出氣多進氣少了,宋大千金望著那血跡發著呆,曾經那一幕幕出現在眼前……

  她又看了看不遠處的廂房,王五此時就在門口,惡狠狠的看著自己,廂房的門窗緊閉,應該是唐逸維所要求的,而她也最終走出府門,無人知曉她去往何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