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48章 因此提前的勇者大會
  聽到唐逸維的話,群臣們皆此嘩然,他們內心罵著唐逸維不講禮數,此時新王登基,他這一舉動,不是觸了新王的霉頭嗎?

  唐逸維不懂這些所謂的世態炎涼,一切皆以死者為大,他怒視著,可在凌逸彤身邊又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獨特的長相配著猥瑣的笑容,就是化成灰唐逸維也忘不了,那不是雪峰國的勇者秋文斌嗎?

  秋文斌也感受到了唐逸維的目光,他得意的笑著,那一張粗糙的手還摸著凌逸彤有些嬌羞的臉蛋,就是唐逸維再笨,也知道一直沒出現的凌逸彤都做了些什么。

  初登王座的凌逸風,很顯然被唐逸維的打斷氣的不輕,他訓斥道。

  “你一個外來人,又有什么資格管教我?我的家事恐怕還不用你來操心吧?來人,把唐逸維押到前廳,杖刑一百!”

  凌逸風身邊的兩個禁衛,直接將唐逸維制服,沒有任何武術功底的他又豈是這禁衛的對手,群臣中的陸瑾褔剛想要出手,可他身邊的陸釗元卻拉住他,陸瑾褔不明白祖父的意思,唐逸維對他和宋凝煜來說,是天大的恩人,陸家也一直與他交好,一直看重他的祖父為什么會這么做?

  陸釗元的眼中看不出答案,他也就沒再掙扎。

  唐逸維的雙手皆被禁衛擒住,他被帶走時,還不忘多罵了幾句。

  “凌逸風你不孝,凌逸風你不孝!你遲早都會遭報應的……”

  隨著唐逸維的罵聲漸漸小了,從而變成木杖一下下打在身上的聲音,和唐逸維的悶哼,與他親密的陸瑾慶陸瑾褔兄弟還有李智,都低下頭去。

  大概過了五六分鐘,唐逸維被禁衛拖回殿內。

  此時唐逸維的官服已經破碎,后背的肉也被木杖打爛,血肉混作一團,看著就有些不寒而栗。

  凌逸風笑著說道。

  “既然你這么有孝心,那就替父親盡孝吧,把他拖進寢宮內,門窗鎖好,守靈三天,這期間誰都不能私自給他開門,如此的孝子得讓全城都知道這事才行,這樣,刑部尚書李智,你把這事樁寫下來,公布到城中去。”

  李智雖不忍,但不得不照做,只好應了一聲。

  唐逸維被鎖在了停放老國王的房間內,他努力的向老國王爬去,渾身的疼痛讓他每動一下都無比的費力,把手放在床榻上,支撐著身子直起腰來,他已經痛的說不出話,身子就保持著這個動作,而這一一個動作,就是足足三天……

  沒有凌逸風的允許,沒人敢去助他,這三天連一個送飯的都沒有。

  事發的當天,陸瑾褔坐在馬車上一言不發,回到宋府也只是把今天朝中所發生的事講了個大概,但他沒敢把唐逸維的情況告訴宋凝煜,一是怕她擔心,二也是怕她會埋怨自己為什么不出手。

  簡單的換了身衣服,他便趕回了陸府,沒想到,他回來時一家人皆在,陸瑾褔不滿意的問道。

  “祖父,今天為何不救唐逸維?凌逸風所做之事全天下皆知,難道唐逸維說的有錯嗎?他難道就不該挨罵嗎?”

  陸遠生訓斥道。

  “瑾褔,怎么與你祖父講話?”

  陸釗元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可臉上的表情還是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緒變化,他又指了指一旁的座位,陸瑾褔生著氣坐在那個座位上,眼睛看著祖父,只想討要個說法。

  陸釗元喝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說道。

  “陸家人也都到齊了,我作為家主之所以讓大家來此,是有事情告訴大家,今后陸家所有人皆不可與凌逸風為敵,這是國王臨終前交代我的,而瑾褔,你也不例外。”

  這下子不僅僅是陸瑾褔,就連一向脾氣好的陸瑾慶也不明白的問道。

  “祖父,并非瑾褔不懂禮節,唐逸維破了宋家的案子,您與宋軒爺爺又是故交,我們又怎么能不去助他?”

  陸釗元并沒有生氣,只是問向了兩個后輩,一個問題。

  “你們聽說過勝者為王敗者寇的故事嗎?如今凌逸風繼承了國王的位置,我們陸家是為了青云國的昌盛,那些所謂的兒女情長,放在這國家的社稷之上,孰輕孰重你們還不明白嗎?而且陸家也不能因為救一個外姓人,從而斷了這用無數生命換來的基業!”

  陸釗元的話像是用刀刻在了這兩個小輩的心上,見他們也不反駁了,他又交代道。

  “三天后,老國王出喪,到時候其他三國的國王也會到此,勇者大會也會因此提前舉辦,到時,由我們負責保護國王周全,你們兩個都聽明白了嗎?”

  這兩個小輩皆點了點頭,答復了一句。

  回到宋府的陸瑾褔,看著王五調轉車頭,他問道。

  “王哥,你這是?”

  而王五只是簡單的說了句,我家太保還沒回來,我去宮門口等他,便揚長而去了。

  這三天,對陸瑾褔無疑也是煎熬,他不敢明說,生怕自己這剛過們的妻子情緒激動,他還記得唐逸維養的那只白貓,可打開廂房門,那只白貓就好像知道唐逸維的遭遇一樣,弓著身子沖自己尖利的嘶吼著,他手中的飯菜也只好放在門口。

  三天的時間說快也快,但對于唐逸維,無疑是度日如年,寢宮外四處都是盯著自己的禁衛,而喵小吉不在身邊,他連恢復的能力也都消失了,他不知道的是,喵小吉也是同樣如此,兩個人一旦距離遠了,就無法施展魔力,這也是喵小吉一直沒去救他的原因。

  平均每三米就有一名禁衛,喵小吉嘗試過了,險些被禁衛抓住,看著遠處唐逸維所在的寢宮,她也只好用貓爪擦著淚水,躲在角落之處,等他被釋放的那天。

  唐逸維的名聲在青云國的民間徹底調轉,也不怪李智,他的直系上司周品接過了此事,添油加醋的把唐逸維大鬧宮殿的事情寫在公告處,一個沒有禮節,不懂世事的勇者形象,也在坊間成了人們口中的笑話,輿論也正是這樣形成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