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47章 舊王薨落,新王登基
  唐逸維不奢求,他說的所有話李智都能聽的進去,他自己所處的險境只有他自己清楚,他不希望因為自己劉宛凝會陷入同樣的境地。

  李智臨走時,心情還是難以釋懷,他有些憤恨又有些無奈。

  而在唐逸維的廂房,凌覆云苦口婆心的勸解著固執的陸釗元。

  “逸風是我的兒子,逸維是我的義子,我總不能因此而廢立逸風的太子之位,我們打了一輩子的仗,我是什么樣的人,你也最為清楚,想必逸風也是有自己苦衷吧。”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陸釗元卻不這么想,他反駁道。

  “理論上,我作為臣子,應該為您和青云國廝殺疆場,就算是肝腦涂地,也難報答您對我的知遇之恩,可宋軒就是死在逸風的手中,雖然他用凌覆博做了替罪羊,可我和逸維都絕對不相信,這孩子為了提前坐上王位,不惜殺害開國老臣,嫁禍自己的大伯,從而架空您的實力,您讓我怎么相信他?”

  凌覆云聽后,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凌逸風為了權力,確實做了太多的蠢事,逸風和逸彤也都是可憐的孩子,他們的母后去世的早,自己為了他們也一直沒敢嫁娶,生怕他們會受到欺負,他現在的身體究竟是因為什么,他這個做父親的比誰都清楚,可這青云國終究還得是凌家的,這個誰都改變不了。

  凌覆云想起他們曾經的一個約定,說道。

  “老友,你還記得我們曾經的那個約定嗎?你們在月下為誓,不知道還作數嗎?”

  陸釗元的思維被拉入回憶中,他怎么能不記得,那是他們拿下袖河控制權的一天,有了袖河,他們青云國也就可以開辟水路,城中的商品也就可以便利的與其他國家流通,當時多虧是凌覆云的計劃,在袖河藏有河民,當敵人的戰船路過時,河民手中拿著錘子和鐵錐,趁他們不注意,將船敵船的兩側破壞,他們才能勝過遠比青云國水戰強悍的藍溪國。

  也就這樣,本是一開始打的賭,如果凌覆云的計劃成功,那么他和宋軒兩人就答應凌覆云一個條件,如果失敗則反之。

  凌覆云接著說道。

  “我的那個條件就是,你們陸家一定要扶持著逸風,就像在我手中的一樣,成為他手中最尖利的兵刃,為我們青云國開疆擴土。”

  就像唐逸維所說,這里的人是無比看重誓言的,陸釗元站直身子,雙膝跪在地上,叩首道。

  塔讀小~。>說—*.—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臣,陸釗元,聽命!”

  凌覆云就像是了卻了最大的心事,臉上露出笑容,將眼前的摯友扶起。

  直到兩人的離開,唐逸維也沒察覺,他不知道是因為心情的原因,還是喝了太多,他竟然醉了,等到下人們把他攙扶到廂房時,天色都已經大黑,他衣服也沒脫,便睡去了。

  他做了一個夢,勇者大會上,他什么都不會的底線曝光,本對他無比好的陸家人,就像是躲著瘟神一樣的躲著他,凌覆云將他逐出青云國,說他就是個借助勇者身份來獲利的大騙子,他走在通往北門的街道上,行人對他指指點點,而其中還有和他一起并肩作戰的李智,還有劉氏姐妹,甚至還有剛剛新婚的陸瑾褔宋凝煜,他們在人群中雖不說話,可眼中盡是失望,他就這樣走著,直到身后的北門緊閉,有那么一刻,唐逸維就像是被全世界拋棄了一樣,逐漸他往雪山的方向走去,寒冷讓他打著寒顫但又那么的真實,他的體力逐漸不支,最后在一個山洞里蜷縮著,他逐漸沉沉的睡去……

  “老爺,老爺,不好啦,青云王薨落了,您快進宮看看吧!”

  唐逸維從夢中驚醒,他好像聽到了徐管家的聲音,看向窗外,此時的天色有些微亮,徐管家正在往自己的方向奔來。

  喵小吉還在熟睡,唐逸維就沒帶著她,一面趕緊打開房門,沖了出去。

  徐管家連忙拉住他的手,告訴他。

  “宮內傳來的消息,青云王他薨落了,我這第一時間就趕緊來通知老爺,您快換一身官服前去吧。”

  唐逸維點了點頭,他有些焦急的在房間翻找著他那一身黑色的官服,穿好后,便往府門前奔去。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到了府門,他發現昨日新婚的陸瑾褔早就穿好官服在馬車上等他,而平時從不修飾邊幅的王五,也穿著一身黑衣,臉上也沒了笑容。

  一路上無話,直到進了王宮,四周皆以掛上了白紙燈籠,唐逸維不敢相信,昨日還氣色紅潤的義父,怎么就突然離世了?

  他的神情有些恍惚,有幾次險些摔倒,一旁的陸瑾褔趕緊扶著他,一同入了大殿。

  殿內的群臣們都像是沒了主心骨,吵鬧個不停,馬總管看見唐逸維到來,趕緊領著他入了寢宮。

  只見凌覆云面色蒼白的躺在床上,唐逸維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就從未哭過,可此時眼中已經決堤無法控制,他抓住凌覆云那早已僵硬的手,千言萬語如鯁在喉……

  馬總管看著這對父子,也深感痛心,他用袖子擦了擦眼淚,替他們關上了寢宮的門。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唐逸維才從里面走出來,馬總管勸解道。

  “國王薨落,全天下皆痛心也,您也別因此哀傷過度,傷了身子。”

  唐逸維的眼睛有些紅腫,這老國王經過這么長時間的接觸,他本就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又怎能沒有感情在呢?只是有些不明白,問道。

  “逸風人呢?還有逸彤?為什么父親身邊連一個人都沒有?”

  首發&:塔>-讀小說

  馬總管顯然是更向著凌覆云這一邊的,他有些憤怒的說道。

  “還不是去辦他那個登基儀式,怎么說,也都是死者為大,老國王的尸體還未入土,有的人就站不住想要霸占他的位置了。”

  聽到這個的唐逸維,帶著怒氣,往大殿的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此時熱鬧的大殿與寢宮的冷清截然不同,凌逸風坐在國王王座上,還在宣告重新任命的官職呢。

  唐逸維一下子忘了王宮禮儀,他指著凌逸風和坐在旁的凌逸彤罵道。

  “你們這對不肖子孫,義父尸骨未寒,你們不盡孝也就算了,這竟然還舉辦登基儀式!難道這王位就這么重要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