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46章 離席的劉宛凝
  兩位新人貼在一起,唐逸維也坐在代表宋家主親的另一側。

  陸瑾慶作為主婚人,站在兩位新人的面前講道。

  “我,陸瑾慶作為家兄,特以致詞,兩姓聯姻,一堂締約,良緣永結,匹配同稱。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綿綿,爾昌爾熾。謹以白頭之約,書向鴻箋,好將紅葉之盟,載明鴛譜。此證!”

  “現在,二位新人,一拜~天地!”

  陸瑾褔和宋凝煜面向代表著天地的正北方,叩首。

  塔讀小~。>說—*.—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陸瑾慶又喊道。

  “二拜~高堂!”

  陸瑾褔牽著宋凝煜的手,調轉方向,向著自己的父母,和代表著宋家家主的唐逸維,叩首。

  待二人做完,陸瑾慶又喊道。

  “夫妻~對拜!”

  兩位新人調轉身子,兩面相對,朝著對方叩首。

  待兩人起身,陸瑾慶最后喊道。

  “共入~洞房!”

  此時,從側面走來四位丫鬟,她們手中拿著紅燭臺,陸瑾褔扶起宋凝煜,在那四位丫鬟身后走著,這路上都是提前布置好的兩列紅燭臺,丫鬟們按照順序將紅燭點亮…

  府上家丁也從廚房端來準備好的美味佳肴,為每一桌上菜。

  唐逸維站起身,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陸遠生也同樣,三人下臺后,走入主親位,唐逸維就坐在國王凌覆云的左側。

  主堂外又重新奏起禮樂,每桌賓客也開始推杯換盞,吃著菜肴,宋府內外也皆其樂融融。

  將兩位新人領入后府之后,丫鬟們也十分懂事的離開了。

  陸瑾褔輕緩的揭開蓋在宋凝煜頭上的紅蓋頭。

  宋凝煜畫著淡妝,紅唇粉黛遮不住她那傾國傾城春半桃花,紅袖紅袍掩不了她那秀雅脫俗艷若桃李,饒是陸瑾褔做好了心理準備,可還是被眼前的女人迷的癡了。

  宋凝煜小心翼翼的問道。

  “夫君,我美嗎?”

  陸瑾褔用行動證明了自己想要回答的詞語。

  接下來的攢勁內容(省略12421個字)……

  唐逸維不停地給國王以及陸家的家親夾菜,忙的是不可開交。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凌覆云有些責怪道。

  “你這孩子,忙了幾天了,你也多吃點,你這是看我們都夾不動菜了嗎?”

  唐逸維解釋道。

  “我作為外來人,來到此地無親無靠的,正是有在座的各位,我才在這里有了家的溫暖,今天家妹大喜之日,我作為晚輩也該如此。”

  凌覆云越看自己這個義子,越是高興,隨即他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問道。

  “逸維,看你也老大不小了,義父就給你介紹一樁親事,我看劉御醫的妹妹人就不錯,看你的眼中也帶著些許愛意,不如我今天也就借此機會,義父幫你提親,怎么樣?”

  劉宛凝此時也和姐姐姐夫坐在這主親位,凌覆云的話她又怎么能沒聽見呢,她本就是個做買賣的,社會地位低下,本就有些拘謹,如今國王幫忙提親,她笑臉一紅,可又期待著唐逸維的答復。

  有了上次的認識,劉宛凝對待唐逸維的看法改變,完全可以用天翻地覆來形容,再加上聽到他過去的那些經歷,劉宛凝是確認自己喜歡面前的這位來自其他世界的大哥哥的。

  只是苦于自己的地位,她不敢說,也不能說。

  本來李智也有此意,上次不也是為她介紹,雖然說其中發生了些許誤會,但效果也不差,可這一次是青云王凌覆云啊,國王前來提親,她劉家祖墳都得冒青煙。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可唐逸維的回答,卻是讓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

  “義父,我謝謝您的好意,但是,恕我不能接受,并非是宛凝不夠優秀,只是我遲早會離開這里,那時候,她該怎么辦?”

  劉宛凝此時的內心,就像是被一把利刃直接穿透,她所有的期待,皆被唐逸維的一盆冷水澆滅,對于她,她只關心前面的那幾句,至于后面的理由,她根本聽不進去。

  作為妹妹的劉宛盈自然知道自己姐姐的情緒不對,她從桌下抓住姐姐的手,安撫著。

  劉宛凝忍著眼中的淚水奪框,她只是說店里還有些事,用這等所有人都明白的借口離開了,劉宛盈自然也跟了出去。

  凌覆云也不再多說,唐逸維就像是個沒事人一樣,夾著菜喝著酒。

  等到宴席散去,群臣們各自告退,國王拉著陸老爺子去了唐逸維的廂房敘事,剩余的陸家人也全部離席,李智這才走到唐逸維的旁邊,坐下,他有些生氣的說道。

  “你為什么拒絕?你知道這對宛凝來說有多殘忍?而且還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

  唐逸維笑著為他倒了一杯酒,遞給他。

  李智的情緒極為激動,他沒有接過,他不理解唐逸維為什么這么做,而且現在還像個沒事人一樣。

  見他不受,唐逸維便自己喝掉,他反問道。

  “我剛剛所說的,難道你沒聽見嗎?你告訴我,如果我離開這里的那天,劉宛凝該怎么辦?守著我這個曾經來過的人一輩子,難道說那樣就不殘忍嗎?”

  李智仍是不解道。

  “那你也不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拒絕啊,你這么做就像是拿刀子戳她的心窩子啊,況且我問過她,她對你的離開,她不會后悔,你又是擔憂些什么呢?”

  唐逸維放下酒杯,從懷里取出一個銅煙袋,裝滿煙葉后,接著紅燭將煙葉點燃,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濃烈的氣味讓他忍不住咳嗽幾下,這是他托王五在雪峰國買來的,沒有過濾嘴的加持,這么抽煙確實有些不適應。

  李智幫他拍了拍后背,唐逸維這才舒服了一些,直到是氣喘勻了,他才緩緩的說道。

  “如果我按照你說的那么做,我和我前女友就沒什么區別了,我不想成為那樣的人,其次,人在年輕的時候,總會有一種感覺,見到自己覺得喜歡的人,就下定誓言,什么非他不嫁,什么非她不娶,你記住了李智,在你們這里,誓言就像是一條紐帶,很多人甚至因為誓言遭受著痛苦,但是在我那個世界,誓言就像是一個p,是最沒用的承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