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42章 四十八把扇子
  陸釗元品了品茶水,說道。

  “這件事鬧得這么大,這城中婦孺都且皆知,恐怕今后,凌逸風也無人是他敵手呦。”

  唐逸維點了點頭,如此“大義滅親”的雷霆手段,誰還會與他為敵,饒是趙家又能如何,在權力的面前,也不過是個炮灰罷了,荀家也算是聰明,與自己也無過節,能從此亂明哲保身,想必其能力也并不簡單。

  見他滿面不悅,陸釗元勸解道。

  “逸維,你這人果斷正直,對待公事也能秉公職守,這是你的優點,可你在此并無根基,又鋒芒畢露,恐怕城中很多人都視你為眼中釘肉中刺,以后也一定要小心行事,雖說對凌逸風幾乎毫無影響,但我恐他有意加害于你,就像趙尹默一樣,有再高官職,也無用矣,記住,我這輩子什么都沒學會,尚且知,忍這一字,一切的等待,皆為反擊的那一刻。”

  唐逸維虛心的拱手道。

  “陸老爺子教誨,晚輩受教了。”

  接下來二人便不再聊這些事,陸釗元多是問些唐逸維原來世界的故事,兩人從種族進化聊到飛機大炮,也算是為陸釗元漲了不少見識,他感嘆道。

  “若是有你說的那些先進武器,還何怕那魔族入境,幾發rpg,榴彈炮就帶走他們。”

  唐逸維笑著想道,沒想到這老爺子接受能力這么強,只恨自己當初學習的時候不用功,如今那段“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名言,也沒辦法實踐在自己的身上了,要不然,召集能工巧匠,打造些火器,與魔族之間的戰斗也會有所轉機。

  陸釗元這才想起一件事,他趕忙說道。

  “對了,還有一件事,還需逸維幫忙。”

  唐逸維笑著問道。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晚輩為您做些什么,也都是應該的,您是想借用這間宅子做宋凝煜的娘家吧?”

  陸釗元心中暗嘆唐逸維的聰慧,笑著點了點頭。

  唐逸維答道。

  “我還是那句話,陸家對我有恩,這間宅子本就不屬于我,而屬于宋家,她在此做娘家也是理所應當的,我哪有不答應的理由啊,這樣陸老爺子,那宋府的門匾我已經讓人收好,等成親的當天,我將那門匾換上,而且,魔族驅逐后,我也會離開這里,到時候,這宋府也還是宋凝煜的。”

  這些話,就是陸釗元活有六旬,他也未曾見過如此不受這高官厚祿之人,要知道,這門匾代表著身份,陸釗元由衷的感謝唐逸維,說道。

  “我替我的老友,多謝您的大恩。”

  唐逸維對長輩的禮儀還是很重視的,他趕緊說笑道。

  “陸老爺子,您這是折煞我也,我一個做晚輩的,那能受此大禮,您且放寬心,我唐逸維說到做到,這宋家的基業能傳到我手也算是緣分,而能與您老相識便更是恩情,這就算是我給瑾褔新婚送上的禮物,還請陸老爺子莫要見怪。”

  陸釗元也是一員武將出身,又和唐逸維極其的對脾氣,他連說三聲好字,這禮物也算是接下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陸釗元還將此時告訴眾人,最為感謝唐逸維的當屬宋家唯一的血脈宋凝煜了。

  她幾次激動地落淚,她與陸瑾褔來給唐逸維敬酒,唐逸維接下,只是說道。

  “你們婚后就多生些孩子,宋府這么大的院子,不生孩子都浪費了。”

  這句話時深得陸釗元之心,他還不忘添油加醋的說道。

  “瑾褔啊,你少說也得給我生五個大胖小子,要不然,別回陸家的門。”

  這鬧的一對即將結婚的新人滿臉通紅。

  宋凝煜抓住陸釗元話中的把柄,特意為提高氣氛問道。

  “陸爺爺,萬一凝煜給您生個重孫女,您還能不要我這個孫媳婦了?”

  陸釗元這才發現自己說錯了話,趕緊端起酒杯,說道。

  “丫頭小子,我都喜歡,哈哈哈哈,剛剛說錯話了,我自罰一杯,自罰一杯。”

  說罷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桌上所有人無不為此情此景而高興,有情人也終成眷屬了,就連唐逸維也被這情景感染,這才是家的味道。

  在王子府,與此時太保府上的氣氛則完全相反。

  荀家的家主荀龔,小心翼翼的跪在凌逸風的面前,生怕自己任何的一個細節,會讓凌逸風感到不滿。

  凌逸風打開荀龔新贈的琉璃扇,細細的把玩著,手指輕碰微透的扇面,他閉上眼睛為此沉醉。

  大概過去了五分鐘左右,凌逸風才點了點頭,說道。

  “質量勉強還算過得去,這禮物我也就收下了。”

  荀龔懸著的心險些剛剛都頂到嗓子眼了,見凌逸風手下,這心才算落了地。

  “現在城中有什么傳言嗎?”

  凌逸風問道。

  荀龔想了想,接著拱手道。

  “稟告太子,如今百姓知道宋家案昭雪,皆為此慶幸,當年宋家留下的那個姑娘,好像也要和陸瑾褔成親了。”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凌逸風把扇子合上,比對著角度看著扇子的做工,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

  “兩人也算是兩小無猜,有情人終成眷屬,也算是個好事,那唐逸維呢?”

  荀龔再次整理了一下語言,如實回答道。

  “唐逸維一直在府中休息,今天還會見了陸釗元老將軍,兩人也未談什么重要的事,都是和這婚事有關。”

  凌逸風起身,走到窗前,看著天上的月亮,感嘆道。

  “這陸家,在青云國根基深重,且和宋家從文不同,僅靠我一人撼動不了,但又不能為我所用,實乃遺憾。”

  荀龔也說道。

  “陸釗元這人極為執拗,作為國王舊臣,想必會是太子將來最大的絆腳石啊。”

  凌逸風則是搖了搖頭,說道。

  “絆腳石倒是未必,就算是,那只配被人踩在腳下。”凌逸風眼中寒芒盡顯,嚇得荀龔直打哆嗦,他可知道太了解這在世魔王的秉性,他只能把頭深深低下,不敢與之對視。

  “荀太傅,算是這一把扇子,你一共送我有多少把了?”凌逸風突然問道。

  荀龔想都沒想,但還是保持著那個動作,答道。

  “回稟太子,算上這一把,足有四十八把扇子。”

  凌逸風點了點頭,臉上帶有些許嘲諷的笑容,說道。

  “想不到啊,這堂堂的太傅,手中竟然沾了這么多少女的鮮血,尸體也都運到赤輝城了吧?”

  一提起赤輝城,荀龔的身子抖的更厲害了,他答道。

  “都…都送到了,李氏還一直感謝您。”

  凌逸風的臉上難得有了一絲溫情,他擺了擺手,荀龔忙不迭的叩謝,離開的時候步子慌亂,就像是經受了多么大的精神刺激一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