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41章 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回到太保府時,天色已經大亮,宋凝煜焦急的在門口走著,直到看見太保府的馬車,她緊繃著的神經才算松懈下來。

  陸瑾褔跳下馬車,將這好消息告訴宋凝煜。

  “凝煜,宋家終于平反昭雪了!”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陸瑾褔激動的抱起宋凝煜,而懷中的軟玉也哭成了淚人。

  宋凝煜努力的擦干淚水,哽咽的感謝道。

  “謝謝你…們大家,謝謝…唐大哥。”

  李智下了馬車就站在旁邊,抱著膀子,眼中也盡是歡喜。

  唐逸維和這喜悅的氣氛顯得格格不入,他滿眼失落,沒和其他人說些什么,徑直的穿過主堂,走向臥室。

  “唐大哥這是怎么了?”

  宋凝煜問道。

  陸瑾褔搖了搖頭,說道。

  “可能是因為這一段時間太累了吧。”

  回到臥室的唐逸維坐在床邊,看向銅鏡中的自己發呆,身后的一雙手輕輕地從他的后面抱住他,紅唇從他的耳邊一動。

  “為什么如此悶悶不樂?”

  唐逸維慢慢的搖了搖頭,說道。

  “我沒得到真正的結果,我嘗試過,我真的笑不出來。”

  喵小吉安慰他道。

  “但,這個結果對于冤死的宋家來說也并不壞,冤案得以昭雪,宋家那姑娘也可以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

  “但是,真正的犯人還在逍遙法外,這結果也并非是真的,你讓我怎么接受?我們這一段時間的努力全都白費了,下一次,還會有另一個凌覆博做替罪羊!”

  唐逸維直接打斷了喵小吉的安慰,他情緒激動,眼中也皆是失落。

  喵小吉并沒有因為唐逸維的情緒和打斷生氣,她聲音柔柔的,就像是春天的細雨,潤物無聲。

  “你總會把這種無理由的罪過強加在自己身上,這對你不公平,你做的已經足夠好了,有時候學會接受,也是一件重要的事,你再去糾結凌逸風無罪又不會改變什么,何必如此懲罰自己呢?”

  也不知道是因為喵小吉的勸解,還是喵小吉那溫柔的態度,唐逸維的心情好受了些許,他抓住那雙環過身體的玉手,由衷道。

  “謝謝你,小吉,我剛剛的態度不太好,說話兇了些,對不起。”

  喵小吉笑顏如花,只是對著鏡中的他搖了搖頭,說道。

  “我理解你,你的努力你的用心,我都看的到,別用不是你的錯誤來懲罰自己,我很心疼。”

  唐逸維轉過身子,將喵小吉擁入懷中,有此女,自己來這一遭也算是值了,兩人躺在床上,互相擁抱著,漸漸地,唐逸維睡著了,喵小吉微笑著給他蓋好被子,她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承受了太多,也是時候讓他好好的休息了,她又變回白貓的姿態,鉆進唐逸維的懷中,香甜的睡去了。

  這一覺,唐逸維足足睡到下午時分,起床的他也開始接受太保府中的喜悅。

  陸瑾褔一夜未睡,和宋凝煜將這府上裝飾了一番,府上的下人們也都忙的不亦樂乎。

  唐逸維走到還在修繕花園的陸瑾褔身邊,說道。

  “這可是要恭喜你了。”

  陸瑾褔見是唐逸維來了,他笑著問道。

  “逸維兄,我又何來的喜啊?”

  唐逸維露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說道。

  “你和宋大千金的事,家里是不是也該安排提親了?”

  陸瑾褔這才想起,他還沒將這喜事告訴祖父,要是他老人家知道了,想必也會為故去的老友感到開心吧。

  “小崽子,有這等喜事,第一時間不來告訴我,是不是太拿祖父當外人了?”

  這還未等通知呢,想不到陸老爺子竟然和陸瑾慶一同前來了,這兩人也立刻前去拜安。

  “見過陸老爺子,我還剛和瑾褔談起通知您老人家的事,想不到您就到場了,看來城中宋家昭雪的事情,也是人盡皆知了吧?”

  陸釗元笑著答道。

  “這消息一早就傳到我們陸府上了,城中的百姓們無不為此慶賀啊,不過,怎么不見那宋家丫頭?”

  陸瑾褔跑到自己爺爺身邊,手指著廚房的方向,說道。

  “她在廚房幫著做活呢,想要犒勞犒勞我們大家。”

  
  陸瑾褔的臉上滿是笑容,那張固化的撲克臉,想必以后也會被這笑臉所代替吧。

  “這樣,瑾慶你去街上和王五置辦些婚禮需要的物件,另外再買些咱們青云城里的嫁女所需的嫁妝,這說好的事,咱們也該照辦才是。”

  陸瑾慶笑著應道,便出去置辦了。

  陸瑾褔有些激動,他本想今天回到陸府,與祖父談起之前的約定,沒想到祖父一直都掛念著。

  他雙膝跪地抱拳,還沒等說些什么,便被陸釗元扶起。

  陸釗元臉上笑容盡是慈祥,他拍了拍孫子的肩膀,說道。

  “祖父答應你的事什么時候食言過?你去幫幫我那老友的孫女吧,我和逸維還有些事要談。”

  陸瑾褔也笑著應道,向兩人一抱拳,便跑去廚房了。

  唐逸維將陸釗元請到主堂,為他倒滿茶水,面帶笑容問道。

  “不知道陸老爺子找我,是有何事?”

  陸釗元看看四下無人,說道。

  “也并非大事,我和宋軒交情多年,如今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事,如果沒有你,恐怕光靠瑾褔和李家那小子,也恐怕是太子的對手。”

  一聽到太子一詞,唐逸維的頭皮一麻,看來懷疑凌逸風的不僅僅是自己。

  他問道。

  “莫非陸老爺子也相信這案子并非是凌覆博所做?”

  陸釗元有些無奈的點點頭,說道。

  “在青云國我也算是老臣,對于國王身邊的人雖無交往,但凌覆博那人我是肯定他做不出這種事的,他的野心不大,有著王爺的頭銜,吃著那一畝三分地就足以知足,凌逸風這孩子,和瑾慶同歲,也是看著他長大的,從小的脾氣秉性,我都看在眼里,而且我相信,國王他…心中也該有了答案。”

  唐逸維點了點頭,說道。

  “我也是在查案中才了解些許,我本以為自己這招算是天衣無縫了,沒想到凌逸風會出此計,抓來個替罪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